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72章 惊心动魄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一段极为紧凑的交叉蒙太奇,老黄和钢渣两条线同时展开。老黄他们在对小于布控的同时,在市区内走访,寻找钢渣和皮绊的线索;与此同时,钢渣正在出租房里,紧锣密鼓的制造炸弹。

  与电影开篇拖沓的长镜头不同,这一段戏的镜头都极短,在老黄和钢渣之间快速切换。老黄他们的搜查区域正在向钢渣逼近,而钢渣制造的炸弹也正在逐渐成形。交叉蒙太奇带来的强烈张力狠狠地撞击着观众的心脏,每个人都心跳加速,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这一天,老黄他们终于来到了钢渣他们这一片;而钢渣也将颗炸弹彻底造好,粗大的炸弹显现出能炸塌一整栋楼的凶相。

  为了庆祝炸弹制造成功,钢渣和皮绊准备到街上吃一顿。他们离开出租房,来到一家路边摊吃串串。落座后,皮绊发现烟没了,就到不远处的小卖店买烟。

  与此同时,老黄正在杂货店打电话,他想起今天是自己女儿的生日,就想给女儿打个电话。电话没人接,老黄有些失望。刚挂掉电话,老黄就看到了向这边走来的皮绊。他伸手摸了下腰,想起自己忘了带枪。皮绊身体板实,没有手枪光靠两只手怕是难将他制住。老黄来不及多想,摸出了自己的诺基亚手机。原装外壳早就漆皮剥落,前不久他花三十块钱换成个不锈钢的壳。老黄没拨号,嘴里却煞有介事地与空气嘘寒问暖。

  就在两人擦身而过,老黄大叫一声皮文海,皮绊果然循声看过来。老黄扬起手机,猛然砸向皮绊的脑袋。他这一下力道十足,可谓快准狠,只听噗通一声,皮绊就翻倒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全国上千个放映厅里都响起了欢乐的笑声,许多人笑得前仰后合。平常大家调侃洛基亚,说手机可以当板砖用,没想到老黄真拿洛基亚当板砖使,一下就把皮绊砸翻在地。

  “哈哈哈,什么苹果,三星都是渣渣,你们能当板砖使吗?”

  “厉害了,我大诺基亚!”

  “诺基亚真的可以当板砖砸人,看来以后出门都要带个诺基亚防身了!”

  “这个是诺基亚1110吧,好像是05年出来的,当时特别火!”

  “我用好多年诺基亚了,质量真的好。要是诺基亚出安卓机的话,我肯定还是会用诺基亚的!”

  坐在路边摊的摊的钢渣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浑身一震,认出了老黄,知道大事不好,跳起来,夺路而逃。

  小崔他们在路边抽烟,不知道怎么回事,循声赶来,老远冲着老黄喊:“怎么了?”

  老黄按住地上的皮绊,大喊道:“这是皮文海,快追跑的那个!”

  小崔他们抬头看到夺路而逃的钢渣,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拔腿就追。

  伴随追一阵急促的鼓点,钢渣在前面亡命狂奔,修长的双腿快速摆动着,穿街过巷,就像一片轻盈的兔子,在丛林中穿梭,只是这丛林不是草木,而是钢筋水泥建成的;小崔他们在后面死死追赶,就像发现了猎物的群狼,如影随形。

  摄影机角度不住切换,正面、侧面、跟拍、甚至是空中的俯拍,从不同角度展示着这场追逐,将气氛营造到了极致。整个追逐戏持续了足足四分钟,在这四分钟里,银幕前的观众都屏息凝视,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终大家看到钢渣穿过人群,成功摆脱追逐,逃出了生天。

  在摆脱警察后,钢渣第一时间回到出租房,将炸弹装在一个蛇皮袋中,再和另一个装了衣物用具的蛇皮袋绑在一起,挂在脖子上,看着像褡裢,逃离了出租房。

  一个小时后,成功撬开皮绊嘴巴的老黄他们破门而入。他们在墙上看到贴在墙上的炸弹设计图,以及制造炸弹剩下的材料,意识到钢渣在制造炸弹。老黄他们马上提审皮绊,在知道炸弹已经制作完成,并被钢渣带走后,立即上报。

  警灯呼啸,一场全市范围内的大搜查随即展开,车站路口,全是荷枪实弹的警察。

  而这个时候,钢渣坐公交车来到了沙坪坝,来到了小于的理发店前。皮绊被抓,让钢渣意识到自己这次恐怕跑不到了,自己杀了人,肯定会被枪毙。在死之前,他想见小于最后一面。隔着老远,钢渣往小于的店子里张望,但店门是关着的。钢渣不敢久留,等了几分钟不见小于就离开了。

  钢渣在沙坪坝三峡广场的地下通道蹲了一夜,第二天上午,他再来找小于,但依然是店门紧闭。钢渣不知道小于的孩子又住院了,在医院陪孩子。不过就算小于在店里,钢渣也不敢跟她相见,他看到了隐藏在暗处的警察,知道只要自己一露面肯定会被抓。

  不能见小于最后一面,让钢渣很难过,不过更难过的是自己身上没钱。平时,他把皮绊当管家婆用,钱都在皮绊身上,现在他身上的钱加起来还不到十块。

  就这么几块钱,即使天天就凉水吃馒头,第三天一早也花光了。这天,快中午的时候,钢渣晃荡着来到了观音桥。他看到有一家超市刚开张营业,人像潮水一样往新开张的超市里涌。钢渣忽然想起皮绊说过,超市新开张,有很多东西可以品尝,脸皮厚点,完全可以混一顿饱食。

  钢渣走进超市,正要走上传送带,有个保安走过来把他拦住,让他把包放进贮物柜。贮物柜小了几寸,钢渣没法把蛇皮袋塞进去。那保安跟过来,想要帮钢渣一把,试了几个角度也塞不进去。保安就道:“你把东西放在墙角,我帮你看着。”钢渣不愿意,挎着蛇皮袋要走。那保安警觉地拽住蛇皮袋,拍拍未成型的炸弹,问道:“这是什么?”

  钢渣看了保安一眼,突然笑了:“没什么,不过是一颗炸弹。”他不等保安反应过来,就把保安摁倒在地,屈起腿压住。他迅速从蛇皮袋里扯出两股线,一股缠在左手拇指上,一股缠在左手中指上,然后把小保安提起来,用右胳膊将其夹紧,作为人质。

  观音桥在江北区,本来轮到沙坪坝区的老黄来插手,但钢渣挟持着人质,跟围过来的警察讨价还价。他开列出来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把前天拎进公安局的皮绊放出来。于是,老黄和小崔他们被迅速召了过来。

  当老黄和小崔他们走进超市,开始和钢渣对话的时候,整个电影的气氛达到了顶点。这是电影开始以来最为紧张的时刻,观众的情绪通过层层铺垫,达到了顶点。全国上千个放映厅里都是鸦雀无声,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不只是普通观众,就是张一谋、贾樟柯这些导演也都屏住呼吸,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不过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银幕上,完全沉浸在故事中。

  老黄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和钢渣说话,在说话的同时,通过观察发现炸弹有两股引线,一股缠在钢渣左手拇指上,一股缠在左手中指上;他还注意到钢渣外强中干,心虚得很。趁钢渣冲保安咆哮的时机,老黄悄悄向前走了两步,向钢渣靠近。

  不过钢渣觉察到了,厉声叫道:“你往后退!”他的声音很大,就像一只狮子在咆哮:“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他妈往前跨了两步!”

  老黄摊开双手,一脸的莫名其妙:“见鬼了,我根本就没动!”

  钢渣并没有看到老黄往前走,听到老黄这么说,不由怀疑自己看错了,在心里问道,这老王八原先是站得这么近吗?就是这时,他抬眼看向李雪建,清晰地看见李雪建又往前跨了一脚。他刚要喝止,却只见老黄突然发力,像一只猎豹,猛然扑了过来。

  老黄死死的抓住了钢渣的左手,握住左手的拇指,拼命阻止手上的两股导线碰在一起。

  钢渣被老黄抓住左手,第一反应就是让两股线头相碰,与对方同归于尽。他早就感觉不到希望了,没打算活了。但老黄力气大得吓人,手简直像生铁铸的,根本就挣不开。

  在挣扎中两人摔在地,像滚地葫芦,在地上不住翻滚,一个拼命想要引爆炸弹,一个拼命想要阻止,两个人都在玩命。

  银幕前,观众的情绪紧绷到了极致,他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有个女观众甚至尖叫起来,结果她这一叫引起了连锁反应,放映厅内响起一片尖叫声。

  银幕中,小崔他们都没想到老黄会直接冲了上去,全都懵了。

  钢渣见怎么也挣不开,挥拳在老黄的身上猛砸;老黄知道不能松手,一松炸弹就会爆炸,就奋起平生力气去掰对方的手指。两个人都拼命了,都在奋力压制对手,生死就在一线之间。

  小崔他们终于回过神来,扑了过去,将钢渣死死压住。

  银幕前,所有观众都长长吐出一口气,不少人在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像要把快跳出来的心脏拍回胸腔,这一幕真的太惊险了,简直能把人的心脏病都吓出来!

  把钢渣带到公安局,扔进审讯室,老黄正咂着嘴皮要说话,钢渣却率先开口了:“我会死吗?”老黄不想骗他:“你心里清楚,你手上有人命。”钢渣沉默了几分钟,然后十分痛快的承认了杀于心亮的事。老黄有些意外,这可是杀人案,竟然这么痛快就承认了。

  在问完杀人过程后,老黄转身要出去,钢渣把他叫住。这个粗糙的家伙突然声调柔和地问:“老哥,现在离过年还有多久?”

  老黄掐指算算,道:“两个多月。想到过年了?你放心,搭帮审判程序有一大堆,你能挨过这个年。”

  钢渣认真地道:“老哥,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老黄有些诧异,犹豫了一会儿,道:“你先说什么事。”

  钢渣微微叹了口气,道:“我答应哑巴,年三十那天晚上和她一起过。但你晓得,我去不了了。他妈的,我答应过她。到时候你能不能买点讨女人喜欢的东西,替我去看她一眼?就在她店子里。这个女人有点缺心眼,那一晚要是不见我去,急得疯掉了也不一定。”

  老黄看着钢渣,好久之后才道:“到时再看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