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69章 电影上映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张然向来重视电影宣传,他的电影首映一般都很热闹,捧场的明星也特别多。不过《一个人张灯结彩》是部试验性很强的电影,可能很多观众会觉得不适应,所以,这次的首映礼不像过去那么张扬,低调了很多。

  电影首映礼在嘉禾院线五棵松店进行,这是今年十月份刚刚开张的一家影城,有17个厅,3500张座椅,包括一个可容纳600人的巨幕大厅,是目前国内单体最大的电影城,《一个人张灯结彩》的首映礼就在拥有600个座位的超大激光巨幕厅进行。

  《一个人张灯结彩》的首映礼没有红毯,没有签名墙,甚至没有邀请明星前来助阵,只邀请了张一谋、贾樟柯他们几个关系不错的导演。《一个人张灯结彩》是实验性很强的电影,现在实验结果出来了,张然希望跟其他导演进行一些交流。

  不过让张然意外的是,尽管自己没有发出邀请,但明星们还是趋之若鹜地赶来了。黄圣依、王珞丹这些张然的学生来了,章子怡、周讯这些合作过的明星来了,范彬彬、李彬彬这些没合作过的明星也来了,可以说国内的一线明星基本上都过来了。

  其他明星基本上是过来打个招呼,就安静的到自己位置坐下,等着电影开始;而张然班的学生则放肆多了,他们对老师太了解了,尽管他现在是大导演、大老板,但他其实一点都没变,所以,他们毫不客气地拉着张然抗议。

  “张老师,电影首映都不叫我们,实在太过分了!”

  “对啊,张老师,你也太伤我们的心了!”

  “我们可是你的亲学生啊,首映都不叫我们,太过分,太伤心了!”

  看到学生们都主动来捧场,张然心里无疑是非常高兴的,有种父母看到自己的儿女变得懂事了的满足感,笑骂道:“我这是电影首映,不是猴子开会,叫你们这群猴子干什么?”

  其他明星们见王珞丹他们拉着张然嘻哈说笑,羡慕无比,要是我有张然这样的老师就好了!

  时间缓缓流逝,在距离电影开场半个小时的时候,影院开始放观众和媒体记者入场。于是,现场600个座位迅速被填满。放映厅里人头攒动,弥漫着蜜蜂似的嗡嗡声。

  对电影期待了整整一年的观众们很快等到了他们最期待的时刻,随着灯光熄灭,电影《一个人张灯结彩》拉开了它最神秘的面纱。

  在电影局的龙标之后,是世纪巅峰的标志,然后电影正式开始。

  整个世界仿佛陷在了黑暗中,没有声音,没有光明,什么都没有,只有无边无尽的黑暗。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

  三十秒后,现场的记者和观众都坐不住了,小声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啊?不会是机器坏了吧?”

  “应该是设备处问题了吧,不然怎么可能半天没动静!”

  “维修人员呢?机器坏了就把灯打开啊!”

  不只是首映现场,此时此刻,全国上千家电影院,数千个放映厅里观众都是这个反应,甚至不少放映厅有人在大喊:“放映员!你们搞什么啊!机器坏了赶紧弄啊,我们还等着看电影呢!”

  黑屏足足持续了一分钟,终于有了声音,各种细碎的声音,电动理发器的嗡嗡声,剪刀剪头发的咔嚓声,刮胡子的嗤嗤声……

  张一谋、贾樟柯这些导演意识到张然这是在通过声音构建画外空间,都细细倾听起来,去感受这个通过声音构建的空间;但现场记者和观众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有意为之,很多人以为是设备出了问题,导致只有声音没有画面,甚至有记者在记事本上写道:“《一个人张灯结彩》首映现场因设备故障,不能正常播出,近600名影迷被晾在影厅……”

  张伟平和张然起过冲突,尽管今年和张然共同投资了电影《爱》,但他心里依然不喜欢张然。现在见《一个人张灯结彩》首映出了问题,幸灾乐祸地道:“世纪巅峰在搞什么啊?首映礼竟然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张然这回真是闹大笑话了!”

  张一谋轻笑着摇头道:“这段黑屏是张然故意设计的!”

  张伟平自然不信:“搞这么一段只有声音没有画面的镜头做什么?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张一谋知道张伟平根本不懂电影,解释道:“这部分戏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听的,是声音蒙太奇,而且是用到极致的声音蒙太奇。你听到脚步声音了吗?是高跟鞋的声音,说明理发的是年轻姑娘。你再听刮胡子的声音,年轻人一般都用电动剃须刀,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到理发店刮胡子,说明这个人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张然通过声音在画面外构筑了一个相当完善的画外空间,仔细听的话,我们能够感受到看不到的东西!”

  张伟平直接听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经过五分钟的煎熬,电影终于恢复了“正常”,随着老黄睁开眼睛,小于出现在观众眼前,故事正式开始。

  几个月前,《一个人张灯结彩》八分钟的开场戏震惊了柏林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里克,现在同样震撼了张一谋他们这些导演。他们心里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多声部蒙太奇真的重现人间了!

  电影在继续,当老黄走出理发店后,镜头摇向了山下的城市,在一片黑色当中,在整个城市灯火璀璨中,电影的名字“一个人张灯结彩”出现在银幕上。

  现场不少观众在知道张然要拍《一个人张灯结彩》后,都专门看过田耳的这部小说,对故事的发展相当清楚。不过随着电影的推进,大家发现电影和小说有很大不同。

  在小说开头,小崔他们抓了个偷爬进女教师宿舍,对女老师耍流氓的中学生。他们把学生带到警察局后,这学生竟然耍横,他们就让几个实习警察打了他一顿。小崔本来也准备过过手瘾,被老黄叫住了。几天后,小崔感谢老黄当时拽自己一把,几个实习警察下手太重,把那学生打了出问题。为了表示感谢,小崔约老黄出去玩,然后引出了另一个重要人物于心亮。

  警察打人这种情节肯定过不了公安部的审查,于是,电影中就变成了小崔在老黄的帮助下找到线索,破获一起高中生弑杀父母的案件。小崔为了表示感谢,请老黄到南泉镇洗温泉。南泉是山城有名的温泉,但距离有些远,小崔他们就包了辆车前往。小崔包的正是于心亮的车,他跟于心亮是朋友。一来二去,老黄跟于心亮也成了朋友,并知道了小于就是于心亮的妹妹。

  对这段改编,张一谋觉得相当成功,高中生弑杀父母具有隐喻作用,双方是因为沟通出了问题才导致的悲剧,父母与孩子尚且难以沟通,那其他人呢?这个案子从侧面展现了冷漠的现代都市中道德沦丧和欲望膨胀背后所隐藏的个体的孤独;同时,通过老黄与小崔的对话,引出了老黄的家庭关系,他离婚了,女儿在外地工作,平常联系很少,老黄也是孤独的。

  贾樟柯的看法则完全不同,他认为张然这段改编很失败:“张然胆子太小了!既然是实验性作品你怕什么嘛,大不了电影被禁而已!你在国外有那么大名气,又那么有钱,你怕什么啊!这么一改,对于体制的批判就消失了!”

  在贾樟柯看来,小说里面中学生被警察抓后,不断问警察证据呢?还对警察说,你们不要知法犯法,结果却被警察打成了傻子。这多讽刺啊,警察为什么这么猖狂,敢在警察局大张旗鼓的打人?这是体制问题啊!电影要是直接拍出来,那就是对滥用权力最直接的批判,是对体制赤裸裸的嘲讽!张然这么一改,对体制的批判就没有了!

  贾樟柯对电影很失望,对张然更失望。

  银幕上,老黄、小崔和于心亮坐在一起吃串串香,三个人在蒸腾的雾气中,漫天漫地的聊着。于心亮又说到了自己的妹妹小于,尽管他对妹妹有很多不满,但那终究是自己的妹妹,还想希望她有个好归宿。于心亮觉得老黄人不错,借着酒劲,想要把妹妹介绍给老黄。

  于心亮看着老黄,很认真地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人又稳重。我妹妹虽然又聋又哑,但她年轻,懂味。你对她好,她就会满心对你好……”,

  “哎,小于我得讲你两句,玩笑开大了啊。也不看看我什么年纪。我女儿转年就结婚了。”老黄板起脸道,“小于你喝多了,讲酒话哩。”

  于心亮道:“我怎么讲酒话了?”

  小崔感觉老黄没那个意思,就道:“于哥,你确实讲酒话呢!”

  于心亮见老黄好像生气了,不想把气氛搞僵,打了个哈哈道:“我这个人一喝了酒嘴巴就没遮拦,黄哥,你别介意啊!”

  老黄摆了摆手,吃了两口,放下筷子,望向远处,眼神中带着一丝迷惘。镜头缓缓推向老黄,从中景推成近景,再推成特写,最后推成了他眼睛的大特写。镜头静止,画面定格。透过老黄眼睛的大特写,观众清楚的感觉到了他平静外表下隐藏的一抹忧伤和孤独。

  几秒钟后,镜头渐渐拉远,这时观众惊讶的发现出现在镜头中的不再是老黄,而是变成了小于。她坐在理发店里,望着山坡下的城市,眼神里透出淡淡的忧伤与孤独。

  通过眼睛来转场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技法,很多电影都在用,但看完张然的这个转场,张一谋却不住点头,他知道这个镜头不光是在用匹配剪辑来实现转场,而且通过两个人的眼神告诉观众,老黄和小于是同样孤独的人。

  与此同时,张然却深深吸了口气,神情有些凝重。接下来一段戏将以小于的视角展开,整个《一个人张灯结彩》最考验观众耐性的戏不是开场的黑屏,而是这段以小于为视角的戏。小于是聋哑人,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所以,这段以小于为视角的戏完全无声,连配乐都没有。

  如果观众能够入戏,真正进入小于的视角,那应该会觉得不错;但如果观众不能入戏,那将是巨大的煎熬。

  观众能够顺利入戏吗?

  张然没有把握,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