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44章 我愿意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张然从医院出来,开车回家,一路上都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没有安全感这个问题很多恋人都会遇到,尤其是双方地位不对等,弱势一方往往会缺乏安全感。很多非常相爱的情侣就因为这个,导致各种情感危机,最后黯然分手。

  不过张婧初非常聪明,她的做法非常正确,就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只是她有点急于求成,走了极端,演戏的时候没有对自己设置心理保护,最终出现了心理问题。不过张婧初这么急于求成,说明她的心结比较深,如果不能解开,以后恐怕还会走极端,还会出问题,所以,必须想办法把她的心结解开才行。

  张婧初的不安在于,如果张然遇到一个特别优秀的女孩子,还会爱我吗?会和我一直在一起吗?其实张然的答案是肯定的,可有些东西光靠嘴说没有说服力,是无法解开张婧初心结的。

  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这事真的让人头疼啊!

  回到家中,张然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阵,来到卧室,打开自己的一只皮箱,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轻轻打开,他看着里面的东西,露出了笑容。

  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上面镶嵌着一块蓝色的钻石,这是一块非常有名的钻石,维特尔斯巴赫蓝钻。

  这块钻石拥有超过350年的历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镶嵌在奥地利巴伐利亚国王皇冠最显著位置之上——王冠顶端,十字架之下。1951年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将这块钻石卖掉了,买家在1958年布鲁塞尔举行的世博会上进行展出,在此之后,维特尔斯巴赫蓝钻被多次转手。

  去年年底,张然找到纽约著名珠宝品牌洛琳-施华滋要求他们帮自己设计一枚钻戒,他希望这枚戒指不管是钻石,还是设计都要是最顶级的,要不逊于理查德-伯顿送给伊丽莎白泰勒的那枚戒指。洛琳-施华滋的设计师就告诉张然,佳士得拍卖行近期将会拍卖维特尔斯巴赫蓝钻,有兴趣可以看看。

  12月,张然的代理人以2580万美元拍下了这枚重35.56克拉的传奇钻石。在张然看来这块钻石虽然很贵,但以这个价格买下来还是非常值的。就算哪一天不想要了,转手卖掉价格也肯定会翻倍,毕竟这不是普通钻石,还是一件很有价值的文物。

  在拍下维特尔斯巴赫蓝钻之后,洛琳-施华滋的设计师帮张然将钻石镶嵌在了定制的戒指上。

  张然原本打算等到与张婧初认识十周年的时候,拿戒指向她求婚,他想用一枚足够璀璨的戒指给张婧初一个永生难忘的求婚!但现在求婚不得不提前了,打开张婧初心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求婚,给她一生一世的承诺!

  张然思考了会儿,把盒子重新关上,放在床头。

  第二天下午,张然驱车来到医院。下车的时候,他装戒指的小盒放在了兜里。

  张然走进病房时,张婧初坐在病床上,于飞鸿和王珞丹坐在两边,三个人正围坐电脑在商量着什么。张然看了看她们三个,问道:“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张婧初比划着道:“讨论《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张然点了点头道:“那你要赶快把病养好啊,你可是导演,在现场你总不能用手语指挥吧!”他走过去,把张婧初从床上拉起来:“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走了两步,他才想起于飞鸿她们还在病房里,回头道:“飞鸿,丹丹,你们稍微坐一会儿,我带婧初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走进病房后,张婧初挣脱了张然的手,比划着问道:“你带我去哪里呀?”

  “等到了就知道了!”张然裂嘴一笑,拉着张婧初的手继续往前走。

  当张然拉着张婧初来到楼顶,就看到落日的余晖像一只水彩笔,把整座城市涂成了金色,城市中高楼,路上的一条条车流,以及匆匆的行人,都被染成了金色。

  这是一天最美的时刻,也是传说中的魔幻时刻。

  张然拉着张婧初走了几步,停下来,指着天边的太阳问道:“那是什么?”

  张婧初眨了眨眼睛,心想当我是三岁小孩么?不过她见张然很认真地模样,还是比划着道:“太阳!”

  张然指着天边的落日道:“让太阳我们作证!”

  张婧初有点懵,不明白张然这是要做什么,她想起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一段对白,当罗密欧对着月亮起誓时,被朱丽叶制止了,因为在朱丽叶的眼中月有阴晴圆缺,一点也不可靠。张婧初比划道:“作什么证?”

  张然握着张婧初的双手,姿势也变成了单膝跪地:“我一直以为开口的时间地点很重要,想要办得轰轰烈烈的,但最近你生病了我才发现,这些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你,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我无比幸福,所以如果你愿意,我愿意用下半生让你同样幸福。”

  张然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在太阳下闪着璀璨蓝光:“婧初,你愿意嫁给我吗?”

  张婧初只觉耳朵里一阵轰鸣,用手捂着嘴巴,然后她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模糊,嘴角尝到咸咸的味道,那是眼泪。张然向我求婚了,真的向我求婚了。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就是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点头来表达自己的心声。

  张然看着张婧初,认真地道:“我不要看你点头,我要你说话,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愿意!”

  张婧初再次张了张嘴巴,想要说话,可还是说不出来。她有点急了,眼泪不住往外涌。又过了几秒钟,仿佛几个世纪,她终于发出了声音,吃力地道:“愿……愿意……”

  张婧初声音很低,还有些沙哑,但终究开口说话了。

  张然笑了起来,又道:“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楚。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一千次,一万次都是愿意!张婧初留着泪,大声喊了出来:“我!愿!意!”

  张然站起身,伸手擦了擦张婧初脸上的眼泪,柔声道:“那我把戒指给你戴上了?”

  张婧初把手伸到张然身前,甜蜜的点头:“好!”

  张然拿出盒子内的戒指,起身牵起张婧初的左手把戒指戴入无名指,然后低头吻干了她脸上的泪花,最后在落日的余晖中忘情的激吻着。

  两人牵着手从楼上下来,走到病房门口时,于飞鸿正在问王珞丹:“丹丹,你说张然把婧初带哪儿去了,怎么神神秘秘的?”

  不等王珞丹回答,张然笑道:“有吗?哪有神神秘秘的?”

  张婧初冲于飞鸿笑了笑,开口叫道:“飞,鸿,姐!”尽管张婧初可以开口说话了,但她说话不利索,一字一顿的。

  于飞鸿一下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眼中露出惊喜地神色,叫道:“婧初,你好了,能够开口说话了?”

  张婧初“嗯”了声,微笑道:“还,说,不,利,索!”

  王珞丹见张婧初能说话了,兴奋得手舞足蹈:“能够开口说就好,能开口说话说明病快好了!”她看着张然道:“张老师,原来你带婧初姐找医生去了,搞得神神秘秘的!

  张然神秘一笑,冲张婧初挤挤眼睛:“我们才没有去找医生呢?不过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不告诉别人!”

  张婧初点了点头,抬起左手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王珞丹眼睛尖,一下就看到了张婧初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表示已经订婚或者结婚。张婧初刚才用电脑打字的时候,手上都没有戒指,现在突然有了,说明是刚戴上去的,那说明就在刚才张然向张婧初求婚了。

  王珞丹叫了起来:“婧初姐,你无名指戴戒指,刚才张老师向你求婚了?”

  王珞丹这么一喊,于飞鸿也看到了,恍然大悟道:“难怪没有看医生,婧初也能够开口说话了。婧初那么爱张然,当张然跪在她的面前,拿出戒指问道,婧初,你愿意嫁给我吗?什么心理障碍,什么心理暗示,通通被激动的婧初踩扁了,她肯定是脱口而出,我愿意!”

  张然冲于飞鸿竖起了大拇指:“佩服佩服!”

  于飞鸿知道张婧初很爱张然,如今见他们两个订婚,很为张婧初高兴,拉着她的手,道:“婧初,恭喜你了!”她知道张婧初说话不利索,就问张然:“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张然对这个事情已经考虑好了:“这个倒不急,等过年的时候,婧初回家把户口本拿来,先把证领了,然后再好好谋划婚礼的事。”

  在很多人眼里,明星们都是大富豪,只要在北平买了房子就可以落户,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很多城市,买房就可以落户,但在北平买房完全不会成为拥有北平户口的条件。

  平常关注娱乐新闻的人都会发现,明星很多都是在其他城市的民政部门办理结婚手续,因为他们的户口在其他城市。并不是明星们不想在北平落户,而是在北平落户实在太难了。比如李亚鹏是薪疆户口,他和王菲结婚离婚,都是薪疆办理的。

  艺人想拥有北平户口,必须进国营单位,最好的选择就是成为国家话剧院或者北平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员,除此之外,进入部队歌舞团、文工团也可以解决北平户口。其他的民营机构都没有这个能力,解决不了户口的问题。张然当初费尽心力,让自己班学生进各个剧团,户口就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

  张婧初当初毕业后,没能进国营单位,户口打回了原籍,现在户口在老家永安;张然的户口倒是在北平,他作为海归人才被引进北电,户口自然落到了北电。

  两个人到民政局领证需要双方的户口本和身份证,但张婧初的户口本在老家,自然没法领证,只能等过年回家把户口本拿来,再去领证。

  王珞丹对张然的婚礼不大关心,她被张婧初手上的戒指吸引了,抓着张婧初的手,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婧初姐,这个戒指好漂亮,钻石好大,还是蓝色的!真的好漂亮啊!”

  此时于飞鸿也看到了,她也惊讶的道:“哎呀,是蓝钻吗?真的好漂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