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42章 住院治疗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女医生拿着CT报告,看了看,微笑道:“CT显示头颅未见异常,病人失语不是脑神经血管病变导致的,可以确定是癔症性失语。”

  听到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而是心理原因造成的,张然安心多了,不过他是第一次听到入戏太深而导致不会说话,问道:“这个病该怎么治,要多久才能治好?”

  女医生道:“这个病主要是心理问题,有的很快就缓解,恢复说话,有的持续时间比较长,这种就需要住院治疗。”她看了看张婧初,道:“病人半年不说话,心理暗示应该比较深,建议住院,采用暗示疗法进行治疗。”

  既然医生建议住院治疗,那肯定住院比较好。不过现在电影已经拍完,呆在山城治疗不是很方便,还是在回北平比较好,而且北平熟人比较多,可以找最好的专家来治。张然就道:“谢谢医生。我们在这边住院不是很方便,明天就回北平,所以我们还是回北平住院。”

  女医生对此不以为意,很热情的为张然讲解一些可以辅助治疗的手段。等到张然牵着张婧初的手准备离开,女医生又叫住他们:“等等。”

  张然以为又出了什么问题,转过头看向女医生,却听她道:“能跟你们合个格影吗?”

  张然一怔,随即笑道:“当然可以。”

  女医生喜笑颜开的叫护士过来,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护士,自己和张然、张婧初站在一起。

  与女医生合影后,张然和张婧初又跟护士合了影,还给她们签了名,然后才离开医院。

  在返回宾馆的路上,张然按照医生说的,帮张婧初树立信心。这个病让病人建立能够治愈的信心特别重要,有信心的病人治疗后往往能够迅速见效。他握着张婧初的手,道:“你就是入戏太深了,对自己施加了太多暗示,结果你的身体就信了,觉得自己真的不会说话。你不是小于,不是哑巴,你是张婧初,你会说话!明白吗?”

  张婧初点了点头,神情楚楚可怜。

  第二天早上起来,张然醒来后,把张婧初拉了起来,坐在她的面前,握着她的手,道:“我们来试试医生教我的方法,现在我们用力说‘衣’,我们一起来,衣!”

  张婧初很用力的说“衣”,她嘴巴动了动,但声音始终出不来;她又试了下,还是不行,于是她眼眶一红,眼泪滚落下来。

  张然赶紧抱着她,柔声安慰道:“别哭别哭!我们一会儿回北平,找最好的专家来治疗,这只是小问题,很快就可以治好的。”

  吃过早饭,张然带着张婧初直奔江北机场,准备回北平。在候机的时候,张然找熟人联系了协和医院的专家;紧接着,他又打电话给张婧心,让她到家里拿张婧初的就诊卡,到医院办手续。

  飞机一到北平,张然就带着张婧初往协和医院赶。住院手续已经办好,特护病房,不仅有专门的护士进行护理,房间里还布置有专业设备,能够在突发状况时进行急救。

  经过检查和诊断,协和医院的专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癔症性失语,需要住院治疗。

  不一会儿,值班护士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里都是一些输液要用的东西。她放下托盘,跟医生说了声,开始调药水。

  医生看着张婧初,笑容可掬地道:“我们现在要输的是专门用于治疗癔症性失语的特效药,我治过20多个你这样的病,绝大部分病人能在输液后很快就可以见效,就可以开口说话了。有部分病人情况可能稍微复杂些,但多输几次,也很快就可以治好。”

  张然听到特效药心头一喜,这种病有特效药啊,但马上反应过来,应该是假的,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应该就是昨天女医生说的暗示疗法。

  张婧初害怕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说话了,内心非常惶恐,现在听到医生说有特效药,双眼发亮,连连点头,示意医生赶紧给自己输液。

  护士将药调好,给医生说了声。医生对张婧初道:“等会儿输液的时候,你跟着我喊1、2、3、4,只要喊出来一个数字,那你的病就好了。”说完,他冲护士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给张婧初输液了。

  护士在张婧初的左手手背用酒精棉擦了擦,然后将针头扎了进去。

  输了大概两分钟,医生看着张婧初,道:“现在我们一起数,1、2、3、4!”

  张婧初用力张了张嘴巴,想要跟着医生一起数,可她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一连试了几次,张婧初也没能发出声来,她的头低了下去,神情黯淡;张然赶紧握了握她的右手:“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医生也安慰道:“刚才我已经说了,有部分病人情况稍微复杂些,但多输几次,也很快就可以治好,你不用担心。”

  等医生离开后,张然和张婧初说了会儿话,然后起身起来,把张婧心叫出了病房。站在病房门口,张然冲她笑了笑,道:“婧心,辛苦你了!”

  张婧心摇头道:“我姐住院啊,她对我那么好,我做这点小事有什么辛苦的!”

  张然没有纠缠这个问题,问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姐最近这大半年,或者一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有没有跟你说过!”

  对于入戏,不同的表演流派要求不同,体验派认为演员应与剧中人物合一,要求演员与剧中人物高度共情,就要求演员入戏;而表现派认为演员应该始终把自己从剧情中抽离,以一个独立的自我去表现另一个人,上了台的演员仍然是他自己,有着冷静而完整的理性,因此就不要求入戏。

  国内演员在表演上绝大部分接受的斯坦尼体系的训练,入戏是非常正常的,出现入戏太深的状况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入戏太深一般只会出现在两种演员身上,一种是新手,他们的心理调控能力差,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入戏程度;第二种就是演员长期扮演某种角色,或者心理状态本身有问题,导致本人的心境受到了影响。

  张婧初演了十年戏了,按道理说,她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心理状态,是不会出现入戏太深,进而影响身心的;但她偏偏出现了这种状况,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她的心理状态本身有问题。

  章子怡出过类似的状态,她在演《最爱》的时候出戏就比较困难,因为那段时间她刚刚经历了泼墨门、诈捐门,处在人生的最低谷,心理状态有问题,而角色又跟她的境遇存在某种相似性,她的内心就受到了角色的影响,出戏比较困难。

  张然回想张婧初最近几个月的状况,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有点枝大叶,可能没注意到,所以就想问问张婧心,看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张婧心偏着头想了想,道:“没有啊!姐夫,你为什么这么问?”

  张然有些担心地道:“我觉得她会这样,应该是心里藏着什么事。如果不把心结解开,以后可能还会出状况!”

  张婧心听到姐姐可能还会出现入戏太深的情况,吓了一跳,失声问道:“怎么会这样?”她忧心忡忡地道:“我姐不会变成张国荣,还有希斯莱杰那样吧?”

  说到入戏太深,很多人总会提到张国荣和希斯莱杰,认为张国荣拍《异度空间》的时候入戏太深,没办法抽离,所以才会想不开;认为希斯莱杰是因为饰演《黑暗骑士》中的小丑,入戏太深,才会导致心情陷入抑郁,最终导致死亡。

  张然对此是嗤之以鼻,这种说法听上去好像是在夸两位演员,实际上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对演员来说,出戏入戏的快速转换是基本功,演员出不了戏不能说明演员牛,只能说明演员菜,不够专业。像张国荣他们这种演员不可能出现无法抽离的情况,说他们无法抽离简直是对他们专业度的侮辱。

  事实上,希斯莱杰的死亡跟《黑暗骑士》中的小丑毫无关系,相反他演小丑的时候十分快乐;而张国荣更是圈内公认的入戏快出戏也快的演员,演《异度空间》的时候,导演喊卡后,林嘉欣还在发抖,张国荣就已经开始跟她开玩笑了。张国荣自杀和《异度空间》没有关系,是抑郁症导致的;而他的抑郁症也不是心理原因造成的,是大脑内的化学物质不平衡导致的。

  现在听到张婧心也这么说,张然就道:“张国荣、希斯莱杰都是极其专业的演员,不会出不了戏,他们的死亡和入戏太深没关系,你姐也不会有事的,别瞎想。”

  张婧心听到张然这么说,微微松了口气,不过她还是不放心,又问:“我姐也演了很多年戏,也很专业,怎么会入戏太深呢?”

  张然微微叹了口气,道:“这就是我不解的地方,你姐演了十年戏,以往都能很好的控制心境,但这次却偏偏失控了,这很奇怪。我觉得她这次会这样,很可能是完全放开了,根本就没有去控制。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除了她很看重小于这个角色外,很可能是她心里藏着什么事,心理本身有问题,所以才会这样。”

  张婧心又想了想,还是摇头:“我姐没有跟我说什么,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然见张婧心忧心忡忡的,安慰道:“你不要多想,也许是我多虑了。行了,我们进去吧!”

  “张老师!”张然正准备回病房,身后突然有人喊他,回过头,只见王珞丹抱住一束鲜花小跑过来,问道,“婧初姐,怎么样了?”

  张然冲王珞丹笑了笑,道:“就是说不出话来,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张然看着王珞丹道:“丹丹,最近几天,你要是有空的话,多过来陪婧初说说话!”

  根据医生的建议,最近这些日子让张婧初保持良好的情绪,及时排解内心的不适,这样才能让她更好的恢复健康。王珞丹这姑娘没心没肺的,而且喜欢傻乐,她的情绪很能感染人,有她过来陪着,张婧初心情应该会不错。

  王珞丹笑道:“好啊!那我进去看婧初姐了!”她笑嘻嘻地走进病房,冲张婧初做了个鬼脸:“婧初姐,我来看你了!”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