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40 放和收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导演,都准备好了!”第二副导演过来通知张然,准备工作已经准备好,马上要开始拍摄了。

  蹲在墙角,双眼紧闭的张然睁开眼睛,冲副导演点点头,然后来到演区准备表演。

  下面要拍的是今天的第二场戏,是钢渣与老黄之间的对决。第一场是钢渣与超市保安起冲突后,挟持了保安,这场戏因此群众演员走位老出问题,拍了六遍才得以通过。拍完后,张然就一直蹲在墙角酝酿情绪,为这场对决的拍摄作准备。

  三台摄影机都已架好,演员们已经就位,乌尔善大声喊叫着:“各组准备好,下面我们就开始实拍看!争取一条就过!”

  镜头中,张然右手紧紧夹着保安的脖子,超市外分局来客串的警察们都已经到位,超市门口李雪建他们几个扮演警察的演员随时准备进入。

  一切准备就绪,乌尔善开口喊道:“开始!”

  机器开始运转,超市里顿时安静下来,李雪建、胡君和几个警察走进了超市的大厅。一进入大厅,李雪建就看到脑门溜光的张然挟持着一个人质。

  在李雪建看张然的同时,张然也在看进来的警察,目光越过所有人,最后落在了李雪建身上。他用凶悍的眼神示意挡在他和李雪建之间的胡君挪一边去,他只想跟李雪建说话。

  张然看着李雪建道:“我认得你,你经常去小于那里刮胡子。”

  李雪建回应道:“我也认得你。”

  张然目光紧紧盯着李雪建,就像盯着猎物的狼:“把我的兄弟放了,你知道他是谁。”

  李雪建面容平静地道:“我当然知道,皮文海是我抓到的。”

  张然眉毛跳了下,腮帮上的肌肉在跳动,他咬着牙,恨恨地道:“他妈的,果然是你!”

  张然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好对付,知道一定要用眼神抢先压制住对方,要不然自己很快就会崩溃、完蛋,他用更加凶恶的眼神盯着李雪建,想要跟对方的目光来一次对撞,将对方的信心击溃。

  但李雪建没有跟张然对视,他的眼神有点飘,不大集中,有点似看非看,不住落在周边一些莫名其妙的角落。其实这些是假动作,他真正最关注的是炸弹导线,他看到一股红线缠在张然左手的拇指上,而绿线缠在同一只手的中指上。对方显然没有精心准备好,两股线都缠绕得粗糙,而且线头剥除漆皮露出金属线的部分也特别短。

  观察清楚后,李雪建抛出一句话:“小伙子,你的炸弹有几斤重?”

  张然一怔,自己没有将炸弹放在秤上称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雪建笑了,神情中带着一丝揶揄的味道:“瓤子里灌几斤药,壳子用几斤钢材,未必你都没有称过?”

  张然嘴巴张了张,实在没法回答,他确实没有称过。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对方是想打击自己的信心,从而将自己击溃。他怎么可能让对方如愿。他突然笑了,露出满嘴白牙:“等下弄响了,你不要捂耳朵。”

  张然声音不大,语气很随意,完全没有那种恶狠狠的味道,但这种随意反而觉得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这是一个完全不把生死当一回的疯子。

  监视器后面,所有人都在点头,他们都感觉到了透骨的寒意,张然把亡命之徒的戾气演绎得让人毛骨悚然。

  “张老师演得真好啊!”乌尔善开口赞叹道,“张老师说,钢渣这个人就像一只在城市间流浪的狼狗,他既不能像狼那样啸傲山林,又不愿意像土狗那样认命,去在垃圾箱翻东西吃,他内心是骄傲的,觉得自己应该是王者,但现实很残酷,整个城市根本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甚至连爱情都失去了,所以,他活不下去了,变得穷凶极恶,逮谁咬谁。”

  “是啊,现在他给人的感觉就像穷凶极恶的狼,随时都要咬人!”冯远征微微点头,又看了一眼监视器中的李雪建一眼,“如果说张然这场表演是放的话,那么李雪建老师的表演就是收,就像小说里说的,他强由他强,明月照大江,真是一场精彩的对手戏啊!”

  张静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盯着监视器,在心里为张然默默加油。

  被挟为人质的保安听到这话差点被吓出尿来,本来就瑟瑟发抖,此刻抖得更加厉害。

  张然觉得让保安这么抖下去,自己迟早会跟着抖起来。那是很糟糕的事。他喝斥道:“别抖了,你他妈别抖了。”保安自然不敢拂逆张然的意思,但身体就是不管不顾地抖个不停。张然又吼道:“你他吗想死是不是?”

  李雪建目光闪了闪,张然狂躁的反应暴露了对方内心的不安,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轻易激怒对方的,应该减少对方的压力。他看了看四周,认为大厅没必要站这么多警察。他点了几个面相年轻的,要他们守在外面。那几个警察心领神会地走出去。接下来,李雪建摸出一匣香烟,不但自己抽起来,还把烟凌空扔去,让别的警察接住,一齐吞吐烟雾。

  小保安吓瘫了,身体抖不起来;但张然钢渣仍在咆哮道:“别抖了,你他妈别抖了!”说完话,他才意识到人家并没有抖,是自己脚底下传来细密轻微的战栗。一抬头,他看见那李雪建狡黠的微笑。李雪建叼着烟,满嘴烟牙充斥着揶揄的意味。

  张然突然觉得不对劲,厉声叫道:“你往后退!”他提高嗓门,表示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中:“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他妈往前跨了两步!”

  李雪建摊开双手,一脸的莫名其妙:“见鬼了,我根本就没动!”

  张然有些懵,怀疑自己看错了,在心里问道,这老王八原先是站得这么近吗?就是这时,他抬眼看向李雪建,清晰地看见李雪建又往前跨了一脚。他眨了眨眼,有种抓住了对方的得意劲,心想,我没看花眼,这老王八……

  在这个瞬间,李雪建注意到了张然眼神中的恍惚,突然发力,像一只潜伏多时的猎豹,猛蹿过去。他的眼里,只有张然的左手。就在靠近张然的一瞬,他手臂陡然一伸,正好握住左手的拇指。张然的手掌很厚实,蓄满了力气,他差点没捏住。

  张然低估了李雪建的速度,还有他的握力。他见李雪建五十多来,身子有些佝偻,以为对方除了一颗脑袋还能用,其他的器官都开始生锈了。他以为李雪建会跟电视中那些谈判专家那样,张开黑洞洞的嘴跟他罗列一通做人的道理,告诫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没想到,这半老不老的老王八竟然先发制人,卖弄起速度来。

  张然发现李雪建捏住自己的手,第一反应就是要让两股线头相碰,与对方同归于尽,化为齑粉。他早就感觉不到希望了,没打算活了。但李雪建力气大得吓人,一只看似干枯的手,却像生铁铸的,根本就挣不开。

  挣扎中两人摔在了地上,就像一只滚地葫芦,在地上滚来滚去。

  周边的警察全都懵了,他们没想到,这个足痕专家老黄性子竟比年轻人还火暴,竟然玩起了以快制快。这好像玩得也过于悬乎了,不符合刑侦课教案的教导啊!

  张然见怎么也挣不开,便索性不再挣扎,而是抬起右手在李雪建身上猛砸,想让他吃痛松手。这不是事前的设计,而是本能的反应。此时此刻,他就是钢渣,他已经不想活了,现在想做的就是跟这个可恶的老王八同归于尽。

  监视器前,乌尔善他们都紧张了,李雪建老师年纪这么大了,被张然这么拿拳头砸,受得了吗?更重要的是万一他控制不住,松开了手,整个表演就废掉了。

  张然拳头很重,砸得李雪建很痛,但他没有跳起来说怎么真打啊,更没有松手。此时他也完全进入了角色,他就是警察老黄,打自己的是杀人犯钢渣。他知道自己不能松手,一松手炸弹就会爆炸,就奋起平生力气去掰对方的手指,他掰得很用力,甚至听见了对方手骨驳动的响声。

  直到这时,胡君他们才回过神来,把烟扔掉,向两人扑过去,将张然死死压住。

  在这个瞬间,张然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抬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那叫声简直不像人类的声音,而是一只穷途末路的狼发出的绝望嚎叫,那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在乌尔善喊“停”几秒之后,张然依然有些恍惚,神情空洞的坐在地上,觉得周围的声音就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他脑海中的“钢渣”渐渐远离,“张然”重新回到身体中,他告诉自己,刚才所感受到的都是规定情境,都是假的。

  张然双手捧着脸,用力搓了搓,振奋精神站了起来。他突然感觉到左手拇指有点疼,刚才李雪建掰得很用力,简直快把他的手指掰断了。他抬起手看了看,上门沾满了血迹。他动了动拇指,有些疼,但活动自如,应该没神马问题。他将手掌翻来翻去的看,上面没有伤口,意识到不是自己的血,扭头对李雪建道:“李老师,你的手是不是受伤了?”

  李雪建五十多岁了,身体不是特别好,这场戏拍下来,累得够呛,正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听到张然的话,他顿时感觉手掌火辣辣的疼,抬起一看,掌心被扎破了,满手都是血,就道:“刚才我抓你的手的时候,被金属线扎破了,没事的!”

  张然大叫:“医生,医生!赶紧过来给李老师包扎一下!”《一个人张灯结彩》剧组有专门的医生,任何一场戏都有医生在场,发现演员受伤可以马上进行处理。

  医生马上提着医药箱过来,给李雪建检查消毒,而张然来到了超市外的“大本营”,将刚刚拍摄的镜头调出来,看拍摄的效果。

  表演、声音、调度都没有问题,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

  张然站了起来,饥饿与匹配都涌了上来,大声喊道:“过了!今天上午的拍摄就到这里,收工!”

  说完,张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将面前的营养快线一口气喝干,又倒了一把葡萄干,塞在嘴里。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早上又没有吃东西,他真的太饿了!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