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36章 大甜甜的演技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北电05级毕业聚餐跟其他学生没什么区别,有人端着酒杯到处找人喝酒,有人拿着相机与老师同学合影,有人拉着朋友,聊四年来的回忆,聊友情,聊初恋,聊过往的点点滴滴,不少男女都聊得泪流满面。

  张然也坐在座位上跟郭珍她们聊着:“这几年我比较忙,根本就没时间管班上的事,都是你们再管。你们管得很好,所以,等到下学期你们自己带班的时候,肯定没问题。我以后不在带班,可能到北电的时间也很少了,要是你们遇到什么困难,还是随时可以给我电话。”

  “张老师,你以后不教书了啊?”听到张然那么说,周围的学生停下了各自的动作,诧异地看着他。

  “是啊,以后不会再带班了,你们就是我带的最后一届。”张然冲学生们笑了笑,道,“我现在除了电影,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亚洲电影学院上。我现在是院长,你们看那个学院的院长还亲自带班嘛?”

  “张老师教得这么好,要是不教得话好可惜哦!”

  “是啊,张老师不叫教的话好可惜哦!”

  “张老师,你不是答应过希尔夫人,要完成斯特拉学派和格洛托夫斯基的融合,创造出斯坦尼第三阶段的训练方法,那你怎么跟希尔夫人交代啊?”

  张然没有说话,起身向杨迷走去,就在与杨迷擦肩而过之时,他回头看了杨迷右手一眼,随即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又猛然回头看了一眼。做完这个动作,他回到位置坐下,对杨迷道:“你把我刚才做得那个动作做一遍。”

  杨迷没有多问,起身有样学样的把张然刚才的动作做了一遍。她完成得很轻松,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应,问道:“张老师,为什么让我做这个动作啊?”

  张然笑着解释道:“梁天,你们知道吧?就是演《我爱我家》那个,他说他在《渴望》中看到李雪健做这个动作后,一直想学,但他学了十年,都没有学会。这话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但足以说明这个动作难做。咱国内的演员有一个算一个,能够轻松做出这个动作的演员,恐怕不到5%。”

  学生们都吃了一惊:“不会吧,有这么难吗?”杨迷也道:“可是我做起来很轻松啊!难道我是天才?”她顿时得意起来,挺了挺胸道:“对啊,我本来就是天才嘛!”

  张然笑了笑继续道:“连你们01级的师哥师姐做起了都很困难,但你们几个都能够轻松驾驭。你们演戏的方式跟别人有所不同,是通过形体带动表演,这就是斯坦尼第三阶段!我试验的训练方法到底怎么样,就要看你们的了!你们作为演员越成功,就证明我的训练方法越正确;要是你们被人骂成面瘫没演技,那就证明我的训练方法是失败的!”

  学生们纷纷表示:“张老师,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们一定拿很多很多奖来证明,张老师的训练方法是最先进,最有效的!”

  “国外有很多表演训练方法斯特拉、梅斯勒、铃木忠志,好多哦,到时候我们也开宗立派,就叫张门!”

  杨迷叫道:“叫然然派,我就是然然派的开派大师姐!”

  张然听到杨迷自称大师姐,哈哈笑道:“张纪中当初没找你演阿紫简直是个大错误!这语气,这动作简直就是活脱脱的阿紫嘛!要是杨迷演阿紫就好玩了!拍摄现场,游坦之的演员一脸为难地问,导演,我一会儿真亲啊?导演说,当然是真的,你可是专业演员!拍摄开始后,游坦之疯狂地扑上去亲阿紫的脚,刚亲两口突然一声惨嚎,一口鲜血喷出,昏倒在地。导演赶紧把防毒面具摘了下来,看着张纪中无奈地道,制片,我给你说了,不能用杨迷演阿紫啊,你就是不听,这下搞出人命了吧!”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黄轩一遍狂笑,一边补充道:“杨迷不光不能演阿紫,也不能演赵敏,赵敏也有脱鞋的戏!”

  杨迷气坏了,双手叉腰,瞪着张然他们两个,怒道:“你们真的太过分了!我今天跟你们拼了!”说着她抬起了自己的脚。

  黄轩尖叫一声:“杨迷要脱鞋了,生化武器来了,大家赶紧逃命啊!”

  其他班级都笼罩着离愁别绪,言语间都透着的淡淡忧伤。但张然班因为学生都留在北平,除了林晓璐留校外,其他人都签了荣信达,随时都能见面,跟没毕业区别不大,所以毕业聚餐没有伤感,没有眼泪,反而非常欢乐,大家都准备幸福的,乐呵呵的,奔向未来。

  晚上十点,张然回到家中。他跟张婧初在视频中聊了一会儿,问了问剧组的情况,然后拨通了陆征的电话:“陆征,我是张然。”

  陆征听景田说过,等学生毕业的事忙完,会见自己,谈捧景田的事。他早就等着一天了,笑呵呵地道:“张总,学生毕业的工作忙完了吗?”

  张然对陆征印象还不错,这个人行事比较稳重,并没有三天两头就问,景田的事怎么安排,甚至都很少跟张然打电话,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问候下。张然道:“刚刚跟学生聚完餐,你明天有空吗?当初答应你的事也到了兑现的时候了,有空的话和景田到世纪巅峰来一趟,我们讨论一下怎么捧她的问题!”

  “有空!有空!”陆征听到张然的话,马上道,“不知道明天什么时候?”

  张然就道:“明天上午九点,你们到世纪巅峰来,我在办公室等你们。”

  陆征点头道:“好,我记住了,明天早上九点我们一定准时到。”

  张然道:“那就这样。”

  挂掉电话后,张然沉吟了几秒钟,拨通蔡艺侬的电话:“蔡总,我上次跟你说过景田的事,明天上午我要见景田,到时候你来一下,谈谈合作的问题。”

  早上八点半,张然来到了世纪巅峰的办公室。他泡了一杯茶,喝了两口后,拿起电话,拨通了蔡艺侬的电话,把她叫了过来。蔡艺侬过来后,把策划方案放到了张然面前,向张然详细介绍整个节目的推进情况。

  到了八点五十五分,前台打来电话,告诉张然,景田他们到了。张然合上了策划方案,让前台把景田他们带了进来。

  张然向景田和陆征介绍了蔡艺侬,接下来的合作,主要由他们进行,肯定得让他们先认识。景田和陆征都知道蔡艺侬,最近两年她制作了《天意》、《流星雨》、《仙剑》等大热电视剧,是非常有名的制作人,因此对蔡艺侬相当客气;而蔡艺侬知道这两位来头极大,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等他们寒暄完毕,张然端着茶杯,看着景田,微笑道:“我还没看过你演戏呢,这样,咱先试一段,我看看你的水平如何。你是个易碎孤独的女孩,在平安夜里,你喝醉了,你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你孤独无助,眼含热泪。你把这段戏演一下,可以吗?”

  景田点头道:“可以!”

  张然道:“那行,你酝酿一下,酝酿好了直接开演。”

  “好!”景田点头,坐在沙发上思考自己改如何呈现这段戏。

  张然也没有再说话,很安静的等着。

  约莫过了三分钟,只见景田起身道:“张老师,我准备好了!”

  张然道:“直接开演是了!”

  景田走到场中,身躯有些瑟缩,她伸出双手,拉扯着衣服,用力紧了紧。紧接着,她抱住自己的胳膊,抬起起头向天空看了眼,落寞的双眼中已然满是泪水。

  表演结束,景田自己挺满意的,大大的双眼紧紧盯着张然,希望偶像能够给出好评,然后告诉自己,景田,以后你就跟我一起拍戏!

  张然有点意外,易碎孤独这是很抽象的概念,是没法直接演的,演员在拿到这个概念后必须组织相应的动作,通过动作来呈现。景田是通过瑟缩身子,紧衣服,抱胳膊几个动作来呈现的。她的选择相当不错,因为人在感到自己孤独时,同时会感觉冷。孤独是什么感觉?孤独就是冷。景田抓住了冷这一点,以此来呈现人物的孤独,整个效果相当不错。

  在张然的印象里,景田是那种大大捏捏,没心没肺的姑娘,演这种孤独易碎的状态可能会有一点困难。没想到她演出来了,而且演得还不错。不过转念一想,景田12岁就到北平舞蹈学院附中,从此远离父母的独立生活。在坚强的孩子,一个人在外地总会有孤独的时候,所以她能够找到那种感觉并不奇怪。

  张然看着景田,微笑道:“演得挺好的,那种孤独易碎感出来了,现在我们在这个表演上增加一个层次,你虽然看起来很脆弱,但你是坚强的,是有灵魂的,所以,你流泪过后开始微笑,像是在说我会挺过去的,能演出来吗?”

  景田嘴巴张了张,觉得有点难,不过一想到要是自己能够演好,就可能参与张然的电影,振奋精神道:“我可以,不过我需要准备一下!”说完,她在沙发坐下,开始酝酿情绪。

  两分钟后,景田开始表演。在重复了上一场的表演后,双目含泪的她用力抹了抹自己的胳膊,振奋精神,用力笑了笑,然后微微扬起头,看向天空,神情中带着一丝骄傲。

  张然心里微微摇了摇头,景田这段戏的情绪转换不够自然,给人感觉有点紧绷,不松弛,不自然,给人的感觉有点演。他看着景田,道:“我们再加一个层次,笑过之后,你在内心问自己,我真的那么坚强吗?所以你会变得很迷惘。眼泪、微笑、迷惘,三种状态,三层情绪,你能够演出来吗?”

  景田对自己刚才的表演也不是很满意,现在张然又要加难度了,她心里直打鼓,觉得自己恐怕是演不好,但她还是咬牙道:“我能!”

  张然见景田一副革命女青年的状态,不由笑道:“你怎么给中国移动打起广告来了,我能都来了!”他见景田笑了,安慰道:“别紧张,我们这不是考试,也不是试镜,我只是想看看你一场戏能够演到什么程度,然后根据你的能力,给你做相应的安排。”

  景田听到这话放松了不少,“嗯”了声,坐在沙发上,思考该如何表演。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