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35章 梦想起飞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每年的毕业季,校长致辞往往被看成是给毕业生们上的“最后一课”。张然希望自己的“最后一课”说些有用的东西:“中国电影如此,日本和韩国电影也如此,甚至可以说,如今整个亚洲电影在世界上都缺乏影响力。你们到好莱坞剧组实习过,见识过好莱坞电影工业,应该知道差距有多大,你们更应该知道电影作为一种文化产品,传播的最大障碍是文化隔阂。

  对欧美市场市场来说,亚洲电影只是甜点,不可能成为正餐。相对而言,亚洲市场的文化隔阂要小很多,文化存在共性,情感上存在共鸣。比如中国电影《赤壁》在整个亚洲大爆发,但在欧美市场却卖不动。我们成立亚洲电影学院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整合亚洲电影文化资源,开展亚洲电影文化合作。

  不过对现在的你们来说,还太早了。现在的你们不要想亚洲市场,更不要想欧美市场,应该踏踏实实考虑本土市场,思考如何得到本土观众的青睐。你要知道观众是谁?你的目标受众是谁,你要针对谁拍摄电影,你要知道关注群体是男性还是女性,是哪些年龄群体,他们喜欢什么?对你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赢得观众,在竞争中活下来。

  只有当你们活下来,并站稳脚跟,才可能在立足本土的基础上,思考海外市场,思考如何赢得海外观众。如果你们的第一部电影失败,不要埋怨,更用心的去争取下一次机会。你们记住,作为创作者,永远不要埋怨观众。如果你们的电影不受观众青睐,一定是你们做得不够好!”

  白洁以及北电得学生大多觉得张然这么说得很有激情,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北电导演系的学生们听完后,看向乌尔善他们的目光简直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

  对新人导演来说,第一电影最为关键,如果第一部电做砸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做了。但张然却对他们说,第一部电影失败,要用心的去争取下一次机会。这个机会哪里来?肯定是张然给的!

  也就是说,乌尔善他们等于比其他新人导演多了一次机会。

  北电导演系的学生们嫉妒得直抓狂,都是导演系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站在演讲台上,张然激情澎湃地道:“你们是亚洲电影学院的第一届,在你们求学的三年中,亚洲电影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电影实现了爆发式增长,总票房从亿到今年预计超过年韩国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市场全面放开,开始与好莱坞电影展开肉搏战;日本电影在被好莱坞压制了二十年后,从06年开始实现逆转,本土电影电影连续三年击败好莱坞电影;现在整个亚洲电影都处于蓬勃发展的状态,需要新导演,需要优秀的商业片导演;对你们这些新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是你们大显身手的时代。

  同学们,从这里出发,你们有的会留在内地,有的会回自己的国家。此去经年,大浪淘沙,千锤百炼,你们将经历很多,然而各人道路不同,境遇各异,希望你们最终能殊途同归,得偿所愿。愿天涯海角,电影梦始终是你们人生的耀眼光芒;愿不远的将来,2006届每一位同学都会在电影的汪洋中长风破浪,行至成功的彼岸!谢谢大家!”

  致辞结束,在场所有学生和嘉宾都集体起立,用最热烈的掌声向张然表示感谢,他们每一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那么真挚。

  张然站在舞台上,看着学生们,笑得无比灿烂。他一直相信改变中国电影的困境只能靠工业化,但要实现工业化靠他和宁皓几个导演是不可能实现的。

  尽管世纪巅峰已经有了完备的体系,有了相当完备的产业链;而且拍出了《唐山大地震》这种工业化水准相当高的电影。但中国电影依然算不上电影工业,只能算手工作坊,因为真正的电影工业一定是可复制的,可以量化的,能够不以任何个人的能量来决定电影最终质量的。《唐山大地震》张然能拍出很高的水准,但交给其他人就不到这种程度,哪怕是宁皓、丁胜都不行,不是他们能力不行,而是他们不擅长这种电影类型。

  中国电影缺人才,而最缺的是优秀的类型片导演;不过随着乌尔善他们这一批导演走向市场,这种情况将逐步得到改善,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就要真正开始了!

  白洁看着台上的张然,觉得他的笑容未免太灿烂了些,她有些诧异,这也太开心了吧?怎么会这么开心?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拿出相机将那笑容在镜头中定格。

  毕业典礼继续,导师代表阿曼巴上台发言,他显得特别激动,对学生的学习成绩表示了高度肯定,鼓励学生为亚洲电影事业和全球电影工业作出自己的贡献。接下来,乌尔善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他回顾了自己三年紧张而充实的学习生活,对学院和老师表示由衷的感谢。

  十点整,毕业典礼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颁发毕业证。

  十二个毕业生,已经静静站在了主席台的旁边,等待上台领取毕业证。站在最前面的是乌尔善,等他听到自己名字时,就迈步上了主席台。

  来到张然面前,乌尔善恭恭敬敬地道:“校长好!”

  张然跟乌尔善的手握在一起,晃了两晃,随即分开:“乌尔善同学,你好!”紧接着,他从司仪的托盘中拿起手边的一根项链挂在了乌尔善的脖子上。

  白洁第一看到拨穗仪式上有给学生挂项链的,她正奇怪,就听到前面不远的杨迷问道:“郭老师,张老师给乌尔善挂的项链是什么啊?”

  只听郭珍说道:“这是专门为毕业生定制的毕业礼物,是张老师找王大仁的设计的。整个礼物是戒指和项链的套装,项链上面有一块金属铭牌,上面刻着学生的名字,入学年份,以及所在的专业;项链上还有一枚可以拆下来佩戴的戒指,正面刻有“亚洲电影学院”及校名缩写AFA,毕业年份2009,以及一个属于每个学生的独立编号。”

  周围的学生发出一声惊呼,有自己名字的戒指和项链,还是王大仁设计的,怕是要卖上千块吧,这样的毕业礼物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就连白洁心里都有点羡慕乌尔善他们,张然想得真周到,有这样的礼物,对学生来说是绝对最好的纪念!

  杨迷颇为心动,马上问道:“郭老师,那我们有没有啊?”

  郭珍轻轻摇头:“那是亚影学生的毕业礼物,北电没有给学生送毕业礼物的习惯。”

  杨迷愤愤不平地道:“可我们也是张老师的学生啊,乌尔善他们都有,我们却没有,这也太偏心了!”

  其他几个学生也都道:“对啊,太偏心了!”

  台上,张然看着乌尔善微笑着道:“乌尔善同学,低头!”等乌尔善低下头,张然伸手将乌尔善头上硕士帽的流苏从右边拨到左边的动作,鼓励道:“乌尔善同学,世事多艰,希望不要气馁,更不要失望,要有底气,因为,凡你所在,即是亚影!”

  乌尔善恭恭敬敬地道:“谢谢院长,我永远以亚影为荣!”

  张然微笑着把毕业证书递给乌尔善,俩人并排站着正面对镜头微笑,乌尔善手里端着毕业证书的外皮,大字朝外,让大家拍照。

  合影后,乌尔善恭敬地讲了句“谢谢校长”,从主席台另外一边走了下去,紧接着,郭子健走了过来。

  拨穗仪式进行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整个流程就正式结束,主持人上台宣布:“下一个环节,梦想号准备起飞!”

  大银幕的画面变成了机舱,十二个毕业生全部在机舱里就坐,紧张又激动。

  阿曼巴和张然来到舞台中央一个大按钮前,二人各伸出一只手,放在按钮上,然后同时发力,按下按钮。

  随着呜呜的警报声想起,大银幕上“梦想号”腾空而起,直上云霄,转眼便消失在一片深蓝色世界里。突然间,悬挂在头顶的气球啪的一声爆炸,整个现场顿时彩条满夭飞舞,场面极为的喜庆壮观

  在座学生都站了起来,一边欢呼一边鼓掌,整个现场气氛达到最高点!

  掌声过后,灯光熄灭,开始播放记录片《梦想号起飞》。

  纪录片讲的是乌尔善他们这批学生,从入学到毕业这三年的生活。在很多人印象中,好莱坞拍电影是很轻松的,一周拍五天,每天拍八小时,所以他们觉得亚影这个跟好莱坞工业接轨的学校,教学一定比较轻松。但随着纪录片的播放,他们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学生们的辛苦程度简直超乎想象。每个学生一个月要交一次作业,而这些作业是大家联合作业,每个人既做导演,又给别人做制片,再为另一个同学做摄影,还给第三个同学做美工。因为大家要互相帮忙,每个人差不多只能拍一小时。这个方式简直把很多学生都快逼疯了,就连乌尔善都溃了,一个人蹲在墙角痛哭。

  不过这种训练是有效的,让学生们懂得了在用最短时间拍最重要的镜头,懂得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权衡,比如只有半个小时,你要拍三个镜头,根本拍不完。那么你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选择,用一个镜头把三个镜头的内容表达了。

  这种训练让学生们能力得到了极大的锻炼,等到他们进好莱坞剧组实习,以及后来独立进行创作时,一切就得心应手。

  当纪录片放完,灯光再度亮起,毕业生们脸上已然挂满泪水,那些泪水凝结着的是毕业生们对自己三年学习时光的追忆。

  毕业典礼到此结束,张然在学生们的簇拥下走出了标放,向学校食堂走去。

  白洁看着张然离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她实在看不懂这个人,说他是理想主义者,可他明明很现实;可说他是现实主义者,但他做的事有特别理想化,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呐!

  头顶阳光灿烂,白洁默默地走着,她又想起了张然站在台上的灿烂笑容,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就对中国电影充满了希望!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