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33章 毕业前夕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张老师,你回来了?”宁皓正坐在办公室里跟老婆邢娜腻歪,看到了张然,就赶紧站起来。

  张然没有理宁皓,而是冲邢娜打趣道:“邢娜,我这就要批评你了,一个女学生整天往男老师办公室跑,这成何体统啊?”又道:“你们班的万马才旦的毕业作品在魔都电影节拿到了评委会大奖,你的毕业作品怎么样?不是宁皓帮你完成的吧?”

  邢娜是宁皓的老婆,也是宁皓电影的编剧之一,毕业于北电文学系,06年邢娜考上了北电导演系艺术学硕士,跟万马才旦,以及赵微是同班同学,该今年毕业。邢娜白了张然一眼道:“我和宁皓是两口子,我们两个要是都不成体统,那你就是潜规则张婧初!”

  宁皓噗嗤笑出了声,冲自己老婆直竖大拇指。

  张然哈哈笑了声,对宁皓道:“你媳妇儿的嘴厉害了,我说不过她。对了,毕业典礼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

  张然最近比较忙,毕业典礼的事他确实没有时间管,而宁皓最近没什么事,因此,毕业典礼筹备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身上。此刻听到张然问起,他就道:“都安排好了,会场也布置得差不多了,我带你去看看吧!”

  张然是学院的院长,肯定得去看看:“走吧,去看看!”

  从表导楼出来,走进标准放映厅,张然就看到舞台上布置着的红色布景板,上面点缀着一些电影胶片的图案,中央是亚洲电影学院的图标,下面写着着的白色大字“亚洲电影学院2006级毕业典礼”。

  在舞台的右侧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展板,上面是一个巨幅毕业证书,上面有院长张然的签名和学校盖章,而毕业证贴照片的地方被设置成了镂空的模样。

  宁皓见张然一脸惊奇,笑着着解释道:“学生可以站在展板后面,站在贴照片的地方拍照,毕业证上学生的名字是一块由电脑操作的液晶显示屏,学生只要输入自己的学号,姓名就会显示出来。”

  张然对这个设计十分满意:“作为电影学院的学生,又是学电影制作的,就不应该墨守成规,应该拿点有创意的东西出来。这个毕业证有点意思,不过光是毕业证似乎太单调了,一人照一张旧没了,应该制作更多更有意思的东西让大家合影留念,比如搞一个结婚证。”

  宁皓一怔,随即笑了起来:“我们十二个学生都是男生啊!”

  张然就道:“又不是真结婚,怕什么,这样才好玩啊!”

  宁皓脑补了下一群男生排队拍结婚照的场面,顿时乐了:“对对,到时候一定会很好玩!”

  接下来,宁皓向张然详细介绍了整个毕业典礼的安排,整个毕业典礼分为毕业典礼,以及毕业电影两部分。毕业典礼的流程跟以往的毕业典礼相差比较大,有很多好玩的设计,而毕业电影是一部120分钟的纪录片,纪录了从学生们入学到毕业,三年的生活。

  听完宁皓的介绍,张然非常满意,问道:“纪录片已经制作完毕了吗?”

  宁皓摇头道:“还没有,毕业典礼的时候还会拍几个镜头,直接拼贴在影片的后面,然后马上进行播放。”

  “当初开学典礼的时候,乌尔善他们就在拍短片,现在毕业的时候他们也要拍片,这算是有始有终。”张然看着台上“亚洲电影学院2006级毕业典礼”几个字,心里一阵起伏,感叹道,“时间过得太快了,他们入学好像才没几天,都没怎么给他们上课,就要毕业了!”

  宁皓心里也有些感慨,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微笑道:“你不是一直希望他们尽早毕业,然后投身中国电影事业嘛,怎么突然舍不得了?”

  张然笑着摆手道:“我肯定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走向市场,中国电影市场发展速度非常快,但电影质量提升的速度远远落后于电影市场发展的速度,导致市场上国产电影烂片泛滥。如果不扭转这种局面,长此以往,会导致观众不进电影院,中国电影就会像90年代那样,整个电影产业面临再次崩盘的危险。所以,乌尔善他们这些新导演走向市场就特别重要,我一直在等这一天!”

  在几年前,张然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宁皓心里是有些怀疑的,觉得张然的判断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国产电影虽然烂片不少,但没有张然说的那么夸张。当然,他是张然带出来的,在亚洲电影学院这件事上对张然是毫无保留的支持。

  但从07年开始,随着电影市场急速膨胀,大量热钱疯狂的涌入电影市场,导致国产电影的数量急剧增加。这些热钱不懂电影,更不爱电影,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赚钱,因此他们不管剧本质量,也不管导演的水平,花钱砸两个明星,随便拼一部电影,就能够上市赚钱,因此,最近两年国产烂片是爆发性的增长。

  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电影数量在急速增多,烂片在急速增多,而高质量的商业电影数量却几乎没有变化,每年就只有那么几部,因为真正能够拍出高质量商业片的导演就那么几个。

  这个时候,宁皓终于意识到张然的判断准确无比,也意识到了亚洲电影学院的真正意义所在。他相信就像张然说的那样,国产电影烂片泛滥的局面短期内不会改变,但他更相信有张然在前面领路,有张然逐步建立起与好莱坞接轨的电影体系,有张然为新导演保驾护航,中国电影一定会走出困境!

  张然说张艺谋导演他们是中国电影的脊梁,在宁皓看来,他才是中国电影的脊梁骨!谢晋导演把中国电影托付给他,真的太对了!

  宁皓深吸一口气,信心十足地道:“中国电影不会再次崩盘,我对咱们电影学院有信心,我就这么说吧,前不久评选四小花旦和四大小生,张老师你带出来的学生占了其中一大半,我相信十年后盘点内地新生代导演的时候,咱们亚洲电影学院会占一大半!”

  张然却道:“那种盘点上榜的往往是艺术片导演,不是商业片导演,如果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占据了这种榜单,那说明我们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我希望在十年后,内地票房榜的前十名,有一半是我们的学生!”

  宁皓一怔,随即哈哈笑了起来:“对对,我们培养的是商业片导演,相信十年后内地票房榜前十名有一大半是我们的学生!”

  张然满是憧憬地道:“到那个时候中国电影市场应该超过美国了,票房应该超过1000亿了,那个时候光是国内市场就能够支撑顶级大片。”

  在仔细了解整个毕业典礼的流程和安排后,张然让宁皓打电话,将学生们叫到标放来。学生们马上就要毕业,作为院长张然希望跟大家聊聊,了解一下他们各自的想法。

  毕业在即,学生们都回到了学校,并没有在剧组。就连乌尔善在完成《建国大业》的工作后,也回到学校,等着参加毕业典礼。当学生们听到张然回来了,要见大家之后,都兴冲冲地往标放赶。不到十分钟,十二个学生就全部到齐了。

  张然跟学生们聊了起来,问他们的新电影怎么样,也问他们将来的打算。

  十二个学生中巫尔善、郭子建、以及朴勋政获得了学院提供的资金,获得单独执导的机会,他们都已经完成拍摄,现在都在等电影上映,将来如何,需要看电影上映后的表现。其他九个学生在完成《龙组》的拍摄后,都在为自己的电影奔波,其中不少人已经和电影公司谈妥,比如杨庆的《夜店》,电影很快就会开机。

  不管是已经谈妥的,还是在继续努力的,学生们经常这三年的学习,都开了眼界,对电影对电影工业都有了极深的认识,他们都非常自信,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和学生们聊了一阵,张然跟大家挥手作别,来到了表演系05级的办公室。

  郭珍正和阎硕说话,抬头看到张然,顿时惊喜的叫道:“张老师,你回来了!”阎硕跳了起来,看着张然笑道:“张老师,我刚才还在跟郭珍说,你肯定要回来了,没想到你马上就出现了!”

  李心悦看到张然心里波澜起伏,一晃四年过去了,05级都马上要毕业了,可和张然一起带01级本科班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就好像在昨天一样。她笑着对张然,道:“你这个大忙人总算是现身了,郭珍她们两个丫头天天盼你回来,在不回来,她们都要急死了!”

  张然冲郭珍和阎硕点点头,又冲李心悦笑道:“我这两个助教都比较迷糊,不知道给你添了多少麻烦,真的谢谢你了!”

  郭珍和阎硕异口同声地道:“张老师,我才不迷糊呢!”

  李心悦笑呵呵地道:“我也没帮什么忙,现在郭珍她们可一点都不迷糊了,都特别能干,早就不是当初的小迷糊了。”

  “那看来是我迷糊了!”张然笑了声,看着李心悦问道,“心悦,你们班有学生留校吗?”

  就像冯远征几年前说的那样,中国现在的表演教学一塌糊涂,表演观念非常落后。张然从美国带回了斯特拉学派的训练方法,这四年在他的指导下,05级又试验了斯特拉与格洛托夫斯基训练方法的融合。

  张然无疑希望这些表演观念,以及训练方法能够在国内逐渐播开,进而改变中国表演教育的现状。而这些东西要逐渐传播开,需要一批掌握这些技法和观念的表演教师。张然班只有林晓璐确定会留校,其他学生都会向演艺圈发展,所以张然就想问问李心悦班有多少留校的。

  “有两个!”李心悦跟张然合作了四年,太了解他了,知道他为什么问,就道,“这届学生带完,我会去带一届教师进修班。这次进修班是其他一些学校基于师资培养的考虑将教师派到我们学校来进修的,等这些教师进修之后,你试验的东西就会散播开。陈院长对我说,多年来,我们在表演教育上一直在跟着中戏的脚步走,现在该我们影响中国表演教育了!”

  张然听到这话,顿时想起自己到北电那天,陈建峰和自己说的话,而自己也没有食言,自己做到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