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31章 大业杀青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对于艺术院线,张然是有思考的:“我们国内的很多导演,一提到艺术电影就会**国如何,希望政府像法国那样进行保护,但他们却不知道这种、保护恰好害了法国电影。法国电影本来就被好莱坞全面压制的,占法国电影票房的60%多是好莱坞电影,法国本土电影只占30%多;这种对艺术片的扶持让法国商业电影难以翻身,同时由于扶持资金本来有限,基本上都被名导演拿走了,新导演想要出头就非常困难。

  90年代初,台弯推出电影辅导金政策对艺术片大力扶持,导致艺术片成了台弯电影市场的主流,最终彻底摧垮了台弯本土电影。如果我们现在也这么搞,那台弯电影当初的遭遇就可能重现,所以,我坚决反对政府对艺术片进行扶持,电影既然是商品,就应该要交给市场来解决。

  美国艺术院线不是靠政府扶持起来的,是纯粹市场竞争的产物,艺术院线形成了一套与商业大片完全不同的回收体系,这才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那我们为什么现在艺术院线做不起来呢?第一,我们缺高质量的艺术片;第二,我们没有美国那样的颁奖季,在美国有差不多三个月的颁奖季,在这三个月里几十个奖项接连颁出,就给了很多艺术片足够的曝光机会。其中奥斯卡影响最大,电影一旦拿到奥斯卡提名,票房就可能获得3000万的提升;要是拿奖,又是3000万。李安的《卧虎藏龙》要是没有奥斯卡,票房至少要减一半。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颁奖季,也确定奥斯卡这样有影响力的奖项,艺术片就缺乏曝光的机会。我们为什么做亚洲电影学院奖?就是希望做一个权威的奖项出来,更更多的好电影曝光的机会。第三,我们的电影市场还是太小。电影产业只有市场成熟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服务的、细分,只有我们国内的电影市场真正做起来了,才会出现完善的艺术院线。去年我们全年的票房是一百亿,艺术片占了多少?我没有统计过,大概就2,3亿的样子。如果中国电影市场做到了1000亿,那么艺术片的市场就有2,30亿,艺术电影的市场就很大了,这个时候艺术院线才有可能真正建立起来。”

  说到这里,张然看着王晓帅道:“王导,你不是想救艺术片吗?那就跟我们一起做商业片!只有把中国电影这个蛋糕做大了,艺术电影的市场才可能做大,中国艺术电影才能获救。你不是想救中国电影,想救中国艺术片,那就放下身段跟我们一起做商业片吧!”

  记者们听得心神摇曳,都有些同情地望向王晓帅,与王晓帅大谈情怀不同,张然的言论都是建立在市场和数据之上的,极具说服力,这场争论王晓帅可以说是完败了。

  王晓帅没想到张然会这么说,微微一怔,他也希望自己的电影票房很高,但他不愿意做商业电影,在他心里是蔑视商业电影的,慢慢摇头道:“我还是愿意做艺术电影,因为我不是很喜欢那种和大家一样的感觉。如果走进一片经济作物林,看到周围全是同样的作物,我会感到很乏味。我更喜欢做这片土地上的一个珍稀物种。而且,现在中国的艺术片这么艰难了,必须要有人坚守,我会将艺术电影坚持到底!”

  张然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不要看电影圈很多人整天把中国电影挂在嘴上,动不动痛批中国电影,骂国产大片没有质量,骂影视制作稀烂,骂电影人圈钱,好像很忧国忧民似的,但实际上他们想的不是做大做强中国电影,而是希望国家划个圈子把他们保护起来,让他们能够轻松的赚钱。

  这帮人眼里只有他们自己,指望他们为中国电影付出,纯粹是做梦!

  张然太了解他们了,所以从来没有对他们抱过什么希望,不过难听的话刚才都已经说了,他不想再说,就道:“我很佩服王导演这样坚持、艺术的方向的导演,但我更尊敬张一谋导演,他能够放弃过去的荣光和坚持,义无反顾的投向商业片,尽管他的商业片争议很大,但这些电影确实把观众拉回了电影院,为中国电影的重新崛起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也很佩服我们亚洲电影学院的一个学生乌尔善,他本来在艺术领域小有名气,拍的第一部电影在釜山电影节也到了奖,如果演着艺术电影的道路往前走,一定会成为不错的艺术片导演。但有一天,他去看电影的时候,发现电影院正在上映的不是进口片就是港式恶搞喜剧,而内地电影当天几乎没有排片。乌尔善很生气,觉得我们的文化市场怎么能拱手让给别人,长此以往我们的文化还能存在吗?所以,他毅然放下了过去一切,放弃了对艺术的坚持,到我们学校来学习如何做类型片;我真的非常佩服他们,我觉得这才是对我们这个民族,对我们的文化真正负责的电影人!

  鲁迅先生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我觉得张一谋导演他们就是中国电影的脊梁。好莱坞很强大,几乎攻占了全世界的电影市场,但我始终相信好莱坞不可能彻底占领我们的市场,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有一群为中国电影默默努力做的男儿!”

  这话说完,高君站了起来,挥动双手,用力鼓掌;于东他们都站了起来,开始鼓掌,就连张国利都在笑着鼓掌。他们实在用掌声表达对张然的支持,现在中国的电影最重要的是先把电影市场做大,而中国电影产业要想做大,真的只能靠张然他们这群人!

  观众也都站了起来,用力鼓掌,他们不懂电影市场,也不懂电影工业化的意义,但他们依然被张然的话打动了,觉得热血沸腾!

  王晓帅看着台下黑压压的观众,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掌声,内心无比孤独,心里哀叹道,这些人全是支持张然的,可悲啊,在中国搞艺术真的太难了!

  很快,关于张然和王晓帅这次冲突的各种报道出现在媒体上,并在网络上网络上引起了热议。张然的话像一把刀戳入了很多人的心里,网友们十分赞赏,而王晓帅自然成为了大家嘲讽的对象。

  “王晓帅这种酸葡萄心理连说都不屑去说,自己找不到投资,没拍出赚钱电影,就开始说过亿的都没尊严,自己为理想献身,我呸!”

  “支持张然,说得太对了,国内太多导演喜欢自嗨了,自以为自己很牛逼,其实在观众看来就是傻逼!张然算是把这些装逼分子的画皮剥掉了!”

  “王晓帅一定没读过《论导演的自我修养》。倒不是怀疑这些观点不是王晓帅的真实想法,而是一个智商正常,修养及格的人都不会在自己票房,受欢迎程度不及人家的时候说出这种话,最要命的是还扯上尊严了。”

  王晓帅和张然的交锋其实就是商业片和艺术片的交锋,而商业与艺术之争早已不是什么新话题,此但番张然和王晓帅的交锋,还是引发了业界不小的震动。

  宁浩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张老师,我除了被请去看首映,平常都是自己买票去看电影,很多电影看完之后觉得这钱花得有点冤,其实好莱坞电影不是有多深刻,但在看电影的过程中观众是充实的,而我们的国产片的造梦能力、治愈能力等等给予的观众是不够的。我也在检讨,自己在拍片的时候是不是过多的在想我要做什么,而不是我能给观众什么?”

  贾樟柯跟王晓帅同为第六代导演,不过两天前,他在魔都电影节上透露,将要启动其首部商业电影、由杜琪峰监制的《在清朝》。当有记者问他对张然和王晓帅的争论怎么看时,贾樟柯表示:“我虽然也在坚持拍摄文艺片,但并不排斥拍摄商业片。拍商业片,不代表没有艺术理想。艺术电影也不能止于电影节,必须走向市场,启发观众。接受过系统电影教育的人都很清楚,电影是艺术,同时也是工业。反商业的导演绝对是神经病。有些主题和故事,只需很小的成本,很短的周期,就能很好地呈现拍摄目的。但有些故事,却不可能用低成本文艺片的规模拍摄完成,只能用商业片的模式去运作,比如《在清朝》就是。”

  作为韩国著名的文艺片导演,许秦豪的《八月照相馆》、《春逝》等作品都为中国观众所熟悉。他在魔都电影节谈到文艺与商业之争时表示:“商业电影的确对观众来讲比较有吸引力,所以自己会有意识地在自己的电影中运用一些商业元素,比如启用有名气的演员等。一部好的电影文艺性与商业性其实是可以协调的,就如张然导演的《唐山大地震》,就做到了兼具文艺性和商业性。”

  一场风波越闹越大,圈内圈外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不过张然没有再发表任何评论,中国电影圈喜欢说话的太多,愿意踏踏实实做事的太少,他不希望自己也成为这的人,因此,他将全部心思都用在电影的拍摄上。

  到了24号,张然终于完成了《建国大业》自己负责的部分,而整个《建国大业》的拍摄也到处结束,电影正式杀青。

  25号,《建国大业》在魔都举行电影官网启动仪式暨海报揭幕仪式。影片导演韩山平、张然、黄建新和部分主演唐强、张国利、于飞鸿等以及香港方面投资人林建岳等出席。

  发布会上韩山平向张然表示了感谢,在他看来《建国大业》比当年拍电影还要困难,这次拉上张然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同时,韩山平宣布,《建国大业》在经过四个月的拍摄后,已经顺利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并确定于9月17日起全国上映。

  《建国大业》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但张然并没有急着离开,因为他答应任中伦要为魔都电影节撑场,出席电影节的颁奖礼。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