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22章 床戏真的不容易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床戏很难演,男女演员在不熟悉的情况下,往往放不开,而床戏又必须得表现出很激动、很亲密的样子,对任何演员来说都是一种挑战。
    
    更重要的是在表演的时候,还需要考虑镜头在哪儿,从柜子上下来到沙发上或者倒在地上,大腿要放哪个角度,手怎么放,每个人动作都要非常准确,而且男演员一般还要帮女演员遮挡身体,免得她们走光,所以演床戏是个技术加体力的活儿。
    
    张然和张婧初昨天晚上演练了两次,准备相当充分,他们在演的时候也很投入,但拍摄出来的镜头依然有很多问题,一连拍了四次都没有通过。
    
    拍完第五条,张然披上浴巾来到指挥中心看拍摄的效果。张婧初也批着浴巾跟了过去,她也有做导演的打算,所以很多镜头拍完,她会跟着去看效果,看张然是如何对镜头作取舍的。
    
    这段戏拍得非常美,灯光与摄影都美极了,就像一幅活动的油画,整个镜头从里到外散发着唯美和浪漫,给人艺术的享受!
    
    张婧初对这个镜头非常满意,打着手势表示,这个镜头的表演没有问题。
    
    张然对这个镜头和表演也很满意,不过他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将画面重新调出来,指着屏幕对张婧初道:“演到这里的时候,你脸上有些潮红效果应该会更好些。等会儿重新演的时候你憋口气,把脸憋红!”
    
    张婧初觉得很有道理,那个时脸上有些潮红才是正常的,打着手势表示,明白了。
    
    在这之后,又拍了三条,张然总算满意了,高声宣布这个镜头过了。接下来,他们要拍的依然是床戏,不过不再是云雨的过程,而是云雨过后两人躺在沙发的对话。这场戏是继续交待两个人的身份和经历,同时也会让钢渣的朋友皮绊出场。
    
    拍摄很快开始,两个人靠在沙发上,张婧初打着手势告诉张然,自己结过婚,还有两个孩子。张然就问张婧初离婚的原因,张婧初眼中闪过一丝悲凉,看得出她的婚姻很不幸,只是她的手势很复杂,张然没有看明白。一通比划过后,张婧初反过来问张然的经历。张然靠在沙发上想了想,打着手势说,在你以前,我都没有碰过女人。张婧初哪里肯信,大叫了声,亮出一口白牙,作势要咬。
    
    张然哈哈笑了声,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捧着脸吻了起来。两个人吻得正疯狂,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紧接着房门咣的一声被踢开,扮演皮绊的曹炳坤背着个编织袋走了进来。
    
    这场戏拍完,一天的拍摄工作就结束了。吃过晚饭,一群人坐着闲聊,今天拍了一天的床戏,大家聊天的内容自然也和床戏有关。
    
    《一个人张灯结彩》所有演员中表演经验最丰富的无疑是李雪健,但要说床戏和激情戏,李老师却是白纸一张,还比不上张然这个业余选手,最起码张然在《飞行家》里,和张婧初演过一回床戏。在床戏上李老师没什么发言权,只能在一边笑呵呵地听着。
    
    床戏经验最丰富的是胡君,他不光和女演员演过床戏,还和男演员演过床戏。在床戏上胡君是最有发言权的,他看着张然坏笑道:“张老师,你们今天这床戏真是演得特别真实,特别自然,晚上肯定没少排练吧?”
    
    张然无耻地道:“这还需要排练么?这种戏我们哪个晚上不演两三次,哪里需要排练!”
    
    众人一阵窃笑,这牛吹得未免大了些。张婧初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掐了张然一把。
    
    张然看向胡君,问道:“你演的床戏那么多,有没有特别尴尬的时候?”
    
    胡君诚实的回道:“当然有,有部戏,哪部我就不说了,有一场激情戏,为了防止尴尬场面出现,我在关键部位缠了很多海绵垫,在演的时候我要做的是亲她摸她,可那个女演员的反应就跟我强奸她似的。演这种戏,两个演员不管哪个有心理障碍都不行,所以那场戏拍得特别难受。每次导演叫停,我都得赶紧跳起来把长袍披上,离她远点。”
    
    曹炳坤对胡君的床戏记得最清楚的是《好奇害死猫》,好奇的问道:“不会是小宋佳吧?”
    
    胡君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小宋佳是个很好的演员,特别专业。在正式开拍之前,她跑来找我,直接跟我说,君哥,你觉得怎么好怎么来,我没关系的。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哎呦,这个演员真不错!”
    
    张然也相信不是小宋佳,小宋佳在《好奇害死猫》的表演很放松,不是胡军说的那种很紧张、有心里障碍的状态。不过他也不关心是谁,看向曹炳坤问道:“你呢,有没有拍过床戏?什么感觉?”
    
    曹炳坤笑着挠了挠头道:“拍过几次。大三时候我拍过一部戏里面有床戏,跟我合作的女演员挺漂亮的,身材也很好。拍的时候她只穿了一个小内裤,坐在我上面。她刚动了两下,我就起反应了,只是没想到她叫了一声,然后跳起来,满脸鄙视地看着我。当时,我特别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后面继续拍的时候,我拼命忍住,还在心理念佛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众人听到这里狂笑不止,演床戏有反应是非常正常的,没反应才是不正常的,只是像曹炳坤这样一边演床戏一边念佛经的真是罕见,这是要收妖啊!
    
    不过曹炳坤却笑不起来:“我还在心里把她想象成猪头,总之,用尽了各种方法让自己不起反应。床戏拍了好几天,我都忍下来了,整个过程没有起反应。不过让没想到的是,当最后一场床戏演完,那个女演员竟然在我耳朵边说了句,废物!当时我特别生气,如果她不是女人,我肯定一巴掌就扇过去了!”
    
    拍床戏的时候男演员真的挺难,你有反应会变得很尴尬,没有反应也会变得很尴尬,因为女演员会觉得你怎么一点反应没有,难道我魅力不够吗?你演戏的时候太放开,别人会觉得你在揩油,你收着吧,导演又对你不满意。
    
    在场的演员大多演过床戏,能够理解曹炳坤的无奈,只是那个女演员未免太过分了,大家都直摇头。
    
    张然不由皱眉道:“这女人是谁啊?也太过分了!”
    
    张婧初比划着道:“你应该告诉她,是你太丑了!”
    
    曹炳坤笑着摆了摆手道:“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个人好像已经没有演戏了!”他看向胡君笑着问道:“君哥,你应该是我们这些人中唯一跟跟男人拍过床戏的,跟男人演床戏什么感觉?”
    
    胡君摸了摸下巴,道:“我可不是唯一跟男人演过床戏的,婧初还在这里呢!”
    
    张婧初瞪着胡君,打着手势说,我是女生,你又不是女生,不许转移话题,老实交代!
    
    胡君笑着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男女都一样。其实那个戏最的是开头,是找人物的状态。你想刘烨他是个男的,可我要跟他演出那种恋爱的感觉,怎么可能演得出来?演了一周都不行,导演跟我说,胡君你状态不对,完全还是一个男人对哥们儿的感觉而不是爱人。后来折腾很久才找到人物的感觉,才把角色演出来。那部戏特别难演,那部戏演完其他所有戏在我这儿都游刃有余,都能够从容驾驭了!”
    
    说到这里,胡君看着张婧初,很认真地道:“婧初,咱们合作过好几部戏,但这部戏你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我感觉到了你的蜕变,我觉得等你演完这部戏,其他所有电影在你这儿都会游刃有余!”
    
    在场众人基本上都跟张婧初合作过,知道她以前的表演是什么样子,跟胡君有相同的感觉。他们都感觉张婧初这次是真正进入了角色,甚至给人一种灵魂附体的感觉。
    
    在《一个人张灯结彩》的前半截小于不懂手语,没有学过,表达任何东西都是信马由缰地比划,碰到没表达过的意思,就即兴发挥。张婧初为了接近人物,就一直不说话,表达任何东西都像小于那样信马由缰地比划,所以,有时候大家都分不清她倒是是张婧初还是小于了。
    
    张婧初打着手势道:“怎么扯到我身上了?你是故意逃避那个问题。如果有一部新的《蓝宇》你还演吗?”
    
    胡君一本正经的道:“演《蓝宇》这种戏太累心,现在年纪大了,估计是演不动了。不过要是和你们家张然一起演的话,也许可以试试。”
    
    张然笑了起来:“好,那咱们就拍《蓝宇》续集,叫《绿宇》!”
    
    张婧初瞪着胡君,手里直比划,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曹炳坤笑着翻译道:“我师娘说,不准跟她抢男人!”
    
    众人顿时一阵大笑。
    
    接下来几天,张然和张婧初继续演床戏。很多观众都以为拍床戏对男演员来说是个很享受的过程,是巨大的福利,但真正拍过的演员都知道这其实是苦差事。任达华拍过很多床戏,甚至被人称为情色片之王。他接受采访时就曾经坦言,很怕拍这种亲热戏,像这种床上滚来滚去的戏,他都尽量不接触到女主角,于是都用手和膝盖撑着床。拍完那种戏是一头大汗,第二天腰酸背痛,简直都要腰肌劳损了,真的很累很累。
    
    张然和张婧初是情侣,倒不用像担心身体接触,也不会为有生理反应而尴尬。但对他们,尤其是对张然来说,床戏依然是件苦差事。因为按照剧情,小于是欲求很旺的女人,她在床上很疯狂很主动,在演的时候张婧初往往需要跨坐在张然身上的。张婧初有九十多斤,在张然身上坐一会儿肯定没事,但坐久了,张然垮部就有些难受。
    
    等这四场床戏演完,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被张婧初坐了一周的张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胡君他们都拿这个跟张然开玩笑,就连李雪健也抽空提醒张然道:“要注意节制啊!”
    
    张然只能无语问苍天,拍床戏真的不容易啊!
    
    就在《一个人张灯结彩》床戏结束之时,娱乐圈发生了一件特别抢眼球的事,新一届“四小花旦”出炉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