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20章 拍摄中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简单走了两遍戏,把内容捋顺后,张婧初和李雪健去化妆车化妆了,张然则继续留在现场,为接下来的拍摄忙碌着。
    
    张然拍《一个人张灯结彩》,除了喜欢这个故事外,最重要一点就是想要尝试多声部蒙太奇,电影第一场戏的几个镜头就涉及到对多种蒙太奇技术的运用,对电影的镜头的运动、对色彩、对声音等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张然不敢有丝毫大意,现场的每个环节他都要检查一遍。
    
    在现场将近忙一个小时,除了灯光,其他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这时张然才换上戏服,来到化妆车上,准备化妆。
    
    张然走进化妆车的时候,张婧初和李雪健正化妆台前排练。李雪健坐在椅子上,双眼紧闭,脸上涂满泡沫,整个人显得很放松;而张婧初拿着刮胡刀,正小心翼翼地给他刮着胡子。
    
    张然没有理他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冲化妆师招了招手,示意她赶紧给自己化妆。
    
    造型师也是剧组的老人,经验丰富,而张然的妆又很简单,没有多长的时间,张然的造型就完成了。造型师对比着定妆照仔细看看张然的造型,感觉非常满意,问道:“导演,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对着镜子看了看,笑着点头:“很好,这就是我要的!”他站起身,拍拍张婧初,对还在排练的两人道:“该正式拍摄了,我们走吧!”
    
    三人回到理发店,张婧初和李雪健来到演区外面,等着上场表演,而张然来到了副导演乌尔善的跟前,问他准备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亚洲电影学院的十二个学生中,乌尔善并不是天分最高的,也不是创造力最强的,但在所有的学生中张然最喜欢的就是他。这次拍《一个人张灯结彩》,张然把叫了过来,让他给自己做副导演。
    
    宁皓和丁胜都是先做张然的副导演,然后单独执导电影,最终红遍中国的,因此乌尔善也格外珍惜这个机会。在张然面前他非常恭敬,跟普通学生没有区别:“张老师,都准备好了,可以正式开拍了。”
    
    “很好,那就让大家赶紧就位,我也马上就位!”这场戏张然要出场,自然不能悠闲的坐在监视器后面看画面了,他拍拍乌尔善的肩膀,“乌尔善,下面就交给你了,发现有问题,直接喊停,不要有任何顾虑!”
    
    “张老师,你放心吧。”乌尔善坚定地点头,像作保证的似的。
    
    现场工作人员相继就位,演员各就各位,所有人都看着乌尔善,等待着他的口令。
    
    乌尔善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既激动又紧张,这可是电影的第一场戏,而主演是张然、张婧初和李雪健,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他呼了口气,大声道:“下面我们正式开拍!”随即他开始喊口令了:“开机!打板!开始!”
    
    随着乌尔善口令响起,电影《一个人张灯结彩》的拍摄正式开始。
    
    张婧初招呼李雪健坐下,将一张白色围裙围在李雪健的身前,她用力踩了踩椅子的一个柄,将椅子调高;她从化妆台上拿起一把电动理发器,再拿起一把梳子,小心翼翼的为李雪健剪起头发来;剪了一阵,他又拿起一把银光闪闪的剪刀,开始修剪头发的细部。
    
    剪了一会儿,张婧初感觉差不多了,放下梳子和剪刀,拿着刷子涂上泡沫,在李雪健下巴上轻轻地涂抹着,将他的半张脸都涂上了雪白的泡沫。紧接着,她左手按着李雪健的脸,右手拿着刮胡刀在他的脸上轻轻刮着,目光柔和,动作轻柔,看上去非常专业。
    
    李雪健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按照张然的设计,这部分戏的内容会被删除,画面不会出现在电影中,只保留声音。电影将以一段四五分钟长的黑屏作为开篇,在这四五分钟里,观众只能听到各种声音。
    
    如果是其他导演,对于这部分声音肯定会采用后期合成的方式来制作,但张然想要真实的效果,因此采用了实拍的方式。
    
    张婧初和李雪健知道张然的要求很高,不敢有丝毫懈怠,一丝不苟的呈现着理发的整个过程;掌机也不敢大意,扛着摄影机,将镜头紧紧地对准张婧初的脸;乌尔善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器画面,生怕出现任何纰漏。
    
    五分钟后,李雪健睁睁开眼睛。张婧初看到他睁开眼,眉头微蹙,手比划了一下,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在问是不是被弄疼了。
    
    监视器里的画面依然是大特写,依然是张婧初的脸,但乌尔善的神经却瞬间绷紧了,双眼瞪大,死死盯着镜头中的张婧初。因为按照张然的设计,在李雪健睁开眼的那一刻,电影开始有画面了,也就是说,真正的表演开始了。
    
    在张婧初比划完之后,李雪健冲婧初微微笑了一下,手里比划着说,我没事,你继续刮。张婧初放心了,笑了笑,拿着手中的刮胡刀继续给李雪健刮胡子。
    
    与此同时,摄影机镜头慢慢开始向后拉,从特写镜头拉成了中景镜头,最后拉成了大全景。镜头中,张婧初躬着身子,拿着剃须刀专心致志的给李雪健刮着胡子。
    
    监视器后面的乌尔善看着这一幕有些愣神,在这个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真的身处在理发店里,像一个等着理发的顾客那样,在旁边注视着这一切。他在心中啧啧赞叹,这才是真正的表演啊,不,这不是表演,婧初真的在给李老师刮胡子!
    
    就在此时,摄影机镜头向右边轻轻一摇,对着了理发店的门。镜头中,张然从店外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张婧初,眼中泛着温柔的光芒,他轻笑一下,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了。
    
    第一个镜头到这里就结束了,乌尔善对整个表演非常满意,拿起步话机,大声喊道:“很好,这个镜头就拍到这里。大家休息一下!”
    
    这个镜头拍了将近六分钟,大家都有些累了。听到乌尔善的话,掌机放下了摄影机,吊杆操作员放下了吊杆,张婧初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整个现场都放松下来。
    
    张然听到乌尔善的口令后,立刻走出理发店,来到院子中的一个蓝色小棚里,乌尔善,监视器以及导演组都在这里,这是剧组的指挥部。
    
    进入指挥中心,张然将拍刚才摄的镜头调出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他对整个表演非常满意,大家都演得很好,几乎没有什么瑕疵。不过这个镜头最关键的是声音,只有声音没有瑕疵才能通过。张然让特效组的工作人员将李雪健睁眼前的画面全部抠掉,然后让录音组录制的声音与画面进行合成,看最终效果如何。
    
    很快,合成好的镜头呈现张然的面前,镜头中没有画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电动理发器的嗡嗡声,剪刀剪头发的咔嚓声,刮胡子的嗤嗤声,这些声音接连出现,向大家细致的描述着理发的全过程。
    
    在黑屏了五分钟后,画面一闪,张婧初出现在镜头中,问李雪健是不是被弄疼了。
    
    张然按下暂停,将镜头调回到最开始的地方,重新开始播放,他仔细聆听着其中的每一种声音。
    
    连听了好几遍后,张然最终还是慢慢摇头道:“不行,声音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必须重拍。”
    
    张然从指挥部出来,走进理发店,将演员和吊杆操作手叫了过来,看着吊杆操作手道:“我给你说过,我们这个镜头特别复杂,有很多种变化,有各种变化,有一种变化先是客观镜头,然后变成主观镜头,最后又变成客观镜头,我希望声音也需要跟着镜头的变化而变化。我刚才听了下,从客观镜头变成主观镜头,这两者的差别不是特别明显。差别是有的,但要特别留意才能注意到,我希望能更明显一些,主观镜头的时候声音要足够大,让观众觉得这个声音就像在我们耳边响起似的。明白了吗?”
    
    吊杆操作手点头道:“我明白了!”
    
    张然拍了拍吊杆操作手的肩膀,示意他加油,然后大声道:“各组准备,我们再来一遍!”
    
    整个剧组动了起来,拍摄重新开始。不过这次依然没能通过,还是声音的问题。接下来,又拍了三次,才得到张然的首肯,艰难的通过了。
    
    电影第一场戏最复杂的镜头就是第一个镜头,在这个镜头通过后,基本上是演员之间的对手戏。张然他们准备非常充分,演技也足够出色,因此整个拍摄就变得非常轻松,基本上都一两条就过。
    
    拍到下午五点,剧组终于迎来第一场戏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老黄与钢渣擦身而过,走出理发店的戏。
    
    张然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右手放在膝盖上,目光温柔的看着招呼客人的张婧初;理完发正往店外走的李雪健在与张然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回头往张然手上瞟了一眼,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又猛然回头看了张然的手一眼,然后他皱了皱眉,迈步走出了理发店。
    
    这场戏拍完,张然回到指挥中心,将镜头调出来看了两遍后,大为感慨地道:“李老师真的太厉害了,这场戏演得太好了,真的是举重若轻!”
    
    李雪健演技好,人人都知道,但这场戏极其简单,就是在与张然擦肩而过时,张然手上的茧引起了他的注意,回头看一眼,没有什么难度可以。可张然却发出这样的感慨,乌尔善十分不解:“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啊,好在什么地方?”
    
    张然淡淡一笑,将画面重新调出来,指着屏幕道:“看到李老师回头的动作没有,他先回头看一下,然后马上快速回头,再看一次。这个动作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对吧?但我敢这么说,咱们国内的演员,能够像他这样轻松自如的把这个动作做出来的人,不足百分之一!”
    
    乌尔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就是一个回头张望的镜头嘛,怎么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演员才能做?不过乌尔善也相信张然不会信口胡说,不由问道:“怎么会这么难啊?”
    
    张然没有解释,淡淡笑道:“你试试,等你试完就明白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