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12章 李雪建老师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王建林觉得众人的话有道理,微微点头道:“如果张然单纯搞主题公园,那对我们构不成危险,旅游行业盈利性非常差,一座主题公园几百亿,要十几年二十年才能收回成本,张然不可能在段时间内兴建大量的主题公园。”
  
  万哒的一名副总裁问道:“如果张然他们只是做主题公园,那么我们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大家一起拿地,这样能够以更低的价格拿地,然后他们盖主题公园,而我们在主题公园附近建别墅和住宅?”
  
  众人听到这话都微微一怔,这个主意似乎不错,都沉吟起来。
  
  这几年万哒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因为万哒广场投资巨大,能够迅速拉动当地经济发展,这使得地方政府争相与万哒建立业务关系,在谈判中万哒就占据了主动,具有议价权,因此,万哒获得土地的成本往往比其他公司至少便宜一半。
  
  于是,万哒形成了独特的商业模式,以极低的价格拿下土地,迅速建成万哒广场,通过电影院、购物中心吸引人流,从而拉升地价,靠卖公寓和办公楼快速回笼资金,然后他们在下一个城市,用同样的手法兴建新的万哒广场。靠着这种模式万哒在短短几年间,在全国就建了几十座万哒广场,成为中国商业地产的领头羊。
  
  最近他们想搞的万哒城,其实也是这种模式,只不过是以文化为名拉升地价,然后卖房子。以南昌万哒城为例,总投资400亿元,主题公园建设其实只花了200亿元,另一半则用于修建住宅,可销售面积达475万平方米。如果按当地目前9800元/平米的售价计算,仅此一项的收入就达465亿,只要把住宅卖掉,万哒就轻松回本了。
  
  张然他们搞主题乐园,肯定会拉动周边地产升值。如果万哒能够和张然他们联手,在张然他们兴建主题公园的同时,万哒在旁边建房子,那万哒肯定大赚特赚。
  
  王建林沉吟了几秒钟,缓缓摇头道:“有合作的可能,但没有必要,主题乐园模式缺点很明显,只能靠主题公园靠吸引游客赚钱,资金回笼速度非常慢,采用这种模式发展缓慢,迪士尼多少年了,才五家主题公园!我们不可能等张然他们慢慢建主题公园。房地产行业还有十年左右的黄金,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圈到更多的土地,只要我们拿到了足够的土地,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靠这些地我们也能赚几倍!”
  
  王贵涯附和道:“王董说得对,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圈地,力争在十年之内,在国内一二线城市每个都建一个万哒城!”他顿了一下,道:“不过张然虽然年轻,但这个人不可小觑,我担心他在认识到主题公园模式的弊端后,会向我们学,也开发住宅来卖。如果他把这种模式向全国迅速推进,那我们就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丁本锡沉吟道:“我觉得短时间不会,张然这个人很自信,而且他的事业又那么成功,不可能轻易改变自己的战略构想,等他真正认识到主题公园模式的弊端,想要改变战略,恐怕也是四五年之后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一线城市完成战略性布局了。”
  
  王建林哈哈大笑起来:“四五年后想要入局就已经晚了,张然很聪明,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张然自然不知道万哒高层对自己的评价,他正在为自己的新戏忙碌着。
  
  这个新戏不是《未来启示录》,而是《一个人张灯结彩》。
  
  今年年初,张婧初看到了迟子建的小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准备拍成电影,她很得意的告诉张然,这篇小说不久前刚刚拿下了鲁迅文学奖。张然听后颇为心动,就把鲁迅文学奖的获奖小说找来看了看,鲁迅文学奖获奖小说是中篇和短篇,看起来不费力,这一看之下,还真发现了两篇很不错的小说,其实一篇就是田耳的《一个人张灯结彩》。
  
  在张然确定要拍《一个人张灯结彩》之后,张然的团队就开始高速运作,请刘恒改写剧本,赵飞他们开始勘景,剧组的主创都是跟随张然多年的老人,他们知道张然要的是什么,根本不需要张然花太多心思。到现在为止,电影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一个人张灯结彩》这个故事,主要角色有三个,警察老黄,哑巴小于,以及犯罪人钢渣,女主角小于自然由张婧初出演;不过由于小于和钢渣有几场床戏,张然又不是NTR爱好者,自然不可能让自己女朋友跟别人演床戏,因此,钢渣这个角色由他亲自出演。
  
  其实导演的老婆或者女朋友跟其他演员演床戏挺常见的,张艺谋,冯小刚都拍过这种戏,而且内容相当火爆;对这种戏,有些导演是真不在乎,不过大部分人是装作不在乎。
  
  即使国外也是如此,2008年莱昂纳多携手凯特温斯莱特,出演萨姆门德斯执导的《革命之路》。导演萨姆门德斯是温斯莱特的丈夫,在电影中,莱昂纳多和温斯莱特有一组比较激烈的床戏,萨姆门德斯在接受采访时大方的表示自己没事。但两年后,萨姆门德斯和凯特温斯莱特离婚了,实际上就是这场床戏导致两人的婚姻出现了裂缝。
  
  《一个人张灯结彩》男主角是警察老黄,张然心中第一人选是李雪建,在张然心中李雪建是演员的楷模,是真正称得上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他一直期望跟李雪建合作一把,可惜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算是找到机会了。
  
  北平的一家茶馆里,张然亲自给李雪建倒了杯茶,问道:“李老师,剧本你看了吧,不知道你对这个戏有什么看法?”
  
  李雪建因为鼻咽癌的缘故,声音有些干涩:“看本子的时候,我挺感动,这个戏讲的是社会下层人的故事,从警察、司机到哑巴、罪犯,他们身份迥异,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孤独,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困与孤独,整个戏的孤独感特别深。但整个戏却又不是那个特别绝望的戏,能够感觉到整个戏里是有温度的,看完内心却感觉到温暖,就像心底有一股流得很慢的岩浆。”
  
  张然对此大为赞叹,由衷地道:“李老师,你直接把整个戏的主题给点出来了,跟你们这样的高手谈角色简直太容易了!我真的特别喜欢你的戏,以前给学生上课我给他们放过你演的《焦裕禄》,有个镜头我给他们讲过好多次,就是焦裕禄送技术员,蹲下来那个镜头,那种状态一般人是演不出来的。还有一场戏就是火车站,百姓要逃荒,天上下着大雪,焦裕禄走过来,看着那些老百姓,那种状态只有经历了那个时代的人,才能把握得那么准。”
  
  李雪建有些吃惊,像张然这种留学回来的,一般不会看《焦裕禄》这种戏,没想到张然不但看了,而且拿来给学生作案列,这个年轻人真的不简单啊,他微微点头道:“我确实经历过,那是六十年代,我有六七岁,已经上小学了吧,我亲眼看过那些逃荒的人,在演那场戏的时候就有很多感触在里面。”
  
  张然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所以,我一直对学生说,要想演好角色得去体验生活,你没有那种生活体验,根本就演不出来!”
  
  李雪建微微叹了口气,道:“十几二十年前,国内拍电影演员提前有一个体验生活的阶段,但现在给时间让演员体验生活的剧组越来越少了,很多剧组恨不得和演员一签约就开拍!”
  
  张然也不由叹息起来:“现在大家急,整个社会都急,不过我拍戏会给演员体验生活的时间,而且我也要求演员去体验生活。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个,这个故事发生在山城,要求演员必须说非常标准的山城话;第二,老黄这个角色是个老警察,我要那种老警察的感觉,所以,我们会安排你到山城的警察局去体验两个月的生活。可能会比较辛苦,不知道你的身体能不能承受?”
  
  张然知道李雪建是个长期坚持体验生活的演员,演《焦裕禄》,他连吃了三个月的白菜,减了30斤;拍《赵树理》,他两次赴山西体验生活;演《嘿!老头》里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他在医院蹲点做功课,不过李雪建得过癌症,身体状况不是太好,让他到警察局体验生活,整天跑来跑去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是个问题。
  
  李雪建爽快地道:“没问题,我身体挺好的。”随即,他非常认真地道:“我和老黄这个角色离得有些远,尤其是他有明显职业特征,必须到老黄的生活环境中去生活一段时间,去体验生活,不然是把握不准的!”
  
  “那太好了,李老师你可是我心中老黄的不二人选,有你坐镇,那我们这个戏就成功了一半!”张然举起茶杯道,“李老师,我们来干一个!”
  
  李雪建大笑起来,他一直以为张然这么年轻又这么成功,应该是那种心思缜密,很骄傲的年轻人,没想到也有孩子气的一面,端起茶杯跟张然碰了一下:“我们干了!”
  
  两人接着又聊了一阵,把整个事情定下来了,张然就买单结账,离开了茶馆。张然正开车前往世纪巅峰,没开多远,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蔡艺侬打来的。
  
  张然拿起了电话,蔡艺侬不会平白无故的给直接打电话,应该是有什么事,问道:“蔡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们现在在怀柔八一基地,这边的群头要求我们剧组不准聘用其他单位的群众演员,并且剧组必须在他们所管理的食堂吃饭。我们没有同意,他们就来捣乱。我们拍古装戏,他们就穿着现代装在镜头前晃悠,剧组是录同期声,他们就大声嚷嚷捣乱。”蔡艺侬气愤填膺地道,“刚才我们的一个副导演跟他们理论,还被打伤了!”
  
  张然皱眉道:“你们报警没有?”
  
  蔡艺侬愤愤不平地道:“他们有关系,警察根本不管!我们报警了,警察来的时候他们就走了,结果警察逛了一圈就走了,等警察一走,他们马上就又来了!”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