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705章 改剧本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比弗利山庄,张然戴着墨镜,走进了一家明亮的咖啡馆。
  咖啡馆里客人不多,张然走进店内,便看到穿外黑色外套,坐在靠窗位置的阿齐瓦-高斯曼,面前是热气腾腾,芳香四溢的咖啡。阿齐瓦-高斯曼是多部知名电影的编剧,包括、、等,在2003年他凭借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现在他是的编剧。
  张然笑着伸出手道:“高斯曼先生,让你久等了!”
  今年年初,阿齐瓦跟张然在洛杉矶见过面,之后为剧本的事通过多次电话,很客气的跟张然握了握手:“我也刚到不久,坐下聊谈吧!”
  落座之后,张然四下看了看,又看了看时间,道:“马特达蒙还没到,不过也应该要来了!”
  张然见阿齐瓦有些诧异,解释了下,昨天他跟马特达蒙聊角色的时候,发现马特-达蒙挺有想法,就建议马特达蒙也一起参与剧本的讨论;而马特达蒙爽快的答应了。
  阿齐瓦点了点头,这部戏本来就很难写,张然对剧本的要求又特别高,到现在为止他写了三稿剧本,张然都不满意,而马特达蒙拿过奥斯卡最佳编剧奖,有他参与讨论,也许能够尽快解决剧本的问题。
  两人聊了一阵,咖啡馆大门被推开,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子走了进来。他抬头看了眼,径直向张然他们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抱歉,我来晚了!”
  张然站起身,向马特达蒙介绍道:“这位是阿齐瓦-高斯曼,这位是……”
  马特达蒙和阿齐瓦相视一笑:“我们认识,我们都是编剧工会的成员!”
  张然一怔,也笑了起来:“原来如此,那坐下聊吧!”
  三个人彼此都认识,也没有什么可客套的,坐下就聊了起来。
  是个中篇,故事发生在机器人发动反抗人类的战争“大变节日”后的第三年,在欧洲战场,第一骑兵师的少校亚当斯和他的部队遇到了被派来的接头的俄罗斯人,佩着恰克西军刀的古罗夫上校。亚当斯对古很警惕,因为AI制造了一批仿真人充当间谍。不过随着故事的推进,亚当斯很快打消了怀疑,古的行为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机器人。亚当斯很快为自己的判断付出了代价,他和部队被古带进了包围圈,全军覆没,而他也成为了俘虏,被送到了南极的监狱。
  几个月后古突然找到了亚当斯,告诉了他一个惊人的消息,由于战事不利,AI不打算跟人类纠缠下去了,AI的首脑打算直接整个碳基生物圈,建立纯硅基智能的社会。不过古觉得这不对,打算在AI高层会议时候行刺诺顿,阻止这个疯狂的计划。
  会议那天,列席的会议的成员都不准佩带武器,但古却带着军刀出现在了会议室,没人认为他身上的恰西克军刀是武器,只是认为那是艺术品,然后古毅然拔刀。
  是中篇,内容比较短,单靠的内容撑不起一部电影,要改编成电影,肯定需要增加大量的内容。
  张然他们现在的剧本是标准的三幕剧,第一幕,主要通过亚当斯和妻子展现未来世界,展现机器人反叛的全过程;第二幕,是大变节三年后,亚当斯与古在战场上的相遇;第三幕是亚当斯在监狱生活,以及他对古的影响,正是在他的影响下,古对人,对生命有了更深的认识,这才有了对诺顿的刺杀。
  张然跟阿齐瓦聊过很多次,但并没有向马特达蒙阐述过自己对整部戏的看法,因此他首先从导演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理念:“人与机器人冲突的故事并不新鲜,自从1920年捷克剧作家卡雷尔-恰佩克在其科幻戏剧中提出机器人这个概念后,人类可能被机器人所毁灭的巨大担忧就降临了。八十多年来,在未来机器人向人类发出挑战,甚至毁灭人类,取而代之的科幻作品汗牛充栋。
  我不希望只是拍一部人与机器人战争的视觉大片,我希望在这类电影传统的思考,就是‘如果科技获得了主观意识,人是否就陷入灭亡的危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思考到底什么是人,到底什么是人性?
  此外,这个故事表面是人与机器人的故事,但很有现实意义,现在整个世界战争不断,宗教问题,种族问题越来严重,从某种程度来说,人和机器人之间的冲突也是种族冲突。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够从电影中看到现实,希望可以让观众产生不同的思索。”
  马特达蒙点头道:“科波拉先生曾经说过,好的战争片都是反战的,而在反战这一点做得特别好,很有警示性,会是一部很有意义的电影!”
  张然开始讲自己对剧本不满意的地方:“这一稿剧本在细节上更丰富了,但我觉得有点刻板和僵硬,缺乏那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人物情感不突出!另外,第三幕还是偏弱,戏不够,最大的问题还是古最后选择行刺在逻辑上的说服力不够。前几天我在纽约跟罗伯特-德尼罗谈剧本的时候,他也是同样的看法,觉得古的转变有点生硬。”
  阿齐瓦-高斯曼和马特达蒙都微微点头,古是AI,他背叛自己的种族,必须要有足够的铺垫,有足够理由作支撑让他的行为可信,否则整个故事就会显得很虚假。
  回避了这个问题,在中亚当斯问道:“你为什么背叛自己的种族?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认为AI不该替代人类吗?难道你没有AI的自我意识吗?”
  古回答是:“不清楚,我只知道不能用核武器,那是底线。我觉得不能过于考虑自己。智能,不会是自我意识这样用逻辑就能推理的,事实上我认为,自我意识不过是长期生存竞争中产生的一种高级反应。并不算是纯粹的智能。智能会有一些更复杂、更具模糊性和不确定性的东西,一些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确实存在的东西。”
  这段话放在中可以,放在电影中不行,这样的说辞无法让观众信服,大家会觉得古上校的行动不合逻辑。如果大家觉得人物行动不合逻辑,就会觉得整个故事虚假。
  就拿来说,对于贝尔的转变电影是有铺垫的,但观众看完,很多人还是觉得贝尔转变太快,从混蛋一下就变成英雄了。
  从混蛋转变成英雄尚且会引来这么大的质疑,让机器人背叛自己的种族,没有足够强悍的理由,绝对无法让观众信服。
  其实好莱坞大片很多都存在逻辑缺陷,比如里,击败外星人靠的是电脑病毒,难道外星人也用二进制的计算机程序?难道外星人没有杀毒软件?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拉低外星人的智商,不给人类开挂,以人类的力量怎么可能打得过外星人。
  正因为很多电影在逻辑上存在各种瑕疵,因此,好莱坞大片在烂番茄和MTC上的评分往往很低,经常被影评人骂出翔。当然,对好莱坞大片来说,目的就是赚钱,影评人评价不高,根本不重要。
  不过张然并不想拍一部单纯的特效大片,更不会觉得只要票房大卖就行。
  阿齐瓦对此的处理办法是,让亚当斯在监狱中救了古罗夫一次,并因此受了重伤。古问亚当斯,我们不是敌人吗?你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亚当斯说,这就是我们人和你们AI的区别吧!古说,我不明白。亚当斯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想到你是AI,是人类的敌人,那我肯定不会救你。但当时我根本没想那么多,只是本能的感觉到有人遇到了危险,我必须救他。本能,你明白吗?善良就说人的一种本能。我想你的电子脑袋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善良的。
  张然觉得这个改法不错,但还不够好,这个情节说服力不够强。
  在张然跟阿齐瓦交流的过程中,马特达蒙一直静静地听着,并不插话,时不时点头,时不时低头沉思。
  张然拉马特达蒙过来是提建议的,自然不会让他闲着,就道:“你有什么建议吗?”
  马特达蒙沉吟,道:“很多电影在这个时候会安排重要角色死亡,让古看着他慢慢死去,看着他眼中的光芒慢慢黯淡,让古的内心受到冲击,然后他问亚当斯为什么?”
  阿齐瓦鼓掌道:“我的第二稿就是让亚当斯与妻子在监狱重逢,亚当斯的妻子在监狱已经关了三年,对AI非常痛恨,非常讨厌古。但在关键时刻,她为救古死去了,因此古内心受到了很多的冲击。不过罗宾觉得太刻意、太煽情,他想要一种孤独感,因此,坚决不让亚当斯与妻子重逢!”
  张然见马特达蒙诧异的看着自己,摊开双手解释道:“我希望展现出一种孤独感,我觉得我们每个人内心其实都是孤独的,人类是孤独的,机器人是孤独的。我们每个人做的很多选择,甚至包括人类的探索和前进,本质上是想要摆脱孤独!科技的发展表面上看似乎让人们沟通更容易了,但实际上却加重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反而更孤独了。因此,我希望展现的未来世界是冰冷,缺乏人性的柔软。”
  阿齐瓦劝道:“亚当斯与妻子重逢并不会影响这一表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没有别的解决方案,如果不这么做,在逻辑上就存在巨大缺陷,如果整个故事都说不通,故事不可信,那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按这个路走,如果将来有了更好的主意,那我们再改就是了!”
  张然沉吟了下,看向马特达蒙,问道:“你的看法呢!”
  马特达蒙耸耸肩膀,道:“我同意,而且一部电影如果没有女人戏,会不好看,从商业考虑,我认为应该让亚当斯和妻子在监狱重逢。”他冲张然挤挤眼睛道:“斯嘉丽可是个尤物,观众一定希望我跟她来段**的感情戏!”
  张然哈哈笑道:“观众是希望自己跟斯嘉丽来段**的床戏!”他打了个响指道:“我同意你们的建议,好了,讨论下一个问题!”8)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