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699章 传说中的技法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派对在翠贝卡区的一栋老建筑里进行,整个建筑从外面看貌不惊人,但进去后,张然发现不是那种很庸俗的会所,里面装修得宁静雅致,很有格调。墙壁上装饰着一些纽约艺术家的画作,包括一张安迪沃霍尔的画,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然放眼看了看,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派对,有哪些人在。到场的人并不多,有男有女,但大部分他都没见过。既然是纽约独立电影人的聚会,张然不认倒也正常,不过他很快就看到了罗伯特-德尼罗。
  
  此刻罗伯特-德尼罗正和几个男女坐在沙发上聊天,这些人张然倒是基本上都认识。罗伯特-德尼罗也看到张然,立刻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桌子上,站起身,对众人说了句,笑着走了过来。
  
  张然是玛丽-希尔的弟子,从师承关系来说,属于他的师侄,因此罗伯特德尼罗对张然格外热情,直接给了他一个拥抱:“小子,好久不见!我听到你在NOBU餐厅定了位子,就给你留了个条,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我也属于独立电影人,这种独立电影人的聚会我是很感兴趣的!”张然偏着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没有面具吗?我还以为你们在开蒙面派对呢?”
  
  罗伯特-德尼罗听到这话,直接给了张然一下:“臭小子,说什么呢?我们这是正经派对,就是和一些谈的来的朋友,大家呆在一起喝点儿酒,随便聊聊!”
  
  作为好莱坞的老人,罗伯特-德尼罗什么场面没见过,自然知道张然是在调侃自己在开蒙面成人派对。在好莱坞蒙面成人派对很常见,尤其是在颁奖季,借助庆祝的名义各种成人派对层出不穷,参与其中的好莱坞明星也不在少数,男女都有。
  
  只要看过库布里克的电影《大开眼界》,对那种蒙面派对应该都不会陌生。
  
  张然哈哈笑了声:“我还以为能开开眼界呢!”
  
  罗伯特德尼罗无语地道:“有空我把你介绍给莱昂纳多,他是各种派对的常客,可以带你开开眼界!”
  
  张然赶紧摆手:“我是开玩笑的!”又道:“今天过来是有事找你,在后年年初的时候,我有一部电影要拍,想请你演男二号,不知道能不能把档期留给我?”
  
  罗伯特-德尼罗十分爽快地道:“没问题!”
  
  现在罗伯特德尼罗已经65岁,到了这种年龄,在美国合适的戏就很少了,而且他还要养翠贝卡电影节,现在他接片有点没节操,荤素不忌,接了不少烂片。张然是个很有水准的导演,而且又有钱,接他的电影肯定没问题,因此罗伯特-德尼罗连剧本都没有看,直接就答应了。
  
  不过张然还是解释道:“是一部科幻片,讲述的是人与机器人之间的战争。你的角色有些像《银翼杀手》的男主角瑞克,是个很复杂的角色。在写剧本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混蛋可真像罗伯特德尼罗啊,我一定要找他来演。对了,角色是俄罗斯上校,我需要俄罗斯口音!”
  
  罗伯特-德尼罗点头:“没问题,等电影开机,你会听到熟练的俄国口音!”
  
  跟张然简短聊了两句后,罗伯特-德尼罗就把他带到沙发边,向众人介绍起来。
  
  “罗宾,这位是达伦-阿伦诺夫斯基,他的电影《摔角王》今年刚刚在威尼斯拿到了金狮奖;达伦,这是张然!”
  
  “罗宾,这是韦斯-安德森,他是马丁非常欣赏的一位年轻导演,执导过《穿越大吉岭》、《特伦鲍姆一家》等电影,韦斯,这位是张然,你应该知道他。”
  
  罗伯特-德尼罗正要为张然介绍第三位,张然直接叫了起来:“贾森,这是纽约独立电影人的聚会,你这个南加大的怎么溜进来了?”
  
  “你这个ULCA的能来,我自然能来!”贾森-雷特曼冲张然竖了一下中指道,“罗宾,我听到你去做奥运会总导演,就觉得你的电影事业恐怕要完蛋了,后来听说你拍了《唐山大地震》,就到电影院去看了看,你的水平倒退严重啊,拍得矫情做作,无趣至极。”
  
  张然马上反击道:“你的《朱诺》在技法上稀松平常,几乎看不到任何闪光点,能得到这么大的肯定,完全是靠未成年怀孕这个题材!”
  
  罗伯特-德尼罗见两人直接吵上了,好奇地道:“你们认识?”
  
  张然淡淡笑道:“贾森是南加大的,我是UCLA的,在同城大战的时候我们交过几次手,他每次都被我狂虐!”
  
  在场众人对南加大和UCLA之间的矛盾,以及同城大战都是一清二楚,听到张然这么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都哈哈笑了起来。
  
  接下来,罗伯特-德尼罗又把爱德华-诺顿等人向张然作了介绍,而斯科塞斯、斯嘉丽-约翰逊这些张然认识的,大家也相互寒暄了下。
  
  贾森-雷特曼对张然不要脸的宣称每次都狂虐自己很不满,等张然坐下之后反驳道:“什么叫我每次都被你狂虐?比视听语言的时候,明明是我以5:0狂虐你!”
  
  张然翻了翻白眼道:“那时候我才会学导演不久,对视听语言理解还不够通透,要是现在,我分分钟吊打你!”
  
  贾森-雷特曼反驳道:“那时候我对电影的理解也有限,你在提升的同时,我也在提升。要是你不服,我们找个机会再比比!”
  
  张然回应道:“好啊,怎么比?”
  
  贾森-雷特曼沉吟了下,道:“我们都拿到过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提名,而最佳导演提名是导演们票选出来的,代表着业界对的认可,那就这样,谁先拿到第二次提名,谁就是胜利者,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无语地道:“你也太无耻了!我拍的基本上都是华语片,拿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不公平。要比的话,咱们比三大电影节的奖项,戛纳、柏林、威尼斯的最佳导演或者最佳影片,谁先拿到其中的一个就是胜利者。要是你输了,就在《综艺》上打整版的广告,写道,张然先生,胜利永远属于你!署名,失败者贾森-雷特曼。你敢吗?”
  
  《朱诺》的成功让贾森-雷特曼对自己充满信心,而张然在《飞行家》之后明星陷入了瓶颈,他觉得自己胜算极大,满脸轻松地道:“那我们说定了,斯科塞斯先生他们就是我们的见证。不过你输了,你也必须在报《综艺》上刊登整版广告,写道,贾森-雷特曼先生,恭喜你获得胜利。署名,失败者张然!”
  
  张然咧嘴笑道:“那我们一言为定!”
  
  在场众人都饶有兴致的看着张然和贾森打赌,眼前的场景让大家想起了斯皮尔伯格和卢卡斯在80年代初打赌,看谁的电影更卖座,在那之后,斯皮尔伯格和卢卡斯一旦自己的票房记录被对手超越,就会在报纸上刊登广告表示祝贺,这已经成为美国电影的一段佳话。
  
  张然和贾森-雷特曼都非常年轻,都才华横溢,他们的赌约也许会成为新的佳话。
  
  斯科塞斯看了看两人,笑盈盈地道:“看来你们都对自己的新片很有信心啊,已经准备好拍什么吗?”
  
  贾森-雷特曼端起酒杯喝了口,轻松地道:“我准备将沃尔特-肯的小说《在云端》拍成电影,在02年的时候我就看上这本小说,但当时我正在制作处1女作《感谢你抽烟》。在拍完此片后,又马不停蹄地拍摄了《朱诺》。直到今年年初才重新拾起了《在云端》的剧本。现在演员已经敲定,由乔治-克鲁尼和维拉-法梅加主演,预计明年二月份开机!”
  
  听到《在云端》,张然微微一怔,他记得这部电影好像拿到了好几项奥斯卡提名,拿没拿奖他记不清楚了。不过能够拿到多项奥斯卡提名,说明电影的质量是很高的,如果送到三点电影节去,是很容易拿奖的。
  
  事实上,这种有好莱坞大明星参与的电影,如果质量不错,在三大是比较容易拿奖的,毕竟三大需要大明星撑场。如果不给奖,那人家下次可能就不来了!
  
  张然突然有种掉坑里的感觉!
  
  斯科塞斯看向张然,问道:“你的新片呢?”
  
  张然笑了笑,淡然地道:“最近两年多在忙奥运会开幕式,对我来说,是一种修行。不光是意志上的磨炼,更重要的是让我对画面、对空间、音乐、调度等等都有了新的认识。对我来说参与开幕式可能比在学校里苦读五年都管用,接下来,我会拍两部电影,一部剧情片,一部科幻片,我希望将自己这两年多来的感悟都运用到电影中,我会进行不同技法的尝试。”
  
  在场导演都知道张然喜欢在视听语言上进行尝试,大家对他接下来的尝试都有些好奇。达伦-阿伦诺夫斯基问道:“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尝试?”
  
  张然淡然一笑:“我打算尝试多声部蒙太奇和整体式场面调度!”
  
  斯嘉丽-约翰逊、爱德华-诺顿他们这些演员不是很懂视听语言,到没觉得怎么样,但在场几个导演听到张然这话,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多声部蒙太奇是电影大师爱森斯坦提出的一种理论,就是将节奏蒙太奇、垂直蒙太奇、复调蒙太奇等镜头间的蒙太奇与镜头外部蒙太奇联合施行,这种手法对导演要求极高,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人在电影中很好的展现了这种技法,一个是爱森斯坦本人,另外一个是弗朗西斯-科波拉;而整体式场面调度,也是对各种调度的综合运用,这种调度在好莱坞早期,格里菲斯、威尔斯等人运用比较多,因为调度过于复杂,到后来就很少有人使用了,最后一个能够很好运作这种技法的同样是弗朗西斯-科波拉。
  
  进入80年代后,弗朗西斯-科波拉因为票房惨败背上了巨额债务,在电影语言上的探索就停止了,多声部蒙太奇和整体式场面调度也从他的作品中消失;从此,这两种技法再也没有在银幕上出现过。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两种技法已经近乎失传!
  
  现在听到张然想要重现这两种技法,在场众导演都吃了一惊。
  
  贾森-雷特曼忍不住道:“你真是个疯子!”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