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692章 李桉和汤惟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最后一项大奖最佳影片奖,被东瀛电影《入殓师》夺得;当奥利弗-斯通将最佳影片的奖杯交给《入殓师》导演泷田洋二郎,第三届亚洲电影学院奖也拉上了帷幕。
  
  对于这个结果国内媒体有些意外,很多人都以为拿下最佳导演的《唐山大地震》,已经将最佳影片收入囊中,没想到《入殓师》会在最后关头爆冷。不过这也是媒体记者没有看过《入殓师》,但凡看过的,对这个结果都意外。《唐山大地震》在电影技法上有很多新东西,对灾难片来说,是一次突破,拿到最佳导演奖并不奇怪;而《入殓师》电影整体更加平衡冷静,拿下最佳影片也是理所当然。
  
  与所有的电影颁奖典礼一样,亚洲电影学院奖结束后,也有庆祝酒会。
  
  作为亚洲电影学院的院长,张然自然是备受追捧,很多人都主动过来跟他打招呼,就连李桉也带着《色戒》的女主角汤惟过来了。
  
  跟张然打了个招呼后,汤惟知趣的离开了;而李桉则将张然拉到一边,聊了起来:“谢晋导演把中国电影托付给你,从此以后你就是中国电影的新旗手了!”
  
  张然苦笑道:“谢晋导演就是随口夸我两句,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李桉很认真地道:“现在很多人以为武打片、文艺片是传统中国电影,其实真正的中国传统电影是通俗剧,是隐喻、触景生情,是胡金铨、李翰祥他们那一代从大陆带到港台、以及与他们相通的大陆导演谢晋及之前的电影。第五代、第六代导演学欧洲,他们是反中国传统电影起家的,与中国电影的传统是割裂的,而你在努力把中国电影的传统找回来,在与谢晋导演他们,以及中国电影的传统接续,所以,谢晋导演把中国电影托付给你一点都不奇怪!”
  
  “你拍的电影也都是通俗剧,要说承接传统,你比我做得好!”张然叹了口气道,“不过说真的,有些东西丢掉很容易,可一旦丢了,想要重新找回来就很困难,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是啊,有些东西是不能丢的,也不该丢的!”李桉笑着问道,“你的新片筹备情况怎么样了?”
  
  张然很轻松地回答:“将近两年没有拍戏,快把我憋死了,接下来准备大拍特拍,现在我有两部戏在同时在推进,一部剧情片,一部科幻片。科幻片筹备期比较长,要后年去了,剧情片相对比较简单,明年年初就可以开机。你呢,最近在忙什么?”
  
  “同时推进两部电影,你可真是精力过人啊!”李桉满脸佩服地道,“我最近在拍《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一部关于音乐的喜剧电影。”
  
  李桉是个很有意思的导演,在拍完家庭三部曲之后,他拍电影经常是一部佳作一部烂片。在拍出《色戒》这部佳作之后,自然轮到烂片《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登场了。张然笑着道:“没想到你会拍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这可是纯美国的故事,真是挺意外的,不过你来拍,肯定拍出来的东西跟美国导演不同,我很期待这部电影。”
  
  李桉微笑道:“《色戒》拍得太辛苦,所以打算拍一个相对比较放松的故事,我过去拍了六部悲剧,这次我就想拍一部喜剧。拍喜剧对我来说不容易,我花了三十年才确认我可以这样做,放轻松,做一个开心的人。你的剧情片是什么类型,筹备情况怎么样了?”
  
  张然道:“属于犯罪片,这次想拍一部黑色气质的电影,以前没拍过,想试试,现在还在做筹备,到十二月差不多就该选演员了,大概明年三月份开机。”
  
  李桉轻轻咳嗽一声道:“还没选演员啊,可以试试汤惟,她挺不错的。”李桉见张然略带诧异地看着自己,尴尬地笑了笑道:“我以前用演员都是当消耗品,用了也就用了,但这次情况有的特殊,汤惟在《色戒》里的牺牲特别大,现在境遇又比较糟糕,我觉得自己应该为她做点什么,不希望她成为《色戒》的祭品。我是个纯导演,能力也有限,想帮她却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拜托你们这些朋友了。”
  
  张然听到李桉让自己帮汤惟,头都大了。汤惟是那种演戏特别木的演员,没有天分,也没灵气,考中戏表演系考三年都没考上不是没有原因的。汤惟演戏最大的问题在于,她演戏一定要把电影场景做到非常真实她才能入戏,爆破戏一定要真的在她身边爆破,用扁担挑孩子一定要她自己真地在挑,跳海戏一定要把她真地扔进海里,只有这样她才觉得是真的,才能入戏。
  
  汤惟对自己的表演方法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的,她说,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演技,我感受到的,我就能演到,我感受不到的,我真的演不到。我没有技巧,没有捷径,我只能走到人物的内心世界里面,感受她的喜乐。
  
  正因为如此,拍《色戒》的时候,李桉快被她逼疯了,怎么都演出不来,最后只能来真的。为此李桉都崩溃了,在片场大哭。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李桉到瑞典见到了偶像伯格曼,在伯格曼的开导下,才打开心结。
  
  汤惟这种演法对演员来说太致命了!
  
  张然看了眼在不远处跟人交谈的汤惟,轻轻摇了摇头:“我那部戏里的角色她演不了,女主角是理发店的店员,而且是个哑巴,对演员的能力要求特别高,汤惟演会比较困难。不过你都打招呼了,我肯定会留意的,我们公司要是有合适的角色,肯定会用的。”他看着李桉道:“听说江自强准备安排她去英国进修戏剧?”
  
  李桉点头道:“对,江自强打算送她去英国进修戏剧,一个是汤惟自己觉得自己演技不够,需要学习;另一个,政府不是封杀她了嘛,让她到外面读书也可以避避风头!”
  
  现在上面要求对汤惟进行冷处理,她的广告都被撤了,这次亚洲电影学院奖,她拿到了最佳女主角提名,电影频道在转播的时候,都没给她镜头。说封杀是没错的,不过也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封杀,她的消息时不时还能见报。
  
  送汤惟到英国避风头,顺带镀镀金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送汤惟去英国学表演,那真的是拜错了庙门!
  
  张然忍不住道:“学表演的话不应该送她去英国,而应该送她去纽约的演员工作室!”
  
  李桉一怔:“为什么?”
  
  张然解释道:“到英国进修戏剧接受的莎剧体系的培训,这个体系的训练跟京剧有点像,演员念台词有专门的韵律和音节,怎么处理台词都是有规则的,光掌握这个规则就要一段时间。跟京剧类似,莎剧训练没有长时间的积累,是没有效果的。而且莎剧的训练无法帮人打开内心,汤惟接受莎剧训练完全是在做无用功。而纽约演员工作室是斯特拉斯伯格创立的,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情绪记忆和情感替代,有很多发掘演员内心的方法,接受他们的训练能够让汤惟学会从自己的记忆中发掘与人物相似的情感,进而找到人物的状态,对汤惟来说是最合适的!”
  
  李桉慢慢点头:“你是对的,她确实该去演员工作室接受训练。不过你看演员看得真准,一下就看出汤惟症结的所在!”
  
  张然轻笑道:“我可是正牌的表演系老师,这点问题都看不出来,那我该找块豆腐来撞死!”
  
  在李桉和张然谈笑风生之时,汤惟也一直在注视着这边的动静,她知道李桉是在向张然推荐自己,到现在为止李桉已经向张一谋、江自强作了推荐,而张然在电影圈的影响力比他们加起来还要大,如果能够得到张然的帮衬,自己在国内会好混很多。
  
  汤惟看到正在不远处的张婧初,此刻正一群人簇拥着,是众人追捧的对象,就像女王一样,她心里无比羡慕,自己的这位师姐算不上特别好看,可她却偏偏成了张然的女朋友,真的太幸运了!要是自己有这样的男朋友,自己的演艺之路也不会走得这么艰难了。
  
  第二天早上,张然毫不意外的占据国内各大媒体的娱乐版头条,媒体讲得最多的不是奖项的归属,而是他与谢晋导演之间的传承!
  
  谢晋托孤张然,中国电影有了新的旗手!——北平日报
  
  张然接班谢晋,中国电影完成了一次传承!——文汇报
  
  以张然为旗手的第七代导演全面接班,中国电影进入新时代——京华时报
  
  第六代是电影节培养起来的,而以张然为首的第七代是中国电影市场培养起来的。不自恋,不妥协,寻找个人与市场的平衡点是他们最大的特点,这也是中国电影导演代代相传的保证。——华西都市报
  
  甚至连人民日报都发了一篇《中国电影传承与回归》的文章,文中写道:“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评论界曾经对谢晋电影有过非常激烈的批评,不仅指称谢晋电影具有媚俗的好莱坞模式,而且责难谢晋电影在美学上过于圆滑的那种团团作揖品性,从而由此断言,谢晋时代应该结束。
  
  对谢晋模式的批评,从理论上和观念上为张一谋等第五代导演的登场扫清了道路。在对谢晋批判几个月后,在《孩子王》魔都首映式上,陈凯歌高兴地对朱大柯说,你的刀捅到了中国电影的肺叶子上了。这一刀确实捅在了中国电影的叶子上了,也把中国电影捅了个半死。
  
  第五代,以及后来的第六代导演为革新中国电影语言,为中国电影现代化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同时,他们是以反传统电影的姿态登上舞台的,割裂了中国电影讲故事的传统,导致中国电影越来越脱离观众。
  
  谢晋导演将中国电影托付给张然,就在于张然在努力找回中国电影讲故事的传统,这是对中国电影传统的一次回归!”
  
  在媒体大力的宣传之下,张然被彻底推上了中国电影旗手的位置,成为中国导演的第一人。
  
  就在媒体们为第七代崛起鼓掌呐喊之时,一年一度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正式发布。榜单发布之后,立刻在国内引起了轰动,因为张然击败所有对手,成为了中国新首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