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680章 开幕式前夕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按照计划,整个奥运会开幕式团队6月10号就要进入鸟巢,配合地面LED,以及灯光音响与节目进行合成排练。不过由于鸟巢内的设备没能及时安装和调试,一直拖到20号,张然和整个团队才得以进驻鸟巢。
  
  就在张然他们入驻鸟巢不久,北平开始连续下雨,据说是五十年都没有遇到过的雨季。本来就只有四十多天的排练时间,现在因为下雨又被压缩了三分之一。
  
  演员的排练倒是可以在备用场地进行,可多媒体的展示是没有备用场地的,大家对此都十分着急,却又束手无策,更要命的是由于雨水浸泡,地面大屏幕开始出现大片黑屏,严重影响影像的效果。
  
  进入鸟巢之后,留给技术部门磨合的时间太少,演出的装置设备接连出现问题,承载演员起降的升降台无法升降;击缶而歌的缶开关有问题,故障率超过15%,节目面临夭折的风险;空中的威亚轨道在空中卡住,差点造成人员伤亡……
  
  由于画卷卷轴多次出现机械故障,卡在地面不动,陈威亚振的急了。他来到指挥室找到张然,郑重其事地道:“张然,现在这种状况你必须考虑,卷轴是不是能够拿掉?”
  
  张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不可能,如果拿掉的话,整个表演就没有贯穿全场的符号了!这绝对不可能!”
  
  陈威亚劝道:“我知道你不愿意面对,但你真的得考虑一下!”
  
  张然不作丝毫退让:“绝对不可能,我宁可拿人推!到时候我在卷轴边上安排几个工人,只要卷轴出现卡顿,马上让他们上前去推。出了点小瑕疵小篓子没关系,但卷轴绝对不能拿掉!”
  
  在陈威亚离开后不久,张继钢又推开了张然办公室的门。张继钢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团了,整个人简直快哭出来了:“张然啊,我真无能为力了,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这可怎么办啊,我简直想不出办法来!”
  
  张然见张继钢这个铁打的汉子愁成这样,赶紧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哪个环节的问题?”
  
  张继钢救道:“鸟巢演员入口本来就比较小,我们这个节目演员又多,更要命的是32跟龙凤柱很大,每根要六个战士去推!而且他行进的路线和速度不能出一点偏差!上场下场问题根本无法解决,这个真的太难了!”
  
  张然也不知道怎么解决,但《中华礼乐》上一世的奥运会就有,也就是说最后张继钢他们是找到解决办法了的,他拍了拍张继钢的肩膀,安慰道:“继钢,别着急,事在人为,我们一定能够找到解决办法的!”
  
  张继钢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我再去试试吧!”
  
  要解决龙凤柱上场的问题确实难,张继钢和节目的编导摸索了很久,直到7月24号才彻底解决。
  
  7月15号,开幕式举行了首次大规模带妆彩排,中央政治局的领导全部到场,对整个节目再次进行了审查。在彩排之后,他们提出了一系列的意见。这是中央的意见,张然他们不可能不听。最终张然他们拿掉了两个排练将近一年的节目,而且其他的一些节目也进行了调整,服装、道具大量重做。
  
  在首次带妆彩排后不久,出现了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原定演唱《歌唱祖国》的A角杨佩宜换牙,小姑娘门牙掉了两颗,有领导觉得不够美观,提出换人。B角演员林妙珂形象很好,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但这孩子嗓子一般。于是有人提出,表演的时候让林妙珂上,放杨佩宜的歌声,最好的形象和最好的声音结合在一起,整个节目的效果能够达到最佳。
  
  音乐总监陈其钢第一跳出来:“我坚决反对,这么做是造假!”
  
  张然记得替唱事件是北平奥运会的一个污点,被海外媒体大肆报道,甚至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十大丑闻。当然,张然很理解导演组的难处的,如果真让杨佩宜上场,国内肯定是骂声一片,你怎么让一个缺牙的孩子唱歌,丢中国的脸等等;就像跟朗朗弹钢琴的小姑娘,只有五岁,就因为抠了一下鼻子,结果一堆人骂,简直莫名其妙。
  
  不过张然对替唱表示了强烈反对:“要么就用林妙珂,要么就用杨佩宜!两个孩子中选一个,我坚决反对替唱,这事要是传出去影响太坏了,到时候全世界的媒体都会高呼中国人造假!”
  
  陈威亚皱眉道:“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悉尼爱乐乐团的演出其实就是放的唱片,这种场合是不能出错的,假唱是很保险的一种选择!”
  
  其实不只是悉尼没事,伦敦奥运会英国女王跳伞用的是替身,歌手的演唱全部是放的录音,但没有多少人拿这个说事。张然对此很无奈:“悉尼没事,不代表我们没事。现在全世界多少人盯着我们,拿着放大镜想找我们的毛病。只要这件事曝光,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共同推一条消息,中国人造假。这事的影响有多恶劣你们应该能够想到,这个责任谁来负?”
  
  张合平道:“我们有保密协议,肯定不会泄露的!”
  
  张然无奈地道:“保密协议能起什么作用?林妙珂和杨佩宜的声音差别那么大,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够听出来的,这件事不可能瞒过去的!单独用杨佩宜和林妙珂不够完美,肯定会有人说三道四的,但不会成为很大的污点!如果我们整个开幕式都很好,就因为替唱招来非议,那得不偿失!”
  
  张继钢点头道:“张然是对的,宁可出小篓子,不能犯大错误!”
  
  马雯也表示了支持:“你们难道忘了北平禁止带圣经的新闻了吗?本来很正常的一个事情被歪曲成了那样,要是我们搞替唱,那么肯定各种大帽子就会往我们身上扣,什么人权拉,山寨啦,总之,他们肯定会拿这个说事!”
  
  蔡国强也道:“我也坚决反对替唱!”
  
  见众人都纷纷反对,张合平为难地道:“可现在上面的领导已经发话了!”
  
  张然是总导演,关键时刻只能是他挺身而出:“出了什么问题,责任在我!领导要打板子,就打我好了!”
  
  就这样,奥运会替唱的问题算是圆满解决,但张然并没有因此放松。进入鸟巢之后,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堆在了张然的面前,他一直默默扛着,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有点扛不住了。
  
  七月北平气温非常高,再加上数万演员踩踏,地面大屏幕的接口开始变形,出现局部短路,接连发生了两次火灾,消防部门在检查之后表示,必须关闭地面大屏幕进行检修。
  
  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刘敬明为此召开了紧急联络会议,专门来解决地面大屏幕的问题。
  
  会议室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焦躁。LED一直问题不断,到现在为止大家都没见过LED连续正常工作30分钟,现在又出现了这种问题,大家真的有点崩溃了。
  
  整个开幕式的地面有六万多块LED,全部进行检修是极其浩大的工程,而现在已经是7月21号,距离开幕式只有十六天了。
  
  张然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很多东西不是张然说了就能够解决的,事情涉及到的部门太多,只有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事情就卡壳了,而他却无能为力。
  
  此刻,张然满脸崩溃地道:“现在情况是这样,厂家有一百多工人在这里进行检修,他只有这一百多工人,想要两百人,三百人,他没有了!这个是防水工程,需要专门的工人,北平周边只有他们。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这种情况,厂家死活就这一百多工人,反正我没日没夜的干,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
  
  刘敬明问道:“有没有备用方案?”
  
  张然真的快崩溃了:“地面LED是整个表演的核心,这个没有备用方案!我们进行过不带LED的排练,说实话,跟传统的团体操模式没有区别,如果拿掉LED,开幕式就非常一般!”
  
  大家讨论了一阵,都拿不出什么解决方案来,整个会议室弥散着一股绝望的气氛。
  
  最终还是刘敬明拍板了:“这样吧,不管怎么样,我们再找一些专家找一些厂家,找有关的技术人员,什么研究所的,都调过来帮忙。”
  
  在奥组委的协调下,技术部门从北平其他单位抽调了一百名工程师,支援地面LED检修;而演员的演出和检修进行了协调,一边检修,一边排练。
  
  7月30日晚,开幕式第二次带妆彩排在鸟巢举行。彩排进行到9点半时,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直到彩排结束、观众退场,雨一直在下。因为下雨的缘故,一些空中的安排被打乱,空中的环节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天气是张然一直非常担心的问题,尽管上一世开幕式的时候北平没有下雨,但谁能保证这次就不下雨呢?气象专家根据北平通过资料分析得出结论,8月8日的北平全天降雨概率为47%,其中小雨居多。不过只要下雨,哪怕是小雨,开幕式的演出也会受到影响。
  
  其实从2003年起,北平气象局就对人工影响天气做了大量试验,不过这只对比较弱的毛毛雨能给起作用,对恶劣天气、强降雨云,这项手段可以起到的作用很小。
  
  7月31日,韩国SBS电视台公开播放了北平奥运会开幕式彩排的一些细节,视频时长两分零九秒,此中包罗活字模、卷轴等重要节目和道具都被曝光。
  
  各种风波、各种问题都堆在了导演组的面前,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焦躁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提出水立方旁边的娘娘庙特别灵,大家去娘娘庙祈下福吧!
  
  据说娘娘庙最初是要拆掉的,但在准备拆那天突然出现一系列怪事,最后有关部门决定不拆了,将水立方往一边挪挪。
  
  8月2号,张然和导演组集体来到娘娘庙,为开幕式祈福。张合平、张继钢他们都是党员,但他们都很认真的烧了香,倒不是真信这个,而是大家真的快撑不住了,需要一点心理安慰。
  
  张然捧着一炷香,第一次这样虔诚地祈祷起来:“娘娘啊娘娘!你可是咱中国的娘娘,一定要保佑我们,保佑这次开幕式顺顺利利的进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