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660章 大地震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电影以一张全家福照片拉开序幕,紧接着一家人纷纷登场,父母亲,张然扮演的哥哥,张婧初扮演的嫂子,妹妹王珞丹,妹夫曹炳坤,弟弟季辰,以及一双可爱的儿女。
  
  这天是王珞丹回门的日子,除了在部队季辰,一家人齐聚一堂,欢乐融融,整个场面温馨动人。
  
  但现场的观众谁也笑不出来,所有人都紧紧抿着嘴,心脏都是紧绷的。地洞中喷出的黄色烟雾,街头卖鲜鱼的突然增多,乱飞的蜻蜓,无不预示着大地震即将来临,可是银幕上的人们,就如同他们三十年前那样,对大自然的预警毫无察觉。
  
  回门宴过后,王珞丹和曹炳坤回自己家去了,张婧初接到了母亲重病的电报,带着女儿宋祖儿火急火燎的登上了火车,往承德娘家赶。
  
  时间很快来到了7月28日凌晨,火车站屋顶上的大钟指向三点。
  
  整个城市静悄悄,朦胧的路灯下,有几个清洁工人扫着街道。
  
  宁静中一种沉闷声音从大地深处传来,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仿佛一头洪荒巨兽从远古醒来,从天边滚滚而来,又如千百架飞机呼啸而来,整个城市的宁静瞬间被震成碎片。
  
  漆黑的天空出现光芒,就像闪电在空中不住闪动,只不过那光芒是彩色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色彩搅在一起,化为一片诡异的蓝色,将整个世界笼罩。
  
  强烈的蓝色闪光过后,巨大的轰鸣声中,大地猛烈颤动起来。镜头拉到了空中,银幕前的观众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平静的大地仿佛活了,像水波一样翻滚,如海浪一般一波接一波地涌动,地震波所到之处,无数的房屋摇摆,高楼颓然垮下。
  
  地震波所过之处,铁路的枕木被掀飞,铁轨被扭成了麻花,河上的大桥就像甘蔗,被生生折成了几节。
  
  陡河水库的水如同煮沸的大锅,翻滚咆哮,不断冲击着大坝。此时,大坝如同巨浪中的的一只小舟在颠簸在颤抖,伴随着一阵令人心惊的声音,大坝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就像一条漆黑的蛇,在大坝上游走,留下了让人魂飞魄散的巨大裂缝。
  
  张然被地震摇醒了,喊了声地震了,抱起儿子就想往外面走,他还没打开门,就只听一声轰响,一块断裂的楼板滚落下来,砸到床头旁边的箱子上,将柜子砸成两截。紧接着,整个头顶的楼板开始往下坠,就在坍塌的楼板砸中张然的那个瞬间,他奋力一推,将儿子推到了床下面。紧接着整栋大楼崩塌,化为一片废墟。
  
  远在承德的张婧初被强烈的地震摇醒,黑暗中,她大喊“地震了,地震了”,抱起宋珠儿冲出房间,然后叫上有些发懵的父亲,一起往楼下跑。
  
  王珞丹家所在的大楼比较坚固,并没有倒塌,她和曹炳坤完好的跑了出来。他们站在操场上慌乱地向四周张望,发现四周的建筑物依然在倒塌,正在一点点的撕毁往日的美好形象。
  
  镜头拉到空中,此刻整个唐山被漫天迷雾笼罩,那是混混着尘土、烟火、以及整座城市在毁灭时所产生的死亡物质,混合而成的灰黄色死亡之雾。
  
  没有音乐,也没有声音,无数的建筑在无声的崩塌着,整个城市正在毁灭。
  
  镜头从空中向地面推,街上空荡荡的,几乎看不到人,只能看到残垣断壁,废墟中一声呼叫声响起,接近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响,最终连城一片,化为了整个城市撕心裂肺的哀嚎。
  
  从电影开始,当记忆中的城市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现场就有不少观众抹眼泪,此时此刻现场上万观众哭声震天,整个体育中心化成一片泪海。
  
  王珞丹他们惊魂未定的站在操场上,身上只穿着裤衩和背心,周围很多人连鞋子也没穿,赤着脚跑了出来。他们听着四周传出的痛呻吟和呼叫声,看着废墟中伸出的血手,脑子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措。
  
  终于,人群中有人喊了声:“别站着了,赶紧救人啊!
  
  院子里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向喊声最大的一栋大楼废墟跑了过去。
  
  曹炳坤他们没有工具,就用手刨肩抬,奋力抢救着伤者。不断有人获救,也不断有人在在发掘的过程中死去,他们没有时间哀悼,也没有时间痛苦,所有人只有一个想法,赶紧救人。
  
  一栋榻了大半的楼里传出小孩的哭声,曹炳坤看了眼在余震中摇摇欲坠的危楼,冒着危险冲了进去,循着哭声向前。他推开严重变形门,找到了哭泣的小孩孩子的母亲被掉下来的预制板砸中,已然死去,但怀里的孩子却安然无恙。这位母亲,用自己的生命化为一堵墙,守卫了女儿的平安。曹炳坤保证孩子,从窗台跳了出来,将她交给了王珞丹。
  
  王珞丹擦了擦小姑娘脸上的眼泪,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怯怯地道:“小灯!”
  
  韩山平微微点头,有灯就有人,有人就有希望,这个叫小灯的小女孩象征着希望!
  
  镜头切换到承德,张婧初和家人惊魂未定的站在院子里,周围的人说什么的都有,原子弹爆了,苏修打过来了。突然间广播响了,播放了消息,地震中心在唐山,唐山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现场安静了几秒钟,随即响起来了哭声,特别是有亲人在唐山的哭得更加厉害。
  
  张婧初没有哭,冲进墙壁开裂的大楼,把行礼拿出来,给父亲说了声,牵着宋珠儿就往外走。
  
  宋珠儿边走边问:“妈妈,我们去哪儿呀?”
  
  张婧初只说了四个字:“我们回家!”
  
  镜头切换到部队营地,季辰和部队的士兵集合完毕。营长站在台上沉重地道:“同志们,唐山发生地震,波及北平、天津,上级命令我们前去救灾,现在各连马上出发!”
  
  上了汽车,一个同是唐山的战士向季辰寻求安慰:“班长,你说我们家里人不会有事吧?”季辰点头:“他们一定没事的。”
  
  唐山城里,王珞丹抱着小灯,跟曹炳坤来到了父母所在的小区。王珞丹拿着石块,站在废墟上用力敲打着,用力喊着:“爸!妈!哥!明明!”四周哀嚎声不断,各种各样的叫喊声都有,但王珞丹没有得到亲人的回答。到后面,王珞丹不敲了,和曹炳坤扒水泥块。
  
  上午十点,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冲刷着无处不在的鲜血,掩盖着漫天的哀嚎声。曹炳坤见雨太大,就道:“你躲会儿雨吧!”王珞丹坚定地摇头:“我要把尽快他们挖出来,我不要让他们躺在下面,下面多黑多冷啊!”
  
  镜头切换到了火车上,此时火车开进了北平城。张婧初从车上下来,带着宋珠儿直奔售票厅。等着她们的是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开往唐山的火车已经停运。张婧初不愿干等着,带着女儿直奔汽车站,准备坐长途汽车回家。
  
  汽车站售票厅挤满了人,张婧初听到有途径唐山的人在说,整个城市以及被夷为平地,市里遍地废墟,市民伤亡很大。张婧初的心不住下坠,回家的愿意越发的迫切。
  
  等到张婧初来到售票窗口,售票员告诉她,到唐山的长途汽车已经停了,现在最远只能到三河。张婧初马上买了前往三河的票,只要能够离家近一些,哪怕一步也好。
  
  就在张婧初登上前往三河的汽车之时,镜头切换到了季辰他们所在的部队,此时部队已经开进到了唐山城郊,他们的车轮陷进了地面一条巨大的裂缝中。公路被地震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最宽的地方有一米,深不见底,就像一张吞噬生命的大嘴,让人不寒而栗。季辰他们奋力把汽车从裂缝从抬出,等其他士兵上了车,季辰站在车头前引导,指挥司机小心翼翼的开过裂缝。
  
  军车开进途中,路边不时有抬死人的过来,也不时有灾民上来拦车,希望他们去救人。季辰他们有任务在身,只能不住劝道:“我们任务在震中,后面还有其他队伍,他们会来救你们!”
  
  部队终于进入唐山,季辰他们全傻了,整个城市完全成了废墟,甚至连高过1.5米的残墙都看不到。那个同是唐山籍的战士带着哭腔问道:“班长,这是哪儿啊?我怎么认不出来了?”
  
  季辰红着眼摇头,他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二十多年,熟悉这座城市的每条街,甚至是每栋建筑,可如今他也分辨不出这是哪儿。他抬头望着公路两边的废墟,想到了自己的家,在心里默默期待着家人的平安。
  
  部队开到指定地点,季辰他们立刻从车上跳下来,开始救人。他们没有地震救援的经验,而且走得急,不要说大型机械,甚至连铁锹都没带,只能凭着双手去扒水泥块,去抬楼板,去拽钢筋。很快战士们的手就磨破了,指甲剥落,双手血肉模糊。只是听到漫天的呻吟和呼救声,他们没有时间疼痛,也没有时间考虑个人安危,他们紧抿嘴唇,用血手扒着如钢似铁的水泥块。
  
  不断有活人被拔出来,不断有人获救,对他们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安慰。
  
  季辰和班里几个战士正扒着,听见废墟里有人喊:“同志,我们这里有五个人!”战士们听到有五个人,赶紧展开营救,把地板砸断、掰开,扒了大概七八十厘米宽的口子,然后派绰号“小四川”的小个子战士钻了下去。
  
  就在小四川准备把里面的小孩子接出来时,余震来了。大地摇晃,废墟上的楼板坍落下来,连同小四川一起埋在了废墟中。
  
  季辰他们大喊一声“小四川”,发疯似的扒开废墟,将小四川抬了出来,可他已经没有呼吸了。战士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失声痛哭起来。
  
  季辰的心在滴血,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带着哭腔大吼:“哭什么!快救活人!”
  
  大地在摇晃,余震在继续,战士们没有畏惧,再一次冲向废墟。
  
  银幕的观众没有任何的掩饰和矜持,无数人都在嚎啕大哭。
  
  张然擦了擦湿润的眼眶,想起了唐山抗震纪念碑的一句话,十余万解放军星夜驰奔,首抵市区,舍死忘生,排险救人,清虚建房,功高盖世。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