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646章 感情牌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华盛顿时报》的记者们有些吃惊,他们接触过不少中国人,大多温文尔雅,像张然这么咄咄逼人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对他们来说,最喜欢的就是这种采访对方。
  
  马上有记者问:“你是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跟政府关系紧密,现在有人质疑你在美国的投资和收购有政治目的,你怎么看?”
  
  在这两天中,张然为采访作了很多准备,但听到这个问题他还是有点恼火。很少有奥运会像北平奥运会这样,被如此浓厚的政治气氛所笼罩。特别是最近几个月各种妖魔鬼怪都跳出来了,对中国进行大肆抹黑,一些组织甚至在倒计时一周年的时候,开展了一系列羞辱中国的活动。
  
  张然就搞不懂了,中国人开个奥运会而已,又没有刨你们家祖坟,至于这样吗?
  
  不过张然非常清楚,自己坐在了奥运会总导演这个位置上,就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他轻轻吸了口气,不急不缓地道:“我是商人,投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赚钱;我不认为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跟政治有什么关系。在我们开幕式团队中有很多优秀的外国艺术家,英国舞美专家马克-菲舍尔,日本设计师石冈瑛子,美国美国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在竞标的过程中,詹姆士-卡梅隆导演也有参与。大家都认为奥运会开幕式是全人类的盛会,是文化盛典。把奥运会和政治联系在一起不对,奥运会的作用是将和平、友谊、团结的价值深植于全人类的精神之中,奥运会不应该成为政治论坛。”
  
  听张然提到斯皮尔伯格,在场记者相视一笑,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可上个月斯皮尔伯格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在苏丹达尔富问题上的一些政策的话,他将不再帮助北平奥组委参与有关闭幕式的活动。”
  
  张然一怔,他记得斯皮尔伯格退出奥运会是在08年,没想到最近就跳出来了,皱了皱眉道:“这事我不知道,斯皮尔伯格在创意阶段参与过一些讨论,不过开幕式七月份已经进入排练阶段,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不清楚他的想法。我觉得批评中国的政策可以,对政策有不同意见我也能理解,但我觉得不应该把政治和奥运会捆绑在一起。如果他真的因为这个原因退出,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但他的退出不会对开幕式造成什么影响。我们中国人有自信,有决心,也有能力办好奥运会!”
  
  有记者问道:“我们知道中国有很多审查,开幕式也是如此吧?”
  
  张然知道这个问题是个陷阱,不过他还是实话实说:“开幕式有审查,三月份的时候国家领导对整个方案进行了审查,提了一些意见;国际奥委会对我们的方案也有审查,有很多具体的要求。不过说实话,我是不喜欢审查的。”
  
  在场记者都是一震,有大新闻了,接下来可以炮制一篇张然批评中国审查制度的文章。
  
  不过张然接下来的话让他们失望了:“不管中国的审查,还是美国的审查我都不喜欢。在我所遭遇的审查中,最近在美国遭遇的这次审查是最莫名其妙的。你说如果我要收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那你说涉及国家安全,我是心服口服。但我收购一个DVD租赁公司,这都能扯到国家安全上去,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很莫名其妙吗?”
  
  在场记者都尴尬地笑了笑,他们也知道这个理由很牵强。有记者马上道:“可大家很担心你会利用奈飞传播一些亲共的影视作品。”
  
  张然摊开手道:“难道你认为美国观众是傻瓜么?我要是把这些作品放在奈飞上,美国观众会看吗?我们收购了顶峰娱乐,到现在拍的《舞出我人生》、《暮光之城》等电影,都是美国故事。十八年前,索尼收购哥伦比亚的时候,很多人也在惊呼,日本文化入侵。这么多年过去了,日本文化入侵了吗?现在哥伦比亚有拍摄很多关于日本的电影吗?没有。”
  
  有记者问道:“那你为什么收购奈飞,真的只是出于商业考虑?”
  
  张然十分肯定地道:“主要是商业考虑,我觉得奈飞很有前景,还有一部分情感因素在里面。去年有部电影叫《恋爱假期》,里面有个特别有意思的情节,杰克布-莱克在百视达店里向温丝莱特推荐《毕业生》的时候,主演《毕业生》的达斯汀-霍夫曼就站在旁边挑片子,我觉得特别美好,特别温暖。十多年前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英语很差,除了上语言学校,很多时候就窝在房间里看电影,跟着电影学英语。”说到这里,张然作了一个举枪的动作,瞪着桑德斯道:“你在跟我说话吗?”
  
  桑德斯被张然一瞪,吓得身子向后一仰,后背重重靠在了椅子上,在这个瞬间他简直觉得张然真的想要杀死自己,不过在听到张然那句话后,他顿时反应过来,这是《出租出司机》的里罗伯特-德尼罗的经典台词。
  
  其他记者都发出了“哇喔”的赞叹声,张然的模仿真是惟妙惟肖。
  
  张然笑着继续道:“我看得最多的是罗伯特-德尼罗的电影,后来,我学表演就跟这段经历有关。在百视达我经历了很多东西,学习、生活、恋爱,对我来说百视达意味着很多。所以,在年初才会从卡尔伊坎手中收购了百视达的股份。本来打算奥运会结束后,彻底收购百视达,让这家企业重新振作,没想到哈斯廷斯敌意收购了百视达。”
  
  说到这里,张然突然提高了嗓门:“如果哈斯廷斯先生好好经营,让百视达延续下去,那我乐见其成。但哈斯廷斯准备干什么呢?他打算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关掉2000家店,这会导致2万人失业;甚至打算将百视达在线业务并入奈飞,然后将百视达的门店业务打包出售。我们知道互联网是未来,一旦百视达在线业务被拆分出售,那么五年内百视达必然彻底破产,最终彻底消失。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相信很多美国民众跟我一样,不希望这个曾经带给我们欢乐,甚至是我们生活一部分的牌子消失!”
  
  在场记者一阵沉默,在整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周末开车到附近的百视达租一两盒录像带回家,是美国人特别流行的家庭娱乐方式,可以说是一代人的回忆,对他们来说也不例外。
  
  有记者问道:“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呢?”
  
  张然见在场记者都有所触动,知道这张感情牌打对了,斩钉截铁地道:“这涉及到商业机密,我不能透露太多,但有两点我可以保证。第一,不会大规模关店,不会大规模裁员;第二,百视达这个牌子不会消失,会好好存活下去!”
  
  经过一个小时的唇枪舌剑,采访终于结束了。
  
  从报社出来后张然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尽管他很注意自己的言论,也很真诚,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了,而《华盛顿时代》也作了保证,会如实报道,但最终对方会怎么写他还是一点底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六点,天刚刚蒙亮,张然把门打开一看,门上挂着报纸,正是《华盛顿时报》。
  
  张然马上将整篇文章读完,随即长长舒了一口气,文章没有任何曲解,都是张然采访时的原话。在《华盛顿时报》上,张然的采访被放在了醒目的头版头条,文章的标题是:“张然和百视达的故事。”
  
  同一个版面,有两个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的新闻,但张然的头像却放到了最高位置,在头版头条的最上端。《华盛顿时报》这家以反华而闻名的报纸,这次对张然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到了九点,亚伦-拉森敲开了张然房间的门。落座之后,他看着张然微笑道:“干得漂亮,你征服《华盛顿时报》那些充满敌意的记者!”
  
  张然也露出了笑容,道:“我这次过来就作好了准备,就是要面对媒体讲出真实的故事,我相信就算再对我们抱有敌意,只要真诚沟通,也是能够打动对方的。”
  
  拉森笑着点了点头,中国企业在进入海外的时候,往往会遭遇敌意,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就很重要,你要是不说,别人就认为你是默认了。他压低声音,道:“接下来,你需要发出更多的声音,我们在ULCA给你安排了一场演讲,洛杉矶市市长、奥斯卡学院主席,华纳兄弟、索尼、福克斯、狮门等各大好莱坞电影公司的董事长都会到场,好莱坞对中国市场非常看好,你一定要利用好这点。”
  
  张然对此非常清楚:“跟我们合作会有更多的电影进入中国,会增加更多的工作岗位!”
  
  拉森笑了起来,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只需要提一下,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到了下午,众多的美国媒体都在官网转发了《华盛顿时报》的这篇文章,而Fly更是推出了“我和百视达”的话题,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
  
  “我跟妻子是在百视达相识的,最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对我们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可去年那家百视达店关门了,我和妻子难过了好久,就像失去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朋友。”
  
  在我小时候,每个周末父亲就会开着他的白色奥兹莫比尔短剑,载着我和妹妹到百视达租录像带,奥兹莫比尔已经停产,没想到百视达也要消失了。”
  
  “我的父亲在百视达工作了十五年,里面的人都很好,我不希望它消失,更不希望父亲失业。如果张然能够让百视达活下来,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呢?”
  
  “是啊,希望百视达不要关门!它陪我度过了无数个快乐的假期。”
  
  ……
  
  网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讨论之中,回忆自己与百视达的故事,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掀起了一股怀念八十年代的热潮。
  
  星期三上午,在张然启程飞往洛杉矶前,他从亚伦-拉森手中拿到了最新的调研数据,有44.2%的受访者支持世纪巅峰的收购,持正面看法的达到了75%;而持负面看法的只有9.4%。
  
  张然彻底放心了,笑着踏上了前往洛杉矶的飞机。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