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617章 爆料人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张然非常无奈,这件事自己真的是躺枪,但他也不可能把责任推到刘一菲身上,只能道:“张部长,这篇报道完全是子虚乌有,是媒体在造谣。”
  
  张合平和张然工作了一年多,对张然比较了解,拍大地震的时候,张然跟女演员谈事,一定会开着门,而且有第三人在场,他相信张然不会犯这种糊涂,就道:“我相信你,只是这事影响很不好。你看要不要奥组委打个招呼,让媒体不要报道。”
  
  张然知道这事光让媒体报道闭嘴不行,关键要是让公众信服,让大家知道这是谣言,便道:“我已经在处理了,很快就会解决的!”
  
  张合平以前也是电影圈的,知道这种花边新闻很难避免。只是现在你是开幕式总导演,国内国外无数的眼睛都在盯着你,闹出这种事,影响是很坏的。拖得越久,影响就越坏。张合平提醒道:“要尽快解决,不要影响到开幕式工作!”
  
  张然也知道这一点,点头道:“放心吧,张部长。我很快会解决好!”
  
  刚刚从张合平办公室处理。张然接到了母亲黄莺的电话,黄莺对张然可一点都不客气,劈头骂道:“张然,你怎么回事啊?你长能耐了是不是,婧初这么好的姑娘你不要?你想做什么?”
  
  “妈,我跟婧初没事。你别听报纸上胡说。”张然知道老妈很喜欢张婧初,赶紧解释道。
  
  “你觉得我是不是好哄?”黄莺简直是怒不可遏,“我刚才给婧初打电话,她哭得可伤心了。要不是你在北平,我真的想掺你两耳屎!真是气死我了!你说你啊!你是怎么想的?婧初那么好的姑娘你不要,学人家在外面乱搞?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给你说,除了婧初,其他女人我一个都不认!你要是敢带回来,我就拿扫把把你们撵出去!”
  
  张然很无语,很委屈,老妈啊,我是你亲儿子耶,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可话不能那么说,张然只好耐心的解释道:“妈,我的亲妈,你怎么就不信呢?到底我是你儿子,还是婧初是你闺女啊?我怎么感觉我才像外人啊?我真没有在外面乱搞!真的是媒体造谣啊!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黄莺指责道:“这照片都有了,能是假的吗?再说了,你初中就早恋,还找过洋妞,我还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儿啊,我知道你们那个圈子乱七八糟的事多,有个红颜知己是挺正常的,但你要记住,娶妻娶贤,婧初是好姑娘啊,你可不要犯糊涂啊!”
  
  张然真的很无语,怎么把小时候的旧账都翻出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忍不住道:“妈,老爸是老师,是很正直的老师,我一直以她为荣的;后来在美国的时候我遇到玛丽-希尔老师,她对我很好,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对我来说,老师是很神圣的职业,我也一直在按‘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要求自己,所以我绝对不会和学生纠缠不清的。”
  
  黄莺听到张然这么说,将信将疑地道:“那你给婧初解释清楚,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影响感情。刘一菲那小姑娘长得是挺好看的,但她这种富家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她会照顾人吗?你工作那么忙,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照顾你的人,和婧初在一起,我和你爸放心!”
  
  这话听着还是不信啊!
  
  张然心里那个郁闷,连说服自己老妈都这么困难,要说服公众只怕更难。自己反正脸皮厚,不要说车震,就是说我马震也无所谓,但刘一菲就倒霉了,这个黑点会伴随她一辈子,就像袁湶被包养的新闻,明明澄清过,但根本没用,公众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下午两点,张然开陈威亚的车离开运营中心,来到了安贞的一家咖啡馆。
  
  进入包厢后,等来十多分钟,一个长相猥琐,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张然起身,不动声色与他握了握手,道:“你就是卓纬啊?坐吧,干你们这行挺辛苦啊。”
  
  卓纬笑着回答:“没办法,都是为了工作嘛。”
  
  张然微笑道:“我听人说起过你,听说你为了拍到电影《无极》的独家剧组照片,自带十几米的梯子爬上片场角楼,一蹲就是4天。最终,突破了剧组花200万元请的安保系统,独家拍到了剧组工作照和人物造型。”
  
  卓纬谈对这段往事十分得意:“陈红后来见到我就问,你就是那个屋顶上的人吧?”
  
  张然看着卓纬,微笑道:“我对狗仔没有什么成见,娱乐圈也需要狗仔,公众不能只看明星好的一面,也应该看到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我不反对狗仔,也不怕你们拍我,但造谣就是你们不对了!”
  
  卓纬讪讪笑道:“我也是为了生存。”
  
  张然也不在废话,直接道:“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问你一件事,这件事到底是谁在幕后捣鬼,你给我交个底!”
  
  卓纬像个革命战士似的,一脸坚贞:“这个我不能说,别人向我爆料,是信任我,要是我告诉你了,以后谁向我爆料!我做这行不是为了钱,如果是的话,当初把照片卖给高圆圆和夏雨,回报要比现在多得多。”
  
  张然觉得好笑,自己根本就没有提钱,你却急不可耐的说不收钱,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过张然不着急提钱的事,笑着道:“那你是为了什么?你不会告诉我,是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地球的和平吧?”
  
  卓纬振振有词地道:“做狗仔最有成就感的不是捕捉到新闻画面的那一刻,而是新闻发布后带来了巨大的效应。如果我们挖出的新闻得不到关注,那么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是白费。在报道夏雨和高圆圆的新闻后,很多朋友在网上转发我们拍到的照片,一些很久没联络的老同学也打来电话问我,是你拍的吧?说实话,我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它证明了我的价值。在我看来,这个工作,重要的不是拍了什么,写了什么,而是证明我们的存在。”
  
  张然淡淡地道:“如果我愿意,可以毁灭你的这份价值!”
  
  卓纬却毫不畏惧:“你是在威胁我吗?”
  
  张然淡淡地道:“不是威胁,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卓纬毫不畏惧地道:“张先生,我知道你很有钱,能量很大,但你还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跟我合作的《新晶报》、《南方周末》跟你关系一直不好,你能量再大也伸不出这些媒体的手里!”
  
  张然笑了起来:“你知道电影《十七岁的单车》吗?知道电影为什么被禁吗?因为影响申奥。我们现在开幕式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但你却向我泼这样的脏水,我怀疑你跟境外敌对势力有勾结,意图破坏奥运会开幕式的筹备工作!”
  
  卓纬瞬间失去了人色,他虽然是狗仔,但一直以记者自居,他知道自从申奥成功,国外针对北平奥运会的各种抹黑一直就没断过,什么奥运工程导致125万人丧失家园,中国禁止外国运动员携带圣经到奥运村等等。不但国家,就是老百姓对这些抹黑北平奥运会的人都深恶痛绝。
  
  《十七岁的单车》到底为什么被禁止,卓纬并不清楚,但影响申奥这个传言他是听过的。他知道国家和老百姓对奥运会有多看重,张然这帽子真要是扣在自己头上,不要说没有报社敢用自己的报道,走在街上都能让人给打死!
  
  卓纬意识到自己是让陈道名、高圆圆等几件大新闻的成功冲昏了头脑,只想搞个大新闻,这事对奥运会影响,这次恐怕真的惹麻烦了,颤声道:“张然,你不要乱说,我只是一个狗仔,怎么可能破坏奥运会开幕式?”
  
  张然的目光冷得像刀子:“乱说?真正乱说的不是你吗?说实话,要收拾你,我可以想出一百种方法。但现在事情已经出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想废话,给你100万,你按我说的来做!”
  
  卓纬哪里有选择的余地,点头道:“好!”
  
  张然看着卓纬,缓缓地道:“第一在报纸上说明,你们的报道不实,向我和刘一菲道歉;第二,告诉我,这事到底是谁在捣鬼;第三,以后要是拍了什么,发出来前,最好和世纪巅峰沟通一下!”
  
  “道歉可以,沟通也没问题,但谁捣鬼我真不知道,我也不可能乱咬。我要是随便说个名字,你肯定也不会信,肯定要我拿证据,我真的拿不出来!”卓纬见张然眼中寒意越来越盛,只觉背脊发凉,硬着头皮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差不多四点半的时候,我们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女人打来的,向我们爆料说,你和刘一菲有私情,和刘一菲已经好很久了,晚上会送她回别墅!”
  
  张然听到这话一怔,意识到事情不对,马上问道:“等等,你是说,她告诉你,晚上我会送刘一菲回别墅?”
  
  卓纬点头道:“对啊,有什么不对吗?”
  
  张然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不对,这很不对,我都不清楚的事,对方怎么会这么清楚?你确定没有听错?”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让人把录音调出来!”卓纬见张然有些诧异,赶忙解释道,“我们风行工作室的电话都有录音!”
  
  “那就麻烦你了!”
  
  一个小时后,风行工作室的人拿着录音过来了。
  
  卓纬把录音机放在桌子上,按下了播放键。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风行工作室吗?我有新闻向你们爆料。是大新闻。张然和刘一菲有私情,已经好上一段时间了。今年春节张然都没有回家,就是在美国,跟刘一菲在一起。今天晚上,张然会跟刘一菲回别墅,你们赶紧拍吧!”
  
  在听到女人声音的时候,张然像见鬼了似的,满脸的难以置信和震惊,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
  
  卓纬见张然这个反应,好奇地问道:“你认识爆料的人?”
  
  张然没有回答,双手抱在胸前,低头思考着整个事件,这真的在出乎他的意料,必须理一下头绪。很快,张然把整个事件的关节都想通了,深深叹了口气,道:“是熟人!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她,真的是人心难测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