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90章 轰动效应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第二天上午,完成工作的张然登上了回国的飞机;但郭佩没有走,以设计师的身份留在巴黎接受众多时尚栏目专访。
  
  就在飞机起飞的同时,碧夏弗穿着夜光裙与马克偏偏起舞的视频在网上引发了轰动。这段视频有10多分钟长,展示了碧夏弗和父亲,以及和马克起舞的过程。
  
  很多法国网民在看完视频之后,第一个感觉是不敢相信,觉得不可思议。
  
  “上帝啊,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吧,是不是加了特效,夜光怎么回事这个效果?”
  
  “是啊,看上去像水晶一样,有种透明的感觉,夜光根本不是这个效果啊!”
  
  “要是真的我肯定买一条,真的太漂亮了!”
  
  “上帝啊,简直美死了,我真的想要一条!”
  
  怀疑中声,很快有参加舞会的人出来表示,视频中的裙子是真实的,并不是特效,实际上在现场看到效果比视频的效果还要漂亮,舞会上所有人都被这条裙子震惊了。
  
  这下子质疑都变成了惊叹,YouTube上的评论,简直比潮水还要汹涌!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段视频的点击率就突破了百万大关,评论也轻松突破千条。
  
  除了视频,很快有人将夜光裙的的视频截图做成GIF动态图片,转到各个社交网络。在极短的时间内,从book,从博客到fly,几乎所有的社交网络都在谈论这条裙子,无数少女在惊呼,传说中的夜光裙真的出现了!
  
  “真的就是童话里的公主,好漂亮啊!”
  
  “哪个设计师设计,在哪里可以买到?”
  
  “真的太美了,我想买一条参加圣诞舞会!”
  
  “羡慕到哭!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灰姑娘的水晶裙吧?”
  
  在克利翁舞会上采访的媒体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新闻点,以大幅标题进行了报道,甚至还配上了裙子在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大幅图片。
  
  法国著名报纸《世界报》评价道:“最新一届法国名门千金成年舞会在克利翁酒店画下完美句号,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的美丽女孩以翩翩舞姿迈出了踏入社交圈的第一步。不过本届舞会引起轰动的不是引领舞会的中国公主,而是两位中国设计师设计的夜光裙。当《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的女儿凯瑟琳-E-夏弗身着夜光裙现身,灯光暗下,璀璨动人,好似现实版的灰姑娘。”
  
  《费加罗报》惊呼道:“在克利翁酒店举行的名门千金成年舞会上,中国服装设计师设计的夜光裙夺走了所有目光。”
  
  卡琳-洛菲德不喜欢温图尔,本来对张然也没什么好感,但她这个人偏爱有浓郁自我风格,能够创造出全新设计的新人,对勇于突破自我、挑战传统的设计更是爱不释手,而这条夜光裙无疑正是他最欣赏的,那种具有突破性的设计。所以,哪怕她不是很喜欢张然,依然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1981年,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在巴黎亮相,他们展出比丐帮还要破烂的服装,却让以优雅著称的巴黎时尚评论界惊呼,广岛时尚来了。
  
  1987年,六位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的年轻人,开着一辆租来的破卡车,浩浩荡荡到伦敦参加服装设计展。他们前卫设计概念、细致剪裁和五彩拼贴的新颖手法,震惊当时低迷保守的时装界。从此被誉为安特卫普六子,一举奠定比利时设计在时装界不可动摇的地位。
  
  现在两个中国设计师将时装与高科技,以及装置艺术融合在了一起,我们是否可以说中国时尚来了呢?”
  
  《vogue》到现在为止在21个国家和地区发行了21种不同版本,其中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四个版本影响力最大,被称为《vogue》四大。其中美国版名气最大,也最为商业,意大利版艺术性最高,而法国版则是公认的时尚性最高。
  
  现在《vogue》法国主编卡琳-洛菲德竟然将这条裙子的登场跟川久保玲、山本耀司,以及安特卫普六子这样的传奇设计师相提并论,评价实在太高了,整个时尚圈都为止震动。
  
  更何况这个裙子还是安娜-温图尔为自己女儿成人礼选的,女儿的成人礼对母亲来说是何等重要的仪式,温图尔既然能让女儿在成人礼上穿这条裙子,那肯定对这条裙子也是极为满意的。
  
  很多人都说娱乐圈势利,其实时尚圈才是势利眼集中地。明星要是咖置不够,大牌服装根本就不会借给你;看个秀,谁是头排,谁是第二排,都是有严格规定的。
  
  现在美国和法国的女魔头都对这条裙子推崇备至,怎么可能有人唱反调?
  
  于是,整个时尚圈都动了起来,从巴黎到纽约;从专业设计师到杂志编辑,所有人都在谈这条梦幻般的裙子。各种吹捧的声音都冒了出来,声称这条裙子的设计是一种突破,为时尚界带来一股全新的空气。
  
  就在张然的飞机落地后不久,他接到了郭佩的电话。在电话中,郭佩激动的告诉张然,她接到了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主席帕斯卡-莫朗的邀请,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周的展览,还建议她申请工会客座会员的资格。
  
  张然记忆中第一个受邀参加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是马可,而殷亦晴是第一个成为高定工会客座会员的华人设计师。现在看来历史可能会改写,郭佩不但成了第一个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还可能成为第一个华人客座会员。
  
  今年10月,中国设计师谢峰第一次登上了巴黎时装周的舞台,现在郭佩又要参加明年的巴黎高定时装周了,这绝对是好事。不能老是让西方设计影响中国的审美,中国设计师也应该走出去,用我们的文化去影响世界。
  
  不过郭佩才华不如马可,更不如殷亦晴,尽管她受张然的影响,现在没有那么爱堆砌元素了,做了很多减法,但她做设计师已经二十年,很多东西已经改不掉,未来成就恐怕有限。
  
  要像山本耀司他们那样影响世界,只能寄希望于年轻一代的设计师。
  
  不过这些不是该张然考虑的事,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奥运会LED的问题,他大张旗鼓的搞出夜光裙其实就是为了推进开幕式工作。
  
  剧组会议室中,张然看着开幕式创意团队的成员道:“各位,我们就奥运会开幕式上是否改用LED的问题争论了几个月了,但分歧很大,始终定不下来。我想这次克利翁舞会上夜光裙很能说明问题,如果没有高科技,如果么有发光材料,没有LED,那就是很普通的裙子,法国《vogue》女主编卡琳-洛菲德甚至毫不客气的说,设计陈旧,跟时尚无关。但加上发光材料和LED后,立刻得到了时装界的盛赞,全世界都少女都在喊,我想要这样一条裙子,在哪儿可以买到?
  
  奥运会开幕式也是这样,要是我们不运用地面大型LED,那我们的表演就是传统的团体操,跟以往所有的开幕式没有区别。国家对我们的要求是,开幕式要做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定要有让人永世难忘的东西;老百姓对也希望看到新东西,大家已经看厌了传统广场表演,如果我们拿不出新东西,所有人都不会满意的。”
  
  陈威亚是LED的坚决反对者,他以前用LED搞大型活动的时候出过问题,对LED心有余悸,坚持道:“我坚决反对,LED的好处我们都知道,但风险太大了。要是出了问题谁来负这个责任?张然,你敢拍着自己的胸口说你负这个责吗?你要是敢,那我就支持!”
  
  张然不敢拍胸口说自己负责,倒不是怕承担责任,而是担心如果自己拍着胸口说负责,万一陈威亚他们觉得反正是你负责,就消极怠工,那事情才真正麻烦了!他吸收了一口气,道:“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都非常忙,为什么愿意丢下手中的活来参与开幕式?因为大家都觉得是一个机会,是我们向世界展现五千年文明,展现当今中国人精神面貌的机会。其实时尚圈也是这样,在时尚这块我们比较落后,在欧美时尚圈人士看来中国就是时尚荒漠,提到中国时装设计就是旗袍、龙凤、以及各种图案的堆砌,但这次夜光裙登场之后,很多人都在说,原来中国人能把时装和高科技结合起来,能够和装置艺术结合起来,这就改变了很多人对中国时装的看法。如果我们不用LED,那就是老一套,就是团体操和人海战术,那我们还能达到改变中国形象的目的吗?在外国人眼中我们僵化落后,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上高科技,只有在他们最擅长的领域超过他们,才能改变他们对中国的成见。他们才会知道,今天的中国是这样的,今天的中国人是这样的!上LED风险很大,但这个险值得冒!”
  
  韩力勋是做舞美的,知道LED的风险,一直反对用LED。不过在看到夜光裙带来的轰动性效果后,他改变了想法:“张然说得对,我们到这里,不是为了办一场平庸的晚会,而是要让整个世界震惊,我同意上LED!”
  
  之后众人都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依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不过有三四个以前反对上LED的转变了立场,夜光裙带来的轰动效应大家都看到了。
  
  张然暗中数了一下,有四个以前反对LED的现在转为支持LED了,现在支持LED的人占多数,是作决定的时候了:“LED生产周期特别长,还要做各种实验,这事不能再拖,再拖时间上就来不及了。现在我提议对用LED这个问题进行表决,同意的请举手!”
  
  张一谋第一个举起手,他本来也是LED的支持者。
  
  张继钢第二个举起了手,随后又有好几个人把手举了起来。
  
  张然数了一下举手的人,露出了胜利的微笑:“11票赞成,7票房反对!这事就定了,开幕式用LED!”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