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75章 上了一课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开始”的口令响起后,第二摄影组的摄影师宋小飞穿着雨衣,提出用雨衣紧紧包裹的摄影机冲了出去,将镜头对准了一个抱着孩子尸体痛哭的女人;而赵飞没有动,依然扛着摄影机坐在摇臂的云台上,将摄影机镜头稳稳的对着小姑娘的脸。
  
  随着雨水从脸上滑落,小姑娘脸上的伤口中不断渗出了红色的血迹,看上去非常真实。小姑娘茫然看着镜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过随着雨水不断落下,她的身躯开始微微发颤。她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罪,觉得特别委屈,有点想哭。只是她记得张然说过,要是自己哭的话,就会让其他人来演,就拼命忍住了,她那委屈的神情简直让人心碎。
  
  摄影机镜头在小姑娘的脸上停留了将近五秒钟,随即向右横摇,将镜头对准废墟中央的街道;整个镜头由近景变成了全景。街道上是形形色色的人们,有人步履踉跄,像在梦游;有人抱着孩子的尸体大哭;有人在废墟上拼命挖掘……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大短裤,白背心的中年大叔出现在镜头中,他身子一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旁边的陈哓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叔有些不敢相信,张然讲戏的时候说过,只需要晃一下摔倒就行,但中年大叔直接是真摔,而且都摔出血了。
  
  “停停停!雨停了,雨停了!”监视器后的张然大喊一声,随即站起来大声道,“这个镜头出问题了,我们等下重拍!大家赶紧把拿干毛巾擦擦,那边有热汤,大家喝点热汤,暖暖身子!”他看了自己的几个学生一眼道:“你们也赶紧擦擦,然后都过来!”
  
  空中的喷雨器停止了工作,但群众演员们浑身被雨水浇透了,冻得瑟瑟发抖,他们蜷缩着身体,从拍摄区域出来,用干毛巾擦了擦,穿上雨衣裹上棉被,然后排队喝热汤去了。
  
  张然班几个学生则裹着军用棉被走了过来,一个个脸色发白,可怜巴巴的看着张然,希望尊敬的张老师能赶紧讲完,自己好去喝点热汤,暖暖身子。
  
  张然看着陈哓,问道,“你刚才怎么回事?拍戏的时候竟然发愣!”
  
  陈晓辩解道:“那个你让他摔倒的中年人,他是真摔,腿被石块划破了,都流血了,我是被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会真摔!”
  
  张然听到这话眉头一皱,冷冷地道:“被他吓了一跳?你还是表演系的学生,你的专注度在哪里?难道你不知道身为演员只要导演不喊停,你就是剧中人,就必须继续表演吗?你说的那个中年人是真摔,可别人脚都划破了,他喊了吗?”张然提高嗓门,大声道:“他叫了吗?他像你一样停止表演了吗?没有,别人在继续表演!”
  
  陈哓身子抖了一下,感觉到张然好像真的生气了。他知道张老师平常和颜悦色的,但生气的时候却非常可怕。他赶紧闭上嘴,低着头装起了哑巴。
  
  张然转头看向其他学生:“还有你们几个,除了常继荣和林晓璐其他人也都差不多,一个个觉得自己是北电的学生,将来要成明星,根本就没有把这场戏当回事。就你们今天的表现来说,简直愧对专业两个字。跟滥竽充数的你们相比,那些群众演员却是全情投入。看看别人的表现,再看你们自己,难道不觉得羞愧吗?”张然也不想多说,摆了摆手道:“行了,赶紧去喝点热汤,到时候再看你们的表现!”
  
  等学生们像霜打的茄子般离开后,张然转身走进了导演组所在的帐篷,开始查看刚才拍摄的镜头。张然组拍的镜头肯定不能用,但宁皓他们拍的镜头怎么样,能不能用,需要查看后才能确定。
  
  宁皓小组刚才成了两个镜头,一个镜头是中年男子静静地抹掉死去女儿脸上的尘土;另外一个镜头是母亲抱着自己死去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大哭。
  
  两个镜头都相当动人,张然非常满意,宁皓的御用摄影师宋小飞确实有两把刷子,抓拍得很好。在确认两个镜头通过后,张然让工作人员简单调了下色,看了下画面效果,然后让剪辑师进行实时剪辑。
  
  张然跟宁皓,以及两个摄影师对接下来的拍摄进行简单的讨论后,走出了帐篷,准备重新开始拍摄。
  
  只是张然刚走出帐篷,一个老人迎面走了过来:“导演,我想向你提个意见。”
  
  说话的老人是王珞丹回门时,跟她说话的老人,也是大半年前张然和张婧初在抗震纪念碑前遇到的老人。他是地震的幸存者,以前在单位经常组织文体活动,所以张然向他请教过不少东西,比如布景是不是70年代的感觉,道具有没有穿帮之类的。
  
  此刻,听到老人要提意见,张然笑着点头道:“有什么意见,你说吧!”
  
  老人就道:“刚才那场戏群众哭得太厉害了,大地震发生后唐山人比较坚强,当时大家就想着活下来应该怎么生存,哪儿有活着的人就赶快去救,哭的人比较少。那场戏哭的人太多了,有点不真实!”
  
  张然听很多人讲过这个问题,大地震发生后整个唐山很少有哭声,至少不像很多人想象种那样哭天喊地的。大地震中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巨大的悲痛像座山,重重地压在人们心上,根本哭不出来。其实张然本身并没有安排多少群众演员哭,就安排了几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哭泣。只是今天到场的群众演员很多都亲历过大地震,当他们站在废墟上,很多人就被带回了30年前,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如果冯小钢来导这场戏,肯定对这个效果很满意,观众也比较吃这一套。冯小钢的电影《唐山大地震》里徐帆声嘶力竭地哀号“老天爷,你个王八蛋”,以及最后跪在张婧初面前的戏,都让很多观众落下了眼泪,很多人都觉得特别感动。
  
  不过张然并不希望自己的电影太过煽情,尤其是这种沉重的题材,煽情就容易流于表面,他希望电影能够拍成《钢琴师》那种冷静的风格,冲老大爷笑了笑,道:“你说得对,等会儿重拍的时候,我会让大家控制情绪,减少哭声!”
  
  半个小时后,于飞鸿过来通知张然,演员、灯光、摄影、录音组全部准备好,可以开始拍摄了。
  
  相同的流程,演员就位,机器开动,降雨,群众演员开始表演。
  
  赵飞的摄影机在给了小姑娘近五秒的特写后,镜头向右横摇,形形色色的人影出现在镜头中;短暂的停留后,摇臂迅速升到了空中,整个画面变成了大全景,镜头中满地残骸废墟,简直就像是被核弹炸过。巨大的废墟上,弥漫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一些有些经验的人把身子趴在地下,耳朵紧贴地面向瓦砾中喊人。
  
  “非常好,这个镜头过了!”张然大喊一声。
  
  众人顿时欢呼起来,整个现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这个镜头拍完,接下来要拍的依然是雨戏,只是拍摄的角度不同罢了。
  
  群众演员很快重新集结,开始为拍摄作准备,一个扮演被压在废墟下的群众演员往自己身上放假砖头;几个年轻的姑娘往自己头上撒土;还有很多人静静地等着化妆师往她脸上涂泥浆、画鲜血……
  
  等到下午五点,最后一个镜头拍完后,张然拿着扩音器,站在废墟上冲群众演员鞠躬致谢:“今天的拍摄到场结束,大家辛苦了。真的谢谢大家!”
  
  说完,张然放下扩音器,用力鼓掌,剧组成员也都放下自己手中的活开始鼓掌。剧组所有人都被这些群众演员感动了,今天拍了一整天雨戏,群众演员们被人工雨浇了一次又一次,但他们毫无怨言,坚守阵地直到收工。用赵飞的话来说,他拍了二十年的戏,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群众演员。
  
  张然在现场指挥了一会儿,上了剧组的大巴,看了眼班上的学生,道:“你们当了一天的群众演员,什么感觉?”
  
  学生们都不吭声,他们被剧组群众演员的投入状态震住了。从他们投入的状态来看,简直不是在演戏,而是一场集体追思,是一场情感的宣泄,实在太真实了。
  
  张然说过无数次,表演要真,要真听真看真感受,现在学生们切实感受到了什么叫真。这些群众演员基本上都没学过表演,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演戏,但他们演出来的那种状态,那种感染力,就是把很多影1帝请来也未必能够演出那种效果来。
  
  这就是真实的力量!
  
  张然见学生们都不说话,知道是群众演员们的真情投入触动了他们,算是免费给他们上了一课。张然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能让他们对表演的真有进一步认识,算是没有白来。
  
  就在《唐山大地震》剧组开足马力,全力拍摄的时候,国庆档的战役也全面打响。
  
  由于国庆期间有七天长假,会形成小的电影观影热潮,从04年的《新警察故事》开始,每年国庆期间都有大片上映,而今年的国庆更是开创了记录,有三部大片上映,冯小钢的《夜宴》、程龙的《宝贝计划》,以及嘉禾投资,尔冬升导演,刘?华、吴颜祖,以及范彬彬主演的《门徒》。
  
  三部大片集中上映,说明电影公司都很看好这个档期,也标志着国庆档正式成形。
  
  作为国庆档的首发主力,《夜宴》于9月15日进行全国公映。不过冯小钢犯了个大错误,丢掉了自己最擅长的国民题材,跟风张一谋,玩起了莎士比亚,玩起了古装大制作。这种题材张一谋尚且玩不转,更何况冯小钢了,电影上映后是恶评如潮。
  
  不过作为国民导演冯小钢三个字就是金字招牌,有极强的号召力,再加上有章紫怡、葛优、周讯等大明星的加盟,电影票房相当不错,首周末以6500万元的票房刷新了冯小钢的票房纪录。而同步上映的港台和东南亚地区,首周末票房也有800多万港元入账。
  
  作为华谊的死敌张然肯定不会让冯小钢毫无阻碍的捞票房,更何况狙击冯小钢的《夜宴》是他铲除华谊计划最为重要的一环,所以在《夜宴》上映的第二周,世纪巅峰出手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