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74章 雨戏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早上五点,张然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今天将要拍摄的是地震后的戏,动用的群众演员非常多,拍摄比较复杂,作为导演他必须早早赶到现场作相应的布置。
  
  张然洗漱完毕,就和张婧初来到班上学生的寝室门口,拍门把几个学生全叫了起来。
  
  杨迷打开房门,哈欠连天的向张婧初控诉道:“婧初姐,你们家小然然也太残忍了。”
  
  张婧初笑着拍了拍杨迷的肩膀:“迷迷,别闹,赶紧收拾一下,我们走了!”
  
  张然瞪了杨迷一眼道:“你以为自己是来做大小姐的,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群众演员。人家其他群众演员五点就开始化妆了。再废话,等会儿我给你单独安排场雨戏,NG你二十次!”
  
  杨迷以前拍过雨戏,知道那滋味不好受,听到张然要NG自己二十次,打了个激灵,赶紧回房间收拾去了。
  
  等几个学生收拾完毕,张然带着他们上了剧组的车,然后直奔南湖公园的片场。来到片场的时候,几百个群众演员都已经换好衣服,正排着队等待化妆。大地震发生在7月,天气炎热,群众演员自然都换上了短裤背心。不过现在已经快十月了,而且又是早晨,气温非常低,所以剧组给每个演员都发了绿色的塑料雨衣,以及军用棉被,此时每个人身上都穿着雨衣,裹着棉被。
  
  张然看了自己的几个学生一眼,道:“看到了吧,别人早就来了,好多人都已经化好妆了。你们赶紧去换衣服,然后过来化妆!”
  
  杨迷他们很快就换好衣服出来了,男生都是短裤背心,女生是男式上衣和短裤,也有穿裙子和秋裤的。服装都是脏兮兮的,上面满是泥土,以及殷红的血迹。大地震发生的时候不可能人人都穿着鞋出来,所以几个学生也是有的有鞋,有的没鞋。
  
  这时,杨迷他们看到几个女生捂着头从造型师那边过来,原来她们被改成七十年代的小辫,从头到脚都是又脏又乱,脸上还抹满了褐色的泥浆,手上身上抹着血迹,一个个看上去凄惨无比。
  
  陈哓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是前天刚烫头,特别有型,想到马上要剪成70年代的那种老土的发型,他心里有点不乐意,盘算着怎么给张然说,看能不能保留自己帅气的发型。
  
  就在这时,传来一个小朋友的哭声。张然扭头一看,是个小姑娘在剪头发,剪完后她觉得发型太难看,就忍不住哭了:“呜呜,剪得太短了,好丑哦,就像西瓜太郎!”
  
  周围的群众演员都被小姑娘的话逗乐了,再看她的发型还真有点像西瓜太郎。
  
  小姑娘的妈妈在旁边安慰道:“没事没事,挺好看的,妈妈小时候就是这种发型。”
  
  张然记得这个小姑娘和她的妈妈,群众演员试镜的时候,小姑娘的妈妈带着她来试镜,工作人员说,拍电影很辛苦,孩子太小了,肯定受不了。但小姑娘的妈妈说,地震发生时,她也是这么大,那时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她觉得自己的孩子应该体验历史,这对孩子未来的人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张然特别感动,觉得这个母亲非常了不起,他不但答应让小姑娘演戏,而且给了她安排了一个很重要的镜头。
  
  此时看到小姑娘哭了,张然就走过去,安慰道:“这个发型很可爱,特别可爱。还有,妈妈给你讲过她小时候对不对,你要演的就是妈妈小时候,妈妈小时候会哭吗?没有对吧!爱哭的小朋友是演不了妈妈小时候的,那叔叔就只能找其他小朋友来演妈妈了!”
  
  小姑娘听到张然要找其他小朋友演自己妈妈小时候,马上擦掉脸上的眼泪,道:“叔叔,我不哭了!”
  
  张然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笑着道:“真乖,妈妈会以你为荣的!”
  
  陈哓不好意思开口了,人家几岁的小姑娘都把头发剪了,自己难道连小姑娘都比不上吗?
  
  张然冲化妆师招了招手,把他叫了过来,指着小姑娘的脸,道:“给小朋友化妆,眼眶要有点肿,右边的脸颊上要有个伤口。我会给小朋友正面特写,她脸上的伤口要能够看到。明白我的意思吗?”
  
  化妆师点头道:“明白,导演!”
  
  张然嘱咐道:“赶紧给小朋友化妆,化好之后带过来给我看效果!”
  
  大地震发生后几乎人人身上都带着伤,要是演员身上都干干净净的,就显得假。不过今天这场戏动用的群众演员有将近500人,而化伤痕妆很费时间,剧组的化妆师又只有十多个,不可能给每个人都化很清楚的伤痕妆。只能是近景演员化伤痕妆,远景的演员就作简单化处理,喷点血,身上涂抹上泥土就可以了。为了拍摄的需要,张然专门从群众演员中挑了二十多个作为近镜演员,让化妆师给他们化伤痕妆。
  
  挑选好群众演员后,张然把制片主任叫了过来:“姜汤、热水、干毛巾、吹风机这些要准备好,不要让大家感冒了。还有下午的时候,洗澡间的热水要准备好。”
  
  群众演员身上都化得特别脏,全是泥浆和血浆,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脏兮兮的回去,因此剧组专门在片场搭了个洗澡间,拍完戏大家可以洗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再回去。
  
  制片主任保证道:“放心吧,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肯定不会出问题。”
  
  张然没有再多说,转身来到了拍摄区域。此时,剧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做开始拍摄前的布置了,起重机正在往空中吊喷雨器。
  
  今天要拍的戏是雨戏,唐山大地震后不久就开始下大雨,下了很久。其实大地震之后,往往都会伴随着非常强的暴雨天气。因为地壳中积聚的巨大的能量由地震释放出来,转化成热量,使地表很多水汽被蒸发到空中,水汽遇到冷空气就会变成雨落下来。
  
  拍摄雨戏对剧组来说比较麻烦,很少有剧组会真的等到下雨再拍,因为自然的雨无法控制时间和大小,而且没有灯光辅助是拍不出来雨丝效果的,因此剧组通常都是通过人工手持大口径高压水枪,将水喷到空中营造出下雨的感觉。
  
  不过张然他们要拍的镜头有大全景,而且镜头会拉到空中,高压水枪喷洒的区域有限,镜头拉起了后就会变成雨只在前景下,而后景没有雨,就会穿帮。因此,张然他们借来了几辆吊车,在半空中挂了一堆喷雨器,这样雨水就能大范围的覆盖。为了配合张然他们的拍摄,市政府还专门调来了四台消防车,以确保拍摄能够顺利进行。
  
  正常情况下,雨戏都选择在阴天拍,张然他们为了照顾演员的感受,选择了气温相对比较高的晴天。而晴天拍雨戏就必须遮挡阳光,否则在下雨的同时又有太阳光,就穿帮了。为此剧组专门在空中布置几块用来遮挡阳光的巨大黑旗,使整个拍摄区域都处在阴影之中,布置出了阴天的效果。
  
  与此同时,宁皓和第二摄影小组的人也抵达了拍摄现场,今天的雨戏将由两个摄影组一起拍。张然他们负责拍全景镜头,以及运动长镜头;第二摄影组负责群众演员的近景镜头。这样既可以加快拍摄速度,也可以让群众演员少受罪。
  
  就在两个摄影组站在废墟上讨论镜头如何运动,以及群众演员站位的时候,张婧初带着化好妆的小姑娘和张然班学生走了过来。最近几天都没有张婧初的戏,她就做起了张然的助理。
  
  张然仔细检查了下小姑娘脸上的伤痕妆,眼睛是肿的,脸上有明显的伤口,往外渗着血,看起来非常惨,但他依然不满意,主要是伤口的位置不理想。张然让常继荣把化妆师叫了过来,然后给化妆师仔细的讲自己要的伤痕是什么样子,位置在什么地方。讲完之后,张然让化妆师将小姑娘带回去重新化伤痕妆。
  
  杨迷拉着张婧初的胳膊,问道:“这要求也太严格了吧,你们家张然一直这么拍戏啊?”
  
  张婧初笑着道:“是啊,张然说过,电影的成败,有时就差那么一点点。”
  
  杨迷不解地道:“可这些是群众演员而已,有必要这么严格吗?”
  
  张婧初认真地道:“中国电影,有很多就是死在群众演员身上。”
  
  隔了半个小时,化妆师带着重新化好妆的小姑娘过来,让张然看效果。张然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小姑娘带到废墟中站定,开始给她讲戏:“等会叔叔喊开始之后,你就盯着摄影机的镜头看!”张然指了指摇臂上的摄影机:“你就看着那个摄影机的镜头,不要说话,也不要做表情。等会儿实拍的时候,天上会下雨,会比较冷,但你不能动。一动的话,就要重拍。等到摄影机的镜头转到旁边,就可以动了。明白了?”
  
  小女孩很聪明:“明白了!”
  
  张然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鼓励了两句,转身继续给其他的群众演员安排位置。今天这场戏群众演员有几百人,张然不可能每个都讲怎么走,怎么演。他只能给近景的演员大致讲了下怎么演,其他的都交给了副导演。于飞鸿和张婧初就担负起了这个责任,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不停的给大家讲该怎么演,要注意些什么。化妆师们也没有闲着,提着小桶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看谁的妆不重就给谁补上血迹和尘土。
  
  快到九点半的时候,于飞鸿过来通知张然,拍摄工作已经全部准备好,可以正式开拍了。张然神情肃穆站了起来:“各组马上就位,我们抓紧时间拍了!大家都用点心,争取一条过!”
  
  被污泥和鲜血模糊的看不出面目的群众演员纷纷扔下棉被,脱掉雨衣,按照剧组的要求来到了指定位置,扮演尸体的在地上躺好,发掘救人的站在了一个个废墟上,负责走动的也都做了准备。
  
  “录音机开动!”
  
  “摄影机开动!”
  
  “给雨,给雨了!”空中的喷雨器喷出无数的雨丝,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直响。近千米的范围内,顿时被大雨笼罩。
  
  “群众演员开始走动!”群众演员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整个现场顿时响起了凄厉的哀嚎,以及绝望的哭声。
  
  张然大喊一声:“开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