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57章 我会笑着看你哭的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于飞鸿为自己的电影《爱有来生》做过预算,在她看来做预算只是要花时间,实际上并不复杂。不过当她第二天来到制片组,从制片主任手中接过《唐山大地震》预算方案时差点跌倒,整个预算方案是用A4纸打印的,有120多页。
  
  大致翻了一下手里的预算方案,于飞鸿感觉自己头都大了,真的是事无巨细,从剧本的支出、剧组成员的薪水到演员片酬,从群众演员的薪水到器材费用,从道具、服装、化妆等费用到车辆、水电瓦斯等方面的支出,从剪辑费用到片头字幕的支出,每一笔都清清楚楚。
  
  于飞鸿翻完手中的预算方案,觉得自己为《爱有来生》做的预算简直像小孩过家家,不由赞叹道:“这些都是你们做的啊,太详细了吧?你们做了多久?”
  
  制片主任看了一眼于飞鸿,淡淡地道:“从剧组建立,我们就一直在做。在完成整个项目之前,是不可能准确地算出到底要花多少钱的,所以会一直不停的修正。”
  
  于飞鸿点了点头,问道:“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制片主任道:“电影本来7月份开拍,12月初能杀青,但现在推迟到9月15号开机,要等到1月底才能杀青。而到了12月底唐山就非常冷了,保暖是个问题,要不要准备军大衣或者羽绒服,费用多少?天气跟7月份开机完全不同,会不会影响拍摄,会产生多少费用等等,这些都要做进预算里!”
  
  于飞鸿听得目瞪口呆:“这些也要考虑?”
  
  制片主任翻了下白眼,道:“当然要考虑了,必须提前把相应的预算准备好,不然到时候演员冻着了,生病影响拍摄进程怎么办?我们制片组是整个剧组的后勤保障,我们把工作做得越细,拍摄就越有保障,如果我们工作不到位,就会耽误拍摄的进程!”
  
  于飞鸿感觉和《唐山大地震》剧组相比,自己的《爱有来生》剧组简直像草台班子,她心中暗下决心,等到《唐山大地震》拍完,一定要把张然的制片组拉到《爱有来生》剧组去。有他们做预算,自己能省多少心血啊!
  
  不对,制片组都这么专业,那其他组肯定也很专业,到时候把张然整个剧组都拐走!
  
  这么一想,于飞鸿就笑了起来:“那我们就开始做预算吧!”
  
  制片主任心里觉得奇怪,于飞鸿明明是个大美女,怎么笑起来跟人贩子似的,是我的错觉吗?她笑了笑,道:“好啊,那么我们先理一下把!”
  
  就在这天下午,72车祸专案组的负责人市刑警队的朱队长来到病房向张然通报案情。
  
  朱队长向张然介绍道:“袭击你的歹徒,共三名,目前已经被我们警方控制,领头的人叫做李云聪。经过审讯,李云聪承认袭击你是受人指使,而指使李云聪、并向李云聪提供资金支持的人是天宏影业的老板陈子文!”
  
  张然听到李云聪和陈子文有点意外,这简直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朱队长继续道:“根据陈子文交代,他认为是你找人在香江偷录了陈柏槐和情人上床的视频,并将视频送到了高层手中,从而导致陈柏槐被双规。因此,他对你怀恨在心,策划了这起案子。他知道你会参加在陈惊飞别墅的聚餐,事发当天,就让李云聪在半路上埋伏,不过因为你的座驾相对比较普通,为了防止找错人,所以在别墅区还有人专门放哨,等你开着车出来之后就离开通知了在半路等待的李云聪,然后制造了这起案件!”
  
  张然微微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对方有周密的计划,就是一心想要自己的命。这次能够逃过一劫,很大程度上得感谢陈浩,毕竟是从警卫局退下的高手,技术足够牛逼。当然,也要感谢王云,不然陈浩也不会来给张然做司机。
  
  朱队长补充道:“根据陈子文交代,去年你们的竞标方案泄露也是他指使人做的!”
  
  张然没有觉得奇怪,早猜到是陈子文在捣鬼,只是警方给出的结果是员工争风吃醋,引发的报复,张然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像严泼被砍,都知道真凶在逍遥法外,但别人有后台,就是拿他没办法。
  
  张然有一个很关心的问题:“我参加聚餐的消息是不是陈惊飞告诉陈子文的?”
  
  朱队长摇头道:“不是陈惊飞告诉陈子文的,聚餐在陈惊飞的别墅进行本身就是陈子文的要求!”
  
  张然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陈柏槐明明已经被双规,陈惊飞怎么会听陈子文的?”
  
  朱队长解释道:“陈惊飞是做房地产的,而陈柏槐是管土地的,双方在金钱上有来往。陈柏槐被双规后没有把陈惊飞咬出来,但却随时都可以让陈惊飞进去,所以陈惊飞不敢不听陈子文的。更重要的是陈惊飞并不知道陈子文要对你下毒手,陈子文告诉陈惊飞,他想借此机会和你谈谈,看看能不能化解双方的矛盾。”
  
  张然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己以前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以为陈柏槐被双规,陈子文就彻底完蛋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陈柏槐双规后交代了部分犯罪事实,但有些人被他保了下来,他相信这些被保下来的人会在暗中照顾他的老婆和孩子,否则他可随时把他们也送进监狱。
  
  陈子文也明白这点,就给陈惊飞打电话说,我爸进去了,但他没有把你说出来,现在他希望你帮他做件事。茜茜不是要毕业了吗?你肯定会给她搞庆祝仪式,这个庆祝仪式就放在你们家进行好了,到时候我也会来,顺便找张然谈谈,争取化解矛盾。
  
  陈惊飞没有选择,以前为了拿地,向陈柏槐送过钱,只要陈柏槐开口,他肯定会进监狱,而且陈子文又是希望和张然化解矛盾,并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就照办了。
  
  只是陈惊飞做梦都没想到陈子文并不是想和张然化解矛盾,而是想要张然的命。
  
  张然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问道:“那陈惊飞会被判刑吗?”
  
  朱队长解释道:“陈惊飞在这件案子中只是被利用,并没有主观上的故意,他真正的问题在于向陈柏槐行贿,而且数额不小,所以坐牢是肯定的事!”
  
  张然对陈惊飞本来也没什么好感,这次的事情还是拜他所赐,听到他会坐牢,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不过张然觉得整个事件还有个地方不对劲:“我有个疑问,陈子文怎么会认为陈柏槐双规的事是我做的?”
  
  朱队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实话实说:“有人告诉陈子文,这件事是你做的!”
  
  张然马上道:“谁?”
  
  朱队长就道:“在陈柏槐双规之后,王中垒曾经打电话安慰陈子文,在电话中他告诉陈子文,他听人说陈柏槐之所以被双规是你找人在香江偷录了陈柏槐和情人上床的视频,并将视频送给了高层!但这只是陈子文的一面之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王中垒说过这话!”
  
  张然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他相信陈子文不是乱说,肯定就是王中垒说的。陈柏槐双规之后,陈子文的生活从天堂落到了地狱,自然对害父亲进监狱的人恨之入骨。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告诉他,凶手就是张然,以陈子文偏激的个性,自然会向张然寻仇。
  
  典型的借刀杀人,王中垒真的是好算计!
  
  专案组的人离开后,张然开始思考该如何对付王中垒,他差点把的命丢了,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当然,张然不会像陈子文那么弱智,用违法的手段进行报复。华宜是王中垒的心血,也是王中垒的依仗,只要华宜碾碎,其他的就简单了。
  
  只是要打垮华宜并不是容易的事,冯小钢是金字招牌,只要冯小钢在,华宜就不会倒。就像橙天几乎将华宜挖空,无数人都以为华宜要完蛋了,但两年之后华宜变得更强大了,而橙天却半死不活。明星走了没关系,只要冯小钢在,以华宜的平台,很快就可以捧出新的明星来。
  
  要打垮华宜就必须把冯小钢搬开,但这并不是容易的事,冯小钢和王家兄弟的感情非常深厚,而且冯小钢手里还有华宜的股份。
  
  张然思考好一阵,最终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王中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靠在椅子上,慢慢地翻着手里的报纸。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王中垒看也没看,就接通了电话:“喂!”
  
  “王中垒,听出我的声音来没有,我是张然,我没死你一定很失望吧?”电话里张然的声音阴沉至极,简直像地狱里鬼魂,“我今天打过电话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你施加到我身上的东西我会一点点还回来的!”
  
  王中垒打了个激灵,背脊一片冰凉,不过他可不是初入江湖的菜鸟,马上镇定下来,用平静的语气道:“张然,你脑子被撞坏了吧,你在说些什么啊?”
  
  张然冷冷地道:“陈子文已经被抓了,他说是你告诉他陈柏槐之所以被双规是我找人在香江偷录了陈柏槐和情人上床的视频,并将视频送给了高层,所以他才报复我的!”
  
  王中垒冷笑一声,道:“陈子文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你有证据吗?如果你有证据直接让警察抓我好了!如果没有,就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张然突然笑了起来:“你说的对,如果有证据的话,我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了。不过我已经知道这事了,这件事就没完。我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你,我会打垮华宜,让你看着它慢慢的垮下去,我会笑着看你哭的!”
  
  王中垒的表情有些狰狞:“张然,不要以为你手中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有钱人我见多了!”
  
  “我就是有钱,不服来咬我!你等着瞧把,我就是用钱砸,也会把华宜砸垮的!”说完这句话,张然冷笑着挂掉了电话。
  
  张然把手机放在枕头上,脸上浮现出了浅浅的笑意。他打这通电话当然不是为了泄愤,而是向王中垒施加压力,就是想让王中垒知道他准备拿钱砸死华宜。
  
  他相信华宜面对自己的手里的资金,除了上市融资几乎没有其他选择;只要当华宜把工作的重心转移到融资上市上,那机会就来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