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52章 一个梦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张然从昏迷中醒来,抬眼看了看,四周是各种医疗仪器,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再看身上,果然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张然活动活动身体,发现自己没有大碍,就是肌肉有点僵硬。当然,这只是自己的感觉,到底有没有事还得问问医生。他从床上起来,踏着拖鞋走出了病房。
  
  外面挺热闹,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张然正准备叫护士问问,突然看到戴着墨镜的张婧初正向这边走来,身边还跟着一个胖胖的,二十多岁的女生。张然不认识那个女生是谁,应该是张婧初的新助理。
  
  张然喊了声“媳妇”,快步来到张婧初面前,伸出胳膊直接把她环抱起来:“媳妇,我好想你啊!”
  
  不想张婧初却一声尖叫,用力推张然,但张然抱得很紧,没能推开。她又羞又急,双只在张然背上乱拍,边拍边喊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叫警察了!”
  
  张婧初的助理也吓了一跳,用力拉将张然拉开:“臭流氓,大白天的你想做什么?”
  
  张然意识到情况不对,他发现张婧初的眼睛里面透着惊恐与无助,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个念头在张然脑海中划过,他如同被闪电劈中,呆立当场,不可能,怎么可能?
  
  周围的人对着张然指指点点,仨仨俩俩地议论着:“这个男的什么德行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耍流氓!”
  
  “对啊,什么人啊!这么多人在这里都敢做这个种事,胆子也太大了!”
  
  “保安呢,怎么还不过来!”
  
  人群中有护士认出了张然,大叫起来:“他是张然,昏迷了两年多那个!”随即冲众人道:“他是医院的病人,昏迷两年多了,应该是刚刚醒过来。刚刚苏醒的人脑子难免有点糊涂,大家不要跟他计较,散了吧!”
  
  张婧初也看出张然不正常,不想跟他计较,对助理低声道:“算了,不用理会他,我们走!”说完转身向前走去。
  
  助理轻哼一声,跟紧在张婧初的旁边:“哼,今天便宜他了!”
  
  张然看着张婧初离开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笑得十分凄凉,心头泛起距离的刺痛,深入骨髓,撕心裂肺,漫布全身。直接张婧初走出视线,他才惨笑一声,问道:“护士,今天是哪年,几月几号?”
  
  护士道:“2017年1月20号!”
  
  张然再次惨笑,竟然2017年了,自己昏迷了两年多。
  
  张然见伯格曼的时候,伯格曼曾说张然内心深处藏着恐惧;而他的恐惧就是担心所谓重生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像电影《生死停留》那样,所有的一切是自己在临死前看到的幻觉;又或者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所有的一切只是梦境。
  
  如果所有一切都是梦境,那么自己所有拥有的一切,自己所有的努力到头来岂不是一场空。如果最终是一场空,那自己的努力还有意义么?
  
  电影《盗梦空间》男主角的妻子因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最终选择了自杀;张然倒没有纠结到那种程度,但由此带来的恐惧感却是如影随形,让他的内心难以安宁。
  
  现在一切变成了现实,所谓重生不过是一场梦。
  
  护士在对张然说着什么,但张然什么也听进去,内心深处一片茫然,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到哪里去,该做什么。只是他心里有个念头,离开这个地方。于是张然茫然走出医院,一直茫然地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张然突然听到有人喊:“茜茜,茜茜,我们永远支持你!”
  
  “丹丹,我们永远爱你!”
  
  张然抬眼看过去,应该是在搞神马活动,除了刘一菲、王洛丹,还有很多熟面孔。在梦里他们是张然的学生和徒弟,但在现实中跟张然却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张然自然不会过去自讨没趣。只是他正准备转身离开,眉头突然蹙了起来,随即猛然回头。
  
  在张然身后几米的地方,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偏着头看着张然,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张然一怔,她是《时间囚徒》的那个小演员,张然正是因为救她才被掉落的灯具砸中,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张然向小女孩走了过去,边走边问:“佳佳,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妈妈呢?”
  
  小女孩咯咯笑了一声,冲张然招手:“你跟我来!”随后,便转身消失在了拐角。
  
  张然一怔,随即朝着小女孩消失的拐角走去。只是当张然走到拐角的时候,小女孩却又在前面一个拐角朝着张然招了招手。张然没有犹豫,又追了上去。张然跟着小女孩一路前行,走着走着,小女孩消失在了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
  
  张然看着眼前的朱红色大门,双手按到冰冷光滑的漆面,稍一用力便将其推开。
  
  在大门推开的一瞬间,眼前突然爆发出了耀眼的白光,张然不由眯缝起了眼睛,并将手挡在了眼前。
  
  在极短的时间内,整个世界就被白光吞噬。
  
  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袭上心头,随即张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撕心地大喊:“大夫,大夫,张然醒了,张然醒了!”
  
  张然睁开眼睛,看到张婧初那熟悉的脸。她面容憔悴,泪水正喷涌而出。张然看着她,温暖和喜悦在心里弥漫开来:“媳妇,见到你真好啊!”
  
  张婧初猛然紧紧抱住张然,哽咽着道:“张然,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张然挤出一个笑容,道:“媳妇,我没有被车撞死,但现在快被你压死了!”
  
  张婧初这才想起张然受伤了,不该抱着他,“啊”的一声松开手,抹着眼泪道:“对不起,我忘记了,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走了进来。张婧初赶紧起身道:“医生,张然他醒了,你赶紧帮他看看!”
  
  “别急,我先看看在说”。说着那医生就走向张然。
  
  在检查的过程中,医生向张然介绍了病情,脑震荡伴有颅内出血,昏迷了两天,现在醒来就没有大碍了;另外,张然右腿腓骨骨折,需要用石膏固定五六周的时间。
  
  张然问了一下陈浩的情况,知道陈浩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车祸后还是陈浩从车里爬出来,打电话报的警,并叫了救护车。听到陈浩没事,张然就彻底放心了。
  
  医生确定张然一切状况都良好后,叮嘱了他几句,然后拿出一本小册子,让张然和张婧初签名,还专门请张然写了两句鼓励他女儿好好学习的话,因为他女儿是张然的铁杆粉丝。等张然他们签完名,医生笑着告辞:“这下回家算是有个交代了!”
  
  医生离开后,张婧初坐在病床边,握着张然的手,道:“张然,我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你,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张然冲张婧初笑了笑,安慰道:“这不没事嘛!”随即他十分认真地道:“其实这次车祸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就在刚才我想明白了一个困扰许久的问题。”
  
  张婧初问道:“什么问题啊?”
  
  张然就道:“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哪去?”
  
  这不是哲学的终极三问嘛!张婧初噗嗤笑了:“讨厌,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张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看着张婧初,轻抚她的脸颊:“昏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我到了另一个时空,在那里我们是陌生人,我站在你的面前叫你,可你却不认识我。你看我的眼神完全是看在陌生人,那种感觉太恐怖了,那一刻我真的是撕心裂肺的疼!”
  
  张婧初也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种被撕裂的痛楚,眼眶一下子湿了:“那只是梦,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就算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
  
  张然微笑着道:“那个梦让我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让我明白上辈子和下辈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如果我们错过了,就算我付出千百倍的努力可能也找不回来了,我不想等到失去后再追悔莫及。既然我穿越无尽的时间和命运站在你面前,握住了你的手,那么就是漫天神佛也不能让我松开!”
  
  伯格曼对曾经张然说,不要想那么多,开开心心地活下去!其实张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始终无法卸下心中的包袱,但在那个梦里,当张婧初不认识他的时候,内心的那种刺痛让他彻底明白了。
  
  《大话西游》得最后至尊宝看着城楼上转世的紫霞仙子内心是何等凄凉,张然不希望自己有一天像至尊宝那样凄然说着,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庄生晓梦迷蝴蝶,管他是梦境还是现实,做庄周时就认认真真做庄周,做蝴蝶时就开开心心做蝴蝶,这样才不枉费一生!
  
  病房门被推开了,刘一菲伸着脑袋向里面望了望,见张然在和张婧初说话,顿时喜上眉梢,捧着鲜花快步走了过来:“师父,你醒了!”
  
  张然笑着招手道:“包子,你怎么来了!坐吧!”
  
  刘一菲把手里的花交给张婧初,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张然开始抹眼泪:“师父,都怪我,要是你不回来参加毕业典礼就不会遇到车祸了!”
  
  张然安慰道:“说什么傻话,看过电影《蝴蝶效应》吗?你怎么知道我不参加你的毕业典礼会更好?我要是留在继续美国,说不定走在街上就被人一枪打死了呢!要这么看,你还救了为师一命呢!”
  
  张婧初也轻声劝慰道:“茜茜,这事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两个人劝了一阵,刘一菲才止住哭,心里也有那么自责了。她跟张然他们聊了一会儿,见张然有些累了,便起身告辞。
  
  刘一菲刚进家门,陈惊飞就迎了上来,询问张然的情况。刘一菲心里觉得奇怪,教父和师父的关系有这么好么?怎么这么关心师父?
  
  不过他们都是对刘一菲很重要的人,他们关系好,她自然是喜闻乐见,就把张然的情况说了,还告诉陈惊飞,肇事司机跑了,警察找到车主后才知道那辆车一个月前就挂失了,真正的肇事者是谁,警方现在正在追查。
  
  陈惊飞听完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这个事情恐怕不是肇事逃逸那么简单!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