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38章 击缶而歌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晚上十点,张然和创意团队结束了一天的讨论,回宾馆休息去了;张一谋还留在明清宫苑继续拍戏,最开始他对张然和自己联合导演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现在觉得挺好,有张然带着创意组的人进行讨论,自己轻松了很多。
  
  张然回到宾馆没多久,周杰轮找上门来,他跟张然东拉西扯的聊了一阵,扭扭捏捏地道:“我有个东西想请你帮我看看,先说好,不准笑我啊!”
  
  张然奇道:“什么东西啊,怎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你怀孕了?”
  
  “滚蛋!你才怀孕了!”周杰轮骂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写了个剧本,想请你帮我看看,先说好,不准笑我啊!”
  
  张然认真地道:“如果是别的我可能会笑,但剧本我一定不会笑,我也诚惶诚恐的请人看过剧本,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周杰轮听到张然这么说,就从背后摸了一个剧本出来,递到张然手里:“麻烦你帮忙我看看,看完告诉我怎么样。”
  
  张然看了一眼剧本的封面,上面写着“不能说的秘密”,他听过这部戏,但没有看过,不过他记得票房好像挺不错,而且观众的口碑好像也可以。
  
  翻看之下,张然发现《不能说的秘密》故事并不新鲜,就是穿越时空的男女恋爱,而且照搬了很多的经典桥段,比如“斗琴”一段,就是《海上钢琴师》的翻版。不过尽管剧本比较稚嫩,但整个故事很生动,有一种很纯真的东西在里面,显得特别干净。
  
  周杰轮一直在注视张然的反应,等到张然合上剧本,他喉头蠕动了一下,略带紧张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笑着点头:“很不错,合理性略有不足,但可以接受。故事是穿越时空的爱情故事,但给人的感觉却很真,这种真应该是来自于你的真实感受,你应该把自己的经历和感觉写进去了。”
  
  周杰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这个你都能看出来,好吧,里面有很多确实东西取自我中学时代的经历。”
  
  张然点了点头:“我觉得剧本最好的地方在于对伏笔,这个真的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管是叶湘伦,还是他的父亲,展开回忆的时候,不仅不破坏故事的连续性,反而是连续揭开伏笔的过程,处理得相当出色,几乎每一处伏笔都有精心设计的支线做掩盖,而且处理得非常自然,真的很不错!”
  
  周杰轮兴奋得直搓手,张然可是大导演,他竟然对我的剧本评价这么高?他简单有点不敢相信:“你不会是故意捡好听的说吧?”
  
  张然没有解释,笑着问道:“杰轮,你这部戏找到投资人了吗?”
  
  周杰轮一怔:“难道你想拍这个戏?”随即摆手道:“那不行,我想自己拍。我跟你、刘伟强、还有张一谋导演拍戏,从你们那里偷学不少拍片技巧。我也想挑战电影导演工作,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自编自导自演,这对自己也是一个突破!”
  
  要就是周杰轮想请张然拍这个戏,他也没有兴趣的,但他知道这会是一笔不错的生意:“我要拍大地震,然后要忙开幕式,哪有时间拍你这个剧本。你想拍电影肯定要找投资吧,如果没有投资人的话,我可以投资!”
  
  周杰轮有些激动地道:“你真的愿意投资《不能说的秘密》,没有开玩笑?”
  
  张然微笑着点头:“没有开玩笑,这样,我一会儿给嘉禾的邱元旭打电话,让他尽快过来和你谈,这部戏可以由嘉禾和巅峰影业联合投资。”
  
  于是事情就愉快的决定了,当然现在只是一个意向,具体怎么合作还需要周杰轮和邱元旭面谈。
  
  对张然来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他工作的重心依然是开幕式。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整个创意团队都在寻找欢迎仪式需要的乐器而忙碌。不过这个乐器很不好找,必须仪式感极强,又有浓重感,还得有中华文明的深厚感。
  
  差不多折腾了一周,众人都有些茫然了,实在找不到合适乐器。这时,张然把缶抛了出来,提出开场可以击缶而歌。
  
  创意团队的人都听说过缶,蔺相如逼秦王击缶的典故大家是耳熟能详。众人觉得击缶而歌听上去好像很不错,就开始查缶的资料。
  
  很快,众人就在《说文解字》里查到了缶的解释:“缶,瓦器,所以盛酒浆,秦人鼔之以节歌”。简单的说就是秦人以缶为乐器﹐用来打拍子。
  
  陈威亚马上表示反对:“缶是瓦器,开幕式我们不可能摆2008个瓦罐在那里敲吧?太不正式了,简直让人想起了武侠小说中的丐帮大会。”
  
  张然微微点头:“你说得对,用瓦罐缶确实不够正式。不过缶并不是只有瓦罐缶,曾侯乙墓出土过铜鉴缶,是青铜的,用青铜缶会很有历史感,就很正式。乐手一边敲击青铜缶,一边反复吟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表演有了,内涵也有了。”
  
  众人马上开始查曾侯乙铜鉴缶的资料,在看到铜鉴缶后都是眼前一亮,鉴缶为方形,其四面、四角一共有八个龙耳,作拱曲攀伏状,龙的尾部都有小龙缠绕,还有两朵五瓣的小花作为点缀,看上去十分漂亮。
  
  大家觉得要是能将2008个铜鉴缶推到鸟巢,不需要演,那种厚重感,那种气势就出来了,都觉得用缶是个好主意。
  
  不过作为张然最坚决的反对者陈威亚不可能让张然的想法轻易得到落实,很快找到了否决缶的依据:“《周易·离》九三爻辞记载,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耄之嗟,凶。这段话反映了当时的民俗:对即将去世的老人,人们要鼓缶唱歌,以安抚老人,祝愿将死者顺风顺路,缶就是丧器,怎么能用到开幕式上?”
  
  张然愣住了,上一世开幕式后就有一群酸腐文人出来咬文嚼字,说缶是丧器,没想到陈威亚现在就把这种看法提出来了,当即反驳道:“你理解有误,这段话明明是说太阳西沉时的光辉,不击缶而歌那就是垂暮老人的嗟叹,是凶兆。不击缶而歌为凶,那么击缶而歌自然可以避凶,怎么会认为是丧器?蔺相如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如果缶是丧器,秦王怎么会把缶摆在酒宴上?如果缶真的是丧器,蔺相如逼秦王击缶,秦王受到的侮辱比赵王大多了,这等奇耻大辱秦国君臣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渑池之会怎么可能和气收场?汉代《盐铁论·散不足》记载,往者民间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淮南子·精神训》记载,今夫穷鄙之社也,叩盆拊瓴,相和而歌,自以为乐矣。这些都说明击缶而歌是一种民间娱乐形式,也许不够高雅,但显然和丧器扯不上关系。”
  
  张然这番话,把陈威亚辨得无话可说,不过陈威亚不甘心,在打电话请教音乐专家后,找到一件能够赢过缶的乐器。
  
  陈威亚得意地宣布自己的发现:“柷,打击乐器,方形,以木棒击奏,用于宫廷雅乐,是高雅的象征,表起始之意。用柷不管是从内涵,还是其他都比缶要合适。”
  
  众人都觉柷不错,是高雅的象征,很有品位,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比缶更好。
  
  张然也承认柷的内涵要比缶丰富,他记得上一世张一谋他们也想到过柷,就道:“柷的内涵确实更丰富,也更有品位,但书上对柷的记载非常明确,就是开口漏斗状,上面是不能蒙面的。”
  
  陈威亚反驳道:“为什么要蒙面?又不是鼓。用柷非常好,可以击柷而歌,乐手边击柷,边反复吟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不好吗?”
  
  张然摇了摇头,道:“每届开幕式开场的时候都有倒计时,一般都是通过大屏幕播放影像,但我觉得可以把倒计时和表演结合起来。7点58分的时候,天边打一道光过来,然后体育场的碗边上亮起一个日晷的影像,紧接着日晷反射一道光到体育场的一角。
  
  体育场里面是2008面缶,分成两个长方形的块。缶上面有LED灯,乐手敲击缶面的时候LED灯就会亮。日晷反射的光芒打到体育场后,缶阵从一角亮起,然后席卷全场,整个体育场就是闪动的白光,就像天上的星星。等到时间快到59分的时候,所有乐队都停止击缶,紧紧地等待着。时间到了59分的时候,乐手开始击缶,一排打出汉字的六十,一排打阿拉伯数字60,然后50,40,到最后10、9、8完成倒数。”
  
  张然把缶阵排列和整个数字倒计时都画了出来,然后解释道:“我也不是非要用缶,不管用什么乐器,一定要蒙面,这样才能打出数字倒计时,如果不蒙面,就很难达到这个效果!”
  
  现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所有人都睁大着眼睛,痴痴地望着张然,他们都被这个数字倒计时的想法震惊了。
  
  可以想象,当开幕式现场出现两个巨大的闪着白光的倒计时,那会是何等激动人心的场面啊!
  
  好几秒钟过后,众人才回过神来,张继刚一拍桌面:“这个想法太漂亮了,如果我们能够有这样一个开场,绝对会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
  
  蔡国强也有点激动:“有了这个倒计时,我们就有了一个区别于任何开幕式巨大的亮点!”
  
  其他人也都纷纷唱起来赞歌,马雯甚至鼓起掌来,大家都觉得这个想法太牛了!
  
  陈威亚犹豫了一下,反驳道:“用柷我们也可以蒙面,不一定非要用缶吧?”
  
  张然解释道:“柷这个乐器我们国内已经失传,但在周围的韩国、越南还有。我们要是把柷蒙面的话,韩国就会笑话我们,你说这个是柷,但你又把它改了,你们就是瞎搞。缶就不一样,缶早就失传了,对于缶到底是什么样子,怎么打都说不清楚。我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改造,这样数字倒计时就能完美的实现!”
  
  陈威亚自然不信张然的话,专门打电话请教音乐专家,得到的回答是,柷在周边国家有活体传承,不能乱改。
  
  柷被否决了,陈威亚又找不到新的乐器来替换缶,击缶而歌这个节目暂时定了下来。(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