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味书屋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537章 疯子怎么演

电影教师 by 七味书屋


  早上八点半,张然和创意团队的人来到明清宫苑,准备上午的工作。??
  明清宫苑里到处穿着各式戏服的群众演员,最抢眼的是一群穿着薄衣轻纱的宫女,穿着十分暴露,低胸的装扮尽显唐朝女性的丰满。宫女们看到张然他们这群男人盯着自己看,就害羞地用纱幔遮住前胸。
  走过午门,张然他们看到了剧组专门为创意团队搭建的蓝色棚子,不过他们没有急着进棚子谈创意,团队很多成员都没看过拍电影,想看看电影是怎么拍的,就站在午门前面远远的看着。
  菊花台上,周润身着金黄色的龙袍,花白头和胡子映衬,尽显王者之气;巩俐则换上了金色的朝服,两侧簪上的金色凤凰头饰异常夺目;刘晔、周杰轮和秦俊杰三位王子分别穿着黄色和绿色的朝服,非常帅气。
  秦俊杰眼睛尖,一眼看到了张然,就和周杰轮、李漫一起走了过来。
  周杰轮看到张然,笑着道:“昨天我听到俊杰说你来了,晚上找了你两次,结果你门上都亮着请勿打扰的牌子,你也太忙了!”
  张然笑道:“江自强找我有点事,一直聊到很晚!”他现周杰轮比以前高了一截,就盯着他的脚道:“你的身高怎么都快赶上我了?起码穿了5厘米的内增高吧?”
  周杰轮给了张然一拳:“我靠,你一来就打击我,太不给面子了。这是导演要求的,为了体现大将军的气势!”
  张然见秦俊杰在旁边咯咯地笑,摸了摸他的头道:“俊杰,周杰轮在剧组没有欺负你吧,他要是欺负你的话就给我说,我收拾他!”
  秦俊杰摇头:“杰轮哥对我可好了,给我cd,还给我好多吃的!”
  张然笑着点头:“对嘛,你们都是然男郎,要相亲相爱!”
  张然和周杰轮他们三个没聊多久,剧组那边就已经将场景布置好,副导演过来通知周杰轮他们准备拍摄。周杰轮他们给张然说了声,向着菊花台走了过去。
  很快,张一谋那富有特点的声音便经由扩音器传来:“大炮不行,再高点。好了,开始实拍,大家安静!”
  这场戏是皇后和三个儿子上菊花台见皇帝的一场戏,看似没有难度,实际上难度挺大。因为皇后和三位皇子都心怀鬼胎,张一谋要求四人心态不同表情也各异,所以才会一拍再拍,四人在菊花台的阶梯上来来回回走了几次,始终无法达标。
  创意团队的成员刚开始觉得挺新奇,但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于是大家就回到了剧组搭的棚子,开始讨论开幕式的创意。
  现场有点吵,张一谋“停”、“再走一遍”之类的喊声不时传到棚子里来。不过这些并没有对大家造成太大的干扰,真正让众人头疼的是想不出招,当代中国部分怎么演完全没有方向。表现青藏铁路?三峡工程?卫星上天?改革开放?这些都很难表现。
  最终张然只能建议大家暂时搁置当代部分,先想古代部分。如此一来,整个讨论就变得热烈多了。古代部分不是没演的,而是可演的太多,用哪个放弃哪个的问题。
  上午的拍摄结束,张一谋立即赶到棚子里和创意团队开会。他很得意地告诉大家,在拍戏的间隙又想到了两个主意。
  众人就跟他开玩笑:“你这样三心二意可不好啊,要是电影拍出来后挨了骂我们可不背这个锅啊!”
  张一谋对极有信心,摆手道:“那不会,这个戏骂声会少很多,毕竟有打底子!”
  众人都在笑,只有张然微微摇头,他知道在张一谋所有电影中挨骂的程度仅次于。
  聊到一点半,下午的拍摄又要开始了,张一谋向大家告了声罪,忙电影的事去了。
  这个下午,创意团队开始讨论欢迎仪式,开幕式最开始都有一个欢迎仪式,悉尼的欢迎仪式是一群人骑着马,打着旗帜欢迎到场的观众;雅典的欢迎仪式是军乐队演奏着乐曲,同时一个小男孩乘着一艘小船,挥舞着希腊国旗欢迎观众;中国人该有什么样的方式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呢?
  张继刚建议用鼓,2oo8名鼓手一起打鼓,并讲了一堆鼓的好处,气势非凡,还可以让鼓手边打鼓边吟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能够将中国人民欢迎各国朋友的热情表达出来。
  张然坚决反对用鼓:“从91的亚运会开始,国内的运动会开幕式的欢迎仪式基本都在用鼓,实在太老套,观众看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又是鼓。我们对开幕式的要求就是要新,元素可以是旧的,但表现形式一定要新。鼓怎么创新啊?换一种打法那还能叫鼓吗?”
  陈威亚马上道:“鼓怎么就不能创新了?完全可以将一面六七米的大鼓吊到空中,然后鼓手飞到空中去打鼓嘛!”
  韩力勋反驳道:“这也能算创新?这还是在打鼓啊!再说了,你一个人在空中打鼓也不够热烈啊!”
  对于用鼓的问题,支持的反对的都有,基本上一半对一半。不过等张一谋完成下午的拍摄,加入讨论后形势立刻就立即改变了,他也坚决反对用鼓。
  两个总导演都反对用鼓,那肯定不用鼓了,大家开始考虑其他乐器。有人想用编钟,但这个想法很快被否定了,编钟的声音太冷,不够热烈。有人根据曹操的里的“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建议用瑟,不过同样因为不够热烈被否定了。
  陈威亚提出了一个建议,2oo8名演员扮成大秦士兵,手握长枪在原地跺枪。他的这个被所有人反对,大家都希望通过开幕式传递中国人民热爱和平的形象,你一上来2oo8名士兵原地跺枪,这简直是**裸的宣扬武力啊!
  就在创意团队为用什么乐器热烈讨论的时候,剧组也在紧张地拍摄夜戏。
  “停!”张一谋微微皱了皱眉头,喊道,“李漫,你演出来的感觉还是不对,再来!”
  这场戏讲的是重阳节那天,李漫扮演的蒋婵与其母被皇帝派出人追杀,被巩俐扮演的皇后救下后带进了宫。皇后并不是好心要救她们,而是要揭真相,蒋婵是太子的妹妹,蒋婵之母就是皇帝的原配。蒋婵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好似五雷轰顶,疯狂奔出宫。
  不过李漫怎么都演不好蒋婵狂奔出宫这场戏,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演出来的感觉就是不对。张一谋给她讲戏、分析,甚至强硬要求怎么演,她都演不好。
  “停!”又拍了两次李漫表现不但没有好起来,反而越糟糕,张一谋对此束手无策,摇头道,“大家先休息一会吧!”
  李漫看了眼在午门旁边的蓝色棚子,里面的灯还是亮着的,她知道张然应该还在里面开会,就走到张一谋面前道:“导演,我想去问问张老师这场戏怎么演。”
  如果其他导演听到这话估计会心生不满,你什么意思,我这个导演没法指导你吗?不过张一谋不是心胸狭隘之人,而且他对张然指导演员的能力也绝对信任:“那你赶紧去吧!”
  李漫一路小跑来到了创意团队的棚子前,掀开布帘子一看,张然和创意团队的人正激烈的讨论着,跟吵架似的。她觉得自己似乎来得不是时候,想着要不要退出去。
  张然看到李漫,这才想起早上李漫对自己说过晚上有场戏很难演,自己也答应帮她看看,结果忙着讨论就把这事给忘了,他站起来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现在就跟你去看看。”
  李漫道:“张老师,你要是忙的话,就不打搅你了!”
  张然笑道:“我们现在也是瞎聊,我跟你去看看!”
  到了现场,张然拿过剧本翻看了一下,皱眉道:“这没什么难演的,怎么会演不出来?”
  李漫小声道:“我没有疯过,怎么演都不对,演不出那种感觉。”
  张然摇头道:“要按你这么想,那演杀手是不是要先去杀个人?”
  李漫低头道:“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演。”
  张然就道:“演员找不准感觉很正常,李安拍,演姐姐的演员艾玛-汤普森还是奥斯卡影后,但在演妹妹濒危那场戏她演出来的感觉怎么都不对。李安就对汤普森说,当你妹妹快要死去的时候,你不能去演悲伤,就算用尽全力,观众也很难打动,你应该去演恐惧,害怕将要失去那个灵魂,你的妹妹就是你心中的感性,若这份感性死去,你也将堕入最空虚的无底洞中,你要体会那种堕入空虚的恐惧感。
  其实你也一样,不要把人物当成疯子,不要想疯子是什么样,这样演会流于表面。你要去思考人物的内心,蒋婵现深爱的恋人竟然是亲哥哥,那是什么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觉得所有人都在骗你,要去体会那种绝望感。此时蒋婵最想做是什么?就是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你要演的不是疯子,而是想要逃避一切的可怜人!”
  李漫仔细想了想,笑了起来:“张老师,你这么讲我就懂了。”
  很快,一切重新准备好,李漫站在了表演区,而张然和张一谋坐在监视器后面,等着看她的表演。
  随着开始的口令响起,李漫尖叫着从大殿里跑了出来,顺便着大殿前的地毯一路狂奔。李漫一边跑一边出凄厉的尖叫声,她的叫声在空荡荡的大殿前更显得凄凉与绝望。
  张一谋极为满意,迫不及待地喊道:“很好,过了!”
  李漫跑得非常用力,此刻听到张一谋的喊声,顿时双腿一软,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张然走到李漫的身边,看着不住喘气的李漫,道:“记住,在表演前要把角色分析透,要把每场戏分析透,一定要把握住人物的内心,只有把握准了人物的内心才能准确的塑造出角色来!”说完他就向午门前的棚子走去。
  李漫望着张然远去的背影突然有些后悔,这场在自己看来难得要命的经过张老师的分析,很容易就演出来了。要是当初听他的话,等两年的训练结束再出来拍戏,自己肯定能成为很厉害的演员。
  只是现在一切都晚了!8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碎片]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